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 > 第517章 废柴

第517章 废柴

  “孙老”孙之鄞邀请王九入内,王九将手中佛珠扔在小几上,不用他人招呼,自顾自从脖子后拔出折扇,一边为自己倒着茶水,一边笑道:“这日子爽啊,就是有个漕帮让人难受,唉……没法子,谁让漕帮势大呢,不想低头也不成啊。”

  “王九,故意膈应人是吧?河南贼可以走陆路,难道代价就少了不成?”矮胖一身横肉,看着更像“贼人”的曹彬很是不满。

  听着“河南贼”三字,王九心下一阵不喜,面上却笑意盈盈,身子微微前倾盯着曹彬。

  “曹大当家,被漕帮欺负了,你自个有本事就还回去!”

  说着,王九身子向后依靠在椅背,手中折扇轻摇,略带轻蔑淡笑。

  “还别说,漕帮还确实帮了兄弟一把,河运代价太高了,虽陆路慢了些,还别说,还就比河运节省了些银钱。”

  “陕西大旱起了民变,俺们河南也是遭了灾,若非漕帮,俺们的兄弟还真不知该如何了。”

  “你……”

  “~大家前来是商议今后之事的,要真想打架,那还不如与漕帮打一架来的痛快呢!”

  真定府吴世勋忙伸手拉住曹彬,心下对王九也颇有些不满,作为发起人的孙老孙之鄞见一干人沉默,知道吴世勋戳痛了所有人痛点,漕帮人多财厚,就是与官府衙役硬干,抓了人也不敢如何,顶多关一夜就放了出来,官府若动了刑,县太爷横尸街头也不算稀奇,杀了人之帮众一拍屁股,自个跑到南京投案自首,在牢房里好吃好喝,来年直接前往大明岛,跑到海外发财当老爷去了。

  当面硬打是不可能打得过,漕帮有枪有炮,一干人心下又愤又无奈。

  孙之鄞见一干人沉默不语,长眉不由微微动了下,举起茶盏示意。

  “老朽以茶代酒,先敬诸位一杯。”

  一干粮商无奈,却也只能希望这位江南举足轻重的大商贾可以有解决之道,一干人举杯回应,饮下茶水。

  “诸位深受漕帮之苦,吴掌柜、王掌柜及诸位北地商贾还好一些,我等江南之人就难了许多。”

  众人一阵默默点头,北地商贾虽也走河运,但不是唯一选择,江南则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走河运,海运也不是不可以,可人家也得让你走才成,登莱水师不乐意,船只就别想靠岸。

  “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老朽也就不用再多言,以往呢,漕帮只对丝绸、瓷器等一干贵重之物收纳较高的运输费用,收取粮食的费用反而要低于神宗陛下之时,如今不同了,救命的粮食竟然与丝绸运输价格相等,漕帮已经变了,不再是为国为民之良人,已经成了吃人不吐骨头……匪类。”

  “陛下对此极为不满,严令漕运总督周大人整顿河运,于国于民都是好事儿,大家应该鼎力支持。”

  众人微微点头,王九却不经意眉头微皱了下,将折扇收起,轻轻砸击手掌,咂嘴道:“不瞒诸位,王某心下极不愿走陆路运粮,他娘地慢不说,花费还多!若非无可奈何,王某哪里会愿意挣了十个,还要花出去一半子儿屁事,可……孙老,支持周督师没问题,关键是没人能压得住漕帮啊!”

  目光转动,见一群阴沉着的高矮胖瘦,孙之鄞微微一笑,说道:“有些事情急不来,今日老朽请了诸位前来,也只是说明下朝廷的心意。”

  “陛下登基时日虽短,却屡屡救民于水火,堪为我朝仁君,漕运是我朝南北之血脉,朝廷也绝不会让一帮不法匪类阻塞河运,诸位同心协力,定可救京城百姓脱离水火。”

  “来来……”

  孙之鄞又一次举杯,云里雾绕的说一大堆屁话,直到大家伙都喝了一肚子咣当,直到天色渐黑也没将了个一二三法子来,诸多东主、掌柜、员外无奈,也只能拱手一一道别,就在王九摇头晃脑准备离去时,被管家低声叫住。

  孙之鄞庭院不咋滴,南人却建起北地房院,书房里摆设就大不同,入屋,王九就是一阵赞叹。

  “王大当家的请坐。”

  王九眉头不由一挑,神色却有些随意看向眼前老人身后屏风,笑道:“王某手里是有两个兄弟,王某自不认为会被一些大人看中,当了垫背了的吧?”

  孙之鄞神色不变,也不开口说话,屏风后却传来一声低沉。

  “王大当家之仁义世人皆知,虽有些不妥之为,却也是算的是为民伸张,若非如此……王大当家的也坐不了此屋之内。”

  王九起身,向山水屏风抱拳深深一礼。

  “大人仁慈,王九心服,河南屡遭旱涝之苦,百姓生存颇为不易,王九也就一条烂命,想着自个日子好过些,乡亲们可以好过些,若有冒犯朝廷威严,还请大人谅解!”

  “烂命……烂命好啊~”

  “呵呵……”

  “贪官污吏横行,民无可活,烂命不值钱,一命而换万民可活,亦换之!王大当家舍身取义,周某敬之!”

  周延儒自屏风后走出,王九忙跪倒在地,低头不敢抬起。

  “听闻王大当家手下有三千勇壮,不知可否助我大明朝一臂之力?”

  “砰砰!”

  见王九“砰砰”两下,周延儒正待捋须上前搀扶……

  “大人知道小的事情,也应该知道俺们只是些活不下去的老弱,只是藏在山中的乞儿。”

  “俺们想活,想仁慈的陛下可以救救俺们这些穷鬼,漕帮就像是趴在俺们身上的吸血鬼,俺们很想很想弄死他们,可……可他们太强大了,俺们与他们打过,真的厮杀过,可俺们打不过他们……”

  “砰砰!”

  周延儒直起身,看着眼前“砰砰”男人,眉头紧紧皱起,他知道眼前男人叫王九,更知道他是“砀山恶虎”王虎,知道五百人袭击漕帮船队死了三百多……

  “起来起来。”

  周延儒还是低身虚扶,叹气道:“一群刁民已经危害到了大明朝的生死存亡,陛下绝不会继续允许此毒瘤存在,义士请起,只要心怀大以,只要诸位义士存在,正义终究战胜邪恶!”

  “是是,大人说的是,漕帮太过可恶,不仅仅是俺们,还有不少义士不忿漕帮之为,朝廷决意拔出我大明毒瘤,定会无数义士鼎力相助!”

  王九忙点头,躬身不敢抬头直视,对于他的谦卑、敬畏,周延儒很是满意点头,一阵温言劝慰,半个时辰后,孙之鄞亲自送出孙府,再次回到书房,屋内竟然多了一人,正是皱着眉头的袁崇焕。

  袁崇焕、周延儒一左一右,只是静静低头不时饮着茶水,孙之鄞小心关闭房门,弓着身子站在两人身前。

  “孙老以为此人如何?”

  袁崇焕眉头一抬,只是看了眼弓着身子的孙之鄞,一手持盏,一手持盖,轻轻滑动水面上漂浮着的茶叶,对周延儒话语不闻不问。

  孙之鄞向周延儒深深一礼,小心说道:“回总督话,小人以为王九可用,但不可重用,打打下手还成,草莽就是如此,心中少有忠义。”

  周延儒微微点头,一脸笑意道:“孙老话语不错,本官也以为如此,整日呼啸山林为匪,哪有什么忠义可言,但是呢,废柴也是可以填灶里,增增火头的,尽管……没炭石耐烧。”

  孙之鄞更加弯曲了些,连连点头道:“是是,大人说的是,他们能作为木柴增增火头就已经不错了,小人会尽快找些炭石的。”

  见此,周延儒很满意点头:“陛下对漕帮阻着大明朝血脉很是不满,血脉打通了,大明朝才能健康,对民对诸位都有诸多好处,本官相信……诸位皆是爱国为民义士,陛下不会亏待每一位为国为民义士!”

  周延儒拿出一封信件,沉默稍许,伸手递到孙之鄞面前。

  “此事若成,这……就是陛下的赏赐!”

  孙之鄞忙弓着身子接过,也不敢当着两位权重若山大人的面拆开去看,跪地向着皇宫方向重重叩首。

  “小民叩谢陛下!”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

  周延儒默默点头,转头看向冷脸沉默不语的袁崇焕。

  “袁督师可有训话?”

  袁崇焕静静低头,默默看着跪地不敢抬头白发老人数息,扶膝起身。

  “刘驸马不日即来京城,这段时间不许乱来,该做生意挣钱,依然做生意挣钱,该给的运粮费用依然……缴纳!”

  “不许有任何事情!”

  “砰!”

  听着毫无一丝暖意话语,孙之鄞身体微颤,想也未想重重顿首,强忍着心下恐惧,说出的话语却难以抑制颤抖。

  “小人……小人记下了,绝不……绝不敢……不敢……”

  袁崇焕皮靴自他身边经过,每一脚步都坚定、沉重,极有韵律节奏每一次落地,仿佛都踏在孙之鄞慌乱、激烈跳动心脏……

  几如幼军帅服,看着帅服上面四个金豆,周延儒不由一笑,扶膝起身,经过孙之鄞身边时,低身将他搀扶了起来,笑道:“只要忠心为陛下办事,任谁也动不了孙老,当然了,此时万国来朝,有些事情须稳妥,不能让一些蛮夷看了我大明朝笑话。”

  “是是,大人说的是,大人说的是,小人……小人……”

  “呵呵……”

  周延儒拍了拍他肩膀,“呵呵”微笑走出房门。

看过《穿越1618之大明镇国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