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剑魔逆神 > 第485章 杀招

第485章 杀招

  并肩而立,呼延烈云注视着前方也在打量自己这边的持剑少女,突然再瞥了眼宁越,道:“不对啊,你是怎么过来的?刚才的方向可不是后面的大路。那边,可是峭壁!”

  宁越来此的依仗自然是翼狩诀,峭壁乱岩在振翅舞动的灵巧身形面前,如履平地。由此,他不禁暗暗感激当初翼狩宗之主舒括的赠予与提前预料。在这青雀山,拥有翼狩诀,简直就是占据主场。

  “并非一定要乘风境强者才能够轻易通过那样的险峻峭壁,我自有自己的办法。不过由此一来,也就甩开了其余的同伴,他们要赶到这里,还需要点时间。所以说,我们要做的不是分出胜负,而是拖到他们的增援到来。你应该看得出来,单单是眼前这位游弋的幽魂,你我协力兴许可以险胜。但是后面那位,可不好对付。”

  “拖吗?如果那个人真有意出手,你我协力再怎么折腾,也是无济于事。”呼延烈云轻轻摇头,很是不甘地露出了一丝为难。

  谁知,宁越却戏谑一笑:“放心,他暂时没空出手对付我们。无论是你还是他,都有些低估了青雀山的那位守护者。”

  呜呜呜呜——

  这一刻,鸣叫声突起,整座青雀山巅峰都为之一颤,几人侧面那一畔泉水之中喷涌出十余道流注,指天而立犹如柱石。奇异的涟漪就此荡漾,虚无之中,无数淡灰色符文若隐若现。

  与此同时,倒下的巨鸟挣扎着再次起身,双翼展开一扬。那一刹,泉水水面爆出一大柱雪白浪花,破碎水滴宣泄如雨,浇淋在整个山顶之上,将那魔兽浑身羽毛打湿。按常理而言,鸟禽一旦羽毛沾水,将陷入不能振翅翱翔的困境。然而对巨鸟来说并非如此,挺起躯体一颤,竟然硬生生逼出了刺入体内的三支利刃,而后再仰首一鸣,气势重回雄壮。

  瞪大的暗金色双瞳注视下,那名神秘强者终于露出了一丝惊讶,冷冷哼道:“好伎俩,为了引我现身,不惜以自己为饵,装出重伤模样让我上钩。这样的手段,当年你可是用不出来的。”

  “什么,它没事?”

  不远处,呼延烈云心中再是一凛,直到此刻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引以为傲的天绝六锋刺其实不过是那巨鸟故意被射中的。

  “暂时别管它了,想想我们自己吧。”

  宁越一喝,横剑迎上了突然再次出剑的少女,双剑激撞之刻,剑锋上在之前溅落泉水中沾染的水滴尽数飞溅四射,于交错剑光中绽放出一圈圈幻彩光晕。

  两个人的衣袍皆在之前那如雨般的泉水浇淋下浸湿不少,身形明显没有之前灵巧,挥动的剑势中隐带一分滞重。每一次剑刃挥动碰撞,皆有数点水珠从身上溅落,破裂的点点晶莹中,肆意折射着深寒剑光。

  转瞬中,彼此各出十余剑,宁越越战越惊,这一次那少女对上自己之后并没有动用她那最奇异的剑影之招,单单只仗着手中那一柄细剑的招数,但同样能够将他的暗煊古剑死死缠住,处处受限无法施展全力。就算是每一次剑刃激撞,也都是一触即分,力度瞬间被卸去,根本不给他丝毫机会利用暗煊古剑无坚不摧的锋芒强行破招。

  “喂,说好了两人联手,你就这样一个人上了,算什么?”

  一声呵斥,呼延烈云持出双剑闯入战场,左剑递出一斜,抢在宁越出剑前架住少女之剑,右腕扭动挥剑一划,三尺剑锋与暗煊同时出击,左右合击一剪,直取对方小腹。

  霎时间,少女根本没有抽剑回防,只是左手纤纤五指探出一摊,那一刻,一圈转动剑影浮现,旋转布下防御阵型之刻,虚影一裂又一分为三,连续三重防御就此成型。

  乒!

  双剑合击而至,唯有一声碰撞鸣响,三重屏障瞬间应声全部碎裂,然而,出击剑势也因此稍稍一顿。

  借助这个稍纵即逝的间隙,少女晃身一退,柔韧身躯在半空后跃翻动,落地刹那

  脚尖点地,再次借力弹起。准确的说,她的脚尖根本不曾真正触碰大地。最后几毫距离的瞬间,一圈虚幻剑影转动成灵阵状悬浮大地之上,随着她脚尖一点,涟漪泛起,将整具躯体重新送入空中。

  身躯转动一旋,细剑挥动划出弧状寒光。那一刻,少女全身上下皆是剑影在凝聚幻化,呼啸成型布阵于空,乍眼一看,赫然有上百道之多。

  下一刻,剑影出射,并非全部径直突刺,而是接连有序破空飞掠,部分剑影汇聚在呼延烈云与宁越两人头顶上当继续转动布阵,等待径直突刺剑影后发而至抵达刻,斩动而落,布下天罗地网之势。

  一剑扬,交错寒光疯狂啸动汇聚,在宁越仰望的眼中不仅仅是少女击出的重重剑影,更有他以贯彻暗煊的剑意释放出的数道森然剑光。

  巨网反织向上,面对剑影汇聚的天罗地网,反击之势亦是网状,重叠震击而上。

  千网劫杀剑!

  乒乒乒——

  剑网瞬间对撞,无数纷飞光斑乱舞虚空,其中,更有数道剑影破空剑网寒光的迎击之势,持续啸动落下。这一击交锋,宁越略输一筹。

  但是,他并没有输,因为这一战,他不是孤身而战。

  “喂喂,能不能多留点心,漏了过来怎么可以?”

  呼延烈云一啸,右剑上挑继续迎击,狼牙状剑芒青光瞬间将余下击落剑影吞噬为无。下一刹,他纵身而起,左剑划动狠狠一削,剑意透过虚空,直取上方那道似乎余势已尽的倩影。

  居高临下,少女不动声色左手化掌一斩,玉手之下,五重剑影划动重叠,凝为一支实质状剑光击向呼延烈云击出之剑。

  叮!

  霎时间,剑光碎,奈何呼延烈云出剑之势亦尽,右剑一扭正欲追击,却不曾想少女动作更快斜起一剑压下,将他佩剑抵住。同时,踢出的一只小脚不依不偏正好印在他胸膛正中。

  咚——

  伴随着一声沉闷声响,呼延烈云痛哼一声,坠落长空。

  下方,宁越身后虚幻双翼再现,一颤跃起,迎向呼延烈云而去。但是,并非是要接住他,而是直接从其身侧穿过,继续拔空向上。横出的暗煊古剑锋芒之上,一泓猩红在闪耀。

  “第三式,寻隙。”

  来到山顶之前,他再次向孟叶取了些血,暗煊古剑的封印之力早已被唤醒。整整的锋芒,就此出鞘咆哮。

  眨眼间,少女的动作印在宁越眸子中,迟滞仿若凝固,烟色色彩绘制下,一线淡红在轻诉着破绽所在。

  剑出,直取要害。他没有多余时间去迟疑,就算此刻拖延为主,也并非说有机会也要放弃,不去尽快击败眼前的少女。

  况且,宁越心中还有一个想法,他要擒下这少女,好好询问一下到底是何原因,她会站在那位来历神秘的幕后烟手身边。

  乒!

  电光石火中,突刺剑势猛然止住,在其前方,双重剑影交错相抵,重叠处正好挡下暗煊的剑尖。

  “千屑。”

  没有迟疑,第二重封印之力就此释放,协力换来的进攻机会,宁越绝对不会就此放弃收手。

  剑尖颤,一股奇异力道灌入暗煊锋芒中,攻势将尽之剑再起突刺,一线猩红瞬间将格挡剑影击碎,尖锐寒意持续向前。

  “你和这柄剑,真的很默契。”

  突然,少女轻声一叹,声音中带着一股莫名的凄寒。

  那一刹那,一抹银虹在她掌下划动,速度之快几乎能够赶上暗煊的瞬灭!

  铛——

  一剑格挡,暗煊突刺偏离原先轨迹,进攻去势未尽,宁越跟随着一同向前,半个身子已经越过了少女的身侧,他的后背彻底暴露在没有任何遮拦之下。

  手臂高举,倒持之剑剑尖下指,恰好对准了宁越的后背,少女一声叹息,剑意落下。

  牙关一咬低吼,宁越身后虚幻双翼侧起一颤,整个人身形于虚空中翻动一起,堪堪避开下刺之剑,再换位至少女上方。暗煊划动,一抹猩红凌空斜刺而下。

  一招落空,少女没有丝毫惊诧,手腕扭动倒持长剑反削,再迎向宁越反击之剑。

  乒!

  双剑正面激撞,这一次,宁越的暗煊古剑终于能够将锋芒彻底斩在少女细剑之上,加上翼狩诀冲击之力,一剑降下千钧压迫。

  “给我破!”

  双手持剑,双腕之上,天锁印的纹路一同转动。

  咚!

  战栗波澜瞬间绽放长空,一道人影顿时坠落,这一次却是那少女自己。一袭大氅在逆卷狂风猎猎抖动,她姿势如同平躺在空中,仰望着宁越,摇头轻轻一笑。

  下方,呼延烈云早已等待不及,双剑挺起跃出便是一斩,看那阵势,想要将少女直接劈成两截。

  但是,少女可还没有彻底溃败。

  左手一摊,转动剑影再现,却非攻势,而是让她掌控着在半空中发力一转变动身形,再一次改为站立之姿,手中细剑一记斜刺快如疾电。

  叮叮——

  一线银虹直接从双剑正中间隙穿过,直取呼延烈云胸膛。奈何,却又在最后一刻猛然抽回,放弃杀招。就算如此,一线裂痕已是刨开在对方胸襟上,血色缓缓溢出。

  少女在后退,眉宇间悄然浮现出一丝痛楚之色。。

  嘀嗒。

  一点猩红滴落在大地上,融入之前溅落的水花中,色彩飞速弥漫,又迅速淡去。

  少女的身躯在颤抖,她下意识抬手抚摸了一下自己持剑的右臂小臂,翻手一看,一片鲜红。

  刚才一击,胜负已分。

  不远处,宁越落下,步伐略显不稳,依旧是朝向少女走出,看着对方受伤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惊诧。

  “刚才,我的招数没道理能够伤到你的手臂……”

  “不,你做到了。”。

  少女一叹,俯首望向手中垂下的细剑,却见在靠近剑尖位置的锋刃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浅浅的裂痕。

  那个位置,恰恰是刚才宁越爆发天锁印时暗煊击中之处。

看过《剑魔逆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