笔趣窝 > 诸天大道宗 > 第827章 地仙诸纪,皇天六圣(本章不收费)

第827章 地仙诸纪,皇天六圣(本章不收费)

  呼~

  神意轻触,似突破一层薄膜。

  无数画面在心头如水般流淌而过,旋即定格。

  古宅,老树,青灯......

  从远而近,从大到小,似是穿梭过漫长的岁月,安奇生的眸光落于这处古宅之中。

  幽暗明灭的灯光之中,有一老人奋笔疾书,时而伴随着轻咳之声。

  “......人妖争伐,战火蔓延,民不聊生......叹,一生追寻未得夫子道理,叹,一生苦索,难安太平.....”

  “道自逍遥,佛修己身,我儒家之道,又在何处?夫子,弟子无能,难承您老人家的衣钵,更可悲的是,传不下去,传不下去.....”

  “......万万年,几多奔波,几多坚持,几多抗争,终归如梦幻灭吗?神佛不可敌,苍生之路,何在?何在?!”

  “可怜,可悲,可恨.....”

  如豆灯火之下,老人的气息也如灯火般摇曳不定,似随时可以熄灭。

  他一次次的想要书写下自己知道的,懂得的一切,可一次次尝试,皆失败了。

  他心有万有,可言不出,他有心留书,可写不出来。

  一次又一次的落笔,血书,石碑,藏头字,字谜,拆字......可换了无数次手段,却仍无法留下任何字迹。

  他知道,可和不知道也没有任何的区别。

  安奇生凝眸看去,隐隐间似能感同身受。

  随着他境界的攀升,入梦大千的神通几度蜕变,早已不是之前模样,心念一动,已可感知其人所能感知到了的一切。

  悲怆,

  不甘,

  叹息,

  悲悯,

  忧愁.....诸多情绪瞬间在心头涌动,这是老者心中的惆怅。

  心中,也同时浮现出老人的诸多记忆。

  这位老者,名为‘曾衍’,是真正的儒家先贤,是孔夫子亲传七十二弟子‘曾’的重孙,也是曾叁的祖上。

  他所处,正是帝绝天通,儒道断绝之时代,也是人妖真正厮杀的混乱时期。

  因其地位,因其传承,他所知的远远要超出曾叁,可惜,他说不出来。

  “会有人听到吗?我不知道......”

  许久许久之后,老人似彻底放弃,走出房门,他的身形消瘦,高大却与曾叁一般无二。

  他驻足老树之下,迎着夜色远眺漫天繁星,喃喃自语:“或许是徒劳,但即便是祂,也不能剥夺历史......”

  他心中喃喃,心灵之光如同实质般照亮院落,旋即在其掌中化作一杆笔。

  以空为纸,以心为笔,以其毕生修持之儒气为墨,开始了书写。

  “......混蒙天地初开,诸神乃生,此为神魔纪,神魔纪,以三头至高无上的神兽为尊,

  一为烛龙,二为神麟,三为凤皇。

  此为鳞甲,飞禽,走兽之祖,此纪,以凤皇未生已陨为开始,以天圣,魔圣成道为终结。

  天魔纪随即开启。

  二圣临凡,横扫周天神魔,多年争伐之后,天圣登天讲道,诸多大神通者景从,多年后,渐渐演变为帝庭雏形。

  魔圣入地,开辟地底魔渊,搜集天地阴煞怨憎之气,坐下汇聚天地初开至今所有魔头,成魔渊之祖。

  两方争伐多年,天地初生之神魔陨落良多,却有异于神魔的种族在神魔躯体之上诞生。

  此为人族之始。

  天魔纪之终结,以帝庭初辟,人族初生为象征。

  诸纪过,太古时代至。

  太古时代,神魔舔舐伤口,默默积蓄力量,天圣与魔圣罢手,各自静修。

  初生之人族,在懵懂之中迎来了太古时代,与凶兽争,与天地争,渐渐站稳脚跟。

  天地又变,一方大界不知从何而来,惊醒了周天神魔,那一界中一霸主,强绝无双。

  其主自号‘天荒老人’,自言其族为妖,那天荒老人有烛龙之威,其体量无穷之大。

  妖界来临,引动神魔暴动镇压,一战持续无数年,最终,以天荒老人陨落,妖界改名‘畜生道’为终结。

  太古时代,神魔与妖争,人族亦被波及,几乎灭族,艰难求存。

  .......”

  曾衍于夜幕之中奋笔疾书,其光浩荡,其气强绝,然而,字落则灭,言出则失,哪怕是被其动作惊动的诸多儒家弟子,也根本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但他却恍若未觉,只是一笔一划的留字于空,唯安奇生能感觉到他心中的苦涩。

  这不是他第一次尝试,但却必然是他最后一次尝试了。

  无他,他大限将至。

  纵不知是否可行,却不得不放手施为。

  “神魔纪,天魔纪,太古纪.......”

  安奇生心神沉凝,这,是他第一次完整的看到地仙道,或者说皇天界的过去。

  轰隆!

  某一刻,夜幕之中有一道闷雷响彻,隆隆震荡,遥隔不知几千几万里,却惊动了这一座古城。

  唳~~~

  旋即,一道高亢至极的鸣叫之声响彻高天。

  夜幕之下,一头羽翼绚丽,其色炫目,其气强绝的孔雀,自南而来。挥洒下无尽的神光。

  “孔雀王!”

  古城之中有人惊呼,有人骇然,更有人望风而逃,但更多的人,则向着这处古宅靠近。

  啪~

  古宅之中,为鸟鸣所惊,曾衍手中大笔一颤,于‘帝争之纪’后消失不见。

  “或许是天意难违,我曾衍,终归比不上家祖......”

  老者心头轻叹一声。

  抬头看向那头自南而来,气息高绝,神情睥睨桀骜的孔雀,高声道:“不知孔雀王降临,有何要事?”

  “吾弟为你儒家门人所杀!”

  尖锐却并不刺耳的鸣叫响彻夜幕,其中却尽是幽冷寒意:“当吞八十城,儒门弟子以送吾弟之灵!”

  呼呼呼~

  音波呼啸间,天地间陡生狂风。

  遥隔不知几千几万里,大地之上都为之飞沙走石,狂风漫卷之下,数之不尽的泥土沙石为之冲天而起。

  便是整座古城,都在颤动轰鸣,其外布下的阵法,禁制竟好似全然失去了作用。

  其话音未落,城中竟已有数千上万人撞破房屋飞上高天,似要投入那孔雀口中。

  “怎敢如此?!”

  曾衍心头动怒,一声长喝,天地间竟似有一条天河随之显化而出。

  那天河泛光,其形巍峨若神龙,其气堂皇,似照亮整个夜幕,所有飞天之人,尽数被长河一裹,放回城中。

  “儒家的浩然长河?曾衍,就凭你这一道残缺破败的小溪,也想拦住本王?!”

  一声长鸣,孔雀王划破虚空千百里,羽翼之上泛起朦胧的五色之光,就要刷落长河。

  “五色神光......”

  凝望此幕的安奇生心中不由一动,这一道五色神光虽显稚嫩,精义有些缺失,与他的五气朝元所成之神光五道没有太大的区别......

  他之前的诸多猜测,似乎有了印证。

  “五色神光?!孔雀王竟然掌握了五色神光?!”

  “不,不对!这,这是小五行神光。”

  有儒家弟子惊骇。

  伐天之战中不知出现几多大神通,可五色神光必然是其中绝顶,这一道神光虽只有一分精义,却已然强的无法形容。

  能与之相比者,除却儒家浩然长河之外,就只有那一道同样神魔莫测的阴阳二气。

  也有儒家弟子心中亢奋,对于浩然长河有着必胜的决心。

  只是,出乎任何人的预料。

  这一刷,落空了。

  浩然长河,在那五色交织的神光呼啸来去之时,竟直接消失了。

  “祖师与贵祖上并称二孔,曾有并肩作战之谊,浩然长河,岂能与五色神光放对?”

  曾衍收回浩然长河,看着展翅高鸣的孔雀王,心有叹息。

  曾几何时,人妖两族还能并肩作战,虽有不和谐,但终归无伤大雅。

  儒门与孔雀一族的关系虽算不上极好,但也没有到如今这般你死我活的程度。

  “还敢提及家祖?”

  孔雀王引颈高鸣,状若极怒,撼动天穹:“一个酸臭腐儒,何德何能与我家祖上相比?还想居于我家祖上之上?”

  轰!

  狂风肆孽,城中地动山摇,不知多少房屋摇晃坍塌。

  不少儒家弟子本在催使神通护持城池,听得这句话,也全都忍不住勃然大怒:“被毛戴角之辈,本也不配与我家夫子其名!”

  “尔等找死!”

  孔雀王暴跳如雷,展翅掀起天际狂潮,在无边的电闪雷鸣之中扑击而下,就要将整座城全都毁灭。

  “够了!”

  曾衍冷喝一声,压下满城暴动,整个人已腾空而起,以看似缓慢,实则快捷的速度向着孔雀王冲去。

  轰!

  一声惊天轰鸣炸响。

  曾衍身披五色神光,竟根本毫无抵抗罩住自己的五色神光,任由其将自己淹没。

  “你?”

  孔雀王惊愕看向老者。

  “五色神光不愧是盖世神通,仅一分真意的小五行神光已然这般了得......”

  五色缭绕之中,曾衍感知着周身的变化,神态平静从容:“你弟为儒家门人所杀,我身为儒门之主,代为偿命想来是足够了。”

  他大限将至,已无时间却探究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想杀孔雀王徒增人妖之间的仇恨。

  “只盼孔雀王不要下杀手,以免亵渎你我先人曾经的抗争......”

  在孔雀王惊愕的目光之中,他缓缓闭目,任由五色神光将其刷入其中。

  “老师!”

  “叔祖!”

  “曾师兄!”

  .....

  唳~~~

  哭喊,惊呼,引颈高鸣之声一时响彻。

  随即,诸多画面开始褪色,最终,如跌落地面的瓷器般,彻底破碎,化作无数流光。

  没入了安奇生的心海之中。

  .........

  本章是背景章,大修前有了,所以不收费的。

看过《诸天大道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