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刘备的日常 > 1.117 七国马会

1.117 七国马会

  一场暴雪之后,便看出两面坡顶的优势。厚厚的积雪,在尖尖的斜坡上,根本留存不住。一旦积攒到足够多时,便会成片滑落地面。减轻梁柱的承重,不至于被积雪压塌屋脊。

  陆路已断绝。巨马水却仍未结冰。这条几乎贯穿蓟国全境的黄金水道,船只往来蓟国各港口,接送走亲访友的旅人。

  今日南港旌旗蔽日,锣鼓喧天。蓟王在王宫设宴,款待避难六国馆的冀州六国君主。

  中山王刘雉、河间王刘陔、安平王刘续、甘陵王刘忠、常山王刘暠、新任赵王刘赦,皆因酷爱赛马,于是仿照蓟国赛马会,组建了一个“六国赛马会”。号称六国联盟。换句话说,所谓的六国联盟,其实不过是个赛马组织。

  “会,聚也。”“赛马会”,便是聚在一起赛马之意。

  月前,黄巾蜂起。举家逃亡蓟国的赵国老王,忧惧而薨。临死前,传位赵王子赦。如今,刘赦已是新任赵王。只不过,和五国主一样,国民皆失,官吏全亡。孤家寡人,形单影只。六国馆虽富丽堂皇,生活却日益艰难。以前取食于民,花钱如流水。如今国民半数逃入蓟国,半数被黄巾所掠。没有了国民的奉养,六国国王在蓟国,也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王爵而已。

  前几日,甘陵国相刘虞代主上书,提及甘陵国民‘租住’蓟国,询问蓟王刘备,甘陵国民所纳赋税如何分配。便是太过拮据,不得已而为之。

  今日刘备宴请六国国君,显然与此事相关。

  “龙舟鷁( yì)首,浮吹以娱。”

  六国君乘坐的画鹢,排列泊在南港。左国令士异,女师赵娥,两位王宮女官,领女骑、宫女,列队相迎。因是诸刘家宴,故不见百官在场。

  见王宫女骑各个金发蓝眸,肤如凝脂。体态欣长,英气十足。六国女眷无不啧啧称奇。果然巾帼不让须眉。

  六国君携家眷,乘王宫车驾,驶入蓟王宫。

  国主入正殿,与刘备欢饮。家眷入偏殿,自有王太妃,王妃接待。

  六王与蓟王见面,各自感怀。蓟国兵强马壮,蓟王少年英主。民间纷纷传言,今汉气数已尽,必出英主再兴汉室。放眼天下,何人可称英主。

  六国君或已有答案。

  “蓟王。”六王排队上前行礼。

  “诸王安好?”刘备肃容回礼。

  “一言难尽。”六人各自唏嘘,说话的乃是新任赵王刘赦。

  “孤已尽知也。”刘备这便将诸王迎入大殿。

  因刘赦仍在守丧,故不设乐舞。

  宾主落座。饶是面前摆满佳肴美馔,六位国君心事重重,亦难以下咽。

  刘备举杯相邀,六王这才勉强举杯,沾唇即放。

  见六人无心酒宴,刘备这便言道:黄巾播乱,冀州深受其害。各国皆有流民避入鄙国。听闻,诸王钱物亦未能随身带来。日前甘陵国相代主上书,询问甘陵国民所纳税赋。今孤,诚邀诸王前来相商。”

  “蓟王所言极是。孤等家资皆存在王宫私库,今已不知为何人所得。”常山王刘暠一脸心痛。

  “孤与常山王遭遇何其相同!”

  “孤亦如此啊!”

  六王纷纷叹气。

  刘备安慰道:“既如此,孤有一法,且说来与诸王一听。”

  “请蓟王明示。”六王急忙起身相问。

  “赋税大略有五,租赋、口赋、算赋,更赋,献费。今兵荒马乱,交通断绝,且又是用人之际,更赋不宜收取。”

  见六王纷纷点头。刘备又道:“租赋、口赋、算赋,献费之中,租赋乃归鄙国所有。献费亦由鄙国代收,诸王可取口、算二赋。不知如此分配,诸王以为如何?”

  六王大喜过望:“蓟王此话当真?”

  “君无戏言。孤岂会自食其言。”刘备笑道。

  诸王就食于国。赋税的收取方式,与蓟国不同。今汉诸侯王,一般只享有租赋。而口赋、算赋,更赋等,虽也是由本国收取,却不入王宫私库,而入国库。用于发放百官薪俸,处理国政等事宜。换句话说,口赋、算赋,更赋的分配权,掌握在国相之手。而非国王所有。

  今刘备将口、算二赋,划归诸王,自然是一笔不菲的横财。

  事实上,更赋也是一笔巨资。之所以在蓟国几乎不提更赋,乃因蓟国各地大建,同工同酬,多劳多得。

  依汉律,年二十二到五十六岁的壮丁,皆要服更赋。更赋包括:“更卒”、“正卒”、“戍卒”三种劳役和兵役。齐民每年要为地方服一个月的劳役,称更卒。亲自服役,叫“践更”。如不愿亲去,可交钱三百由官府雇人代为服役。出钱雇人服役,称“过更”。正卒为正式兵役,年二十二到五十六岁之壮丁,需服满两年。此外,每人每年亦需在本郡服役一月,称“更役”或“卒役”。同样,不服役可月出二千钱,称“践更”。每人每年还要戍边三天,不服役亦可出钱三百,过更。

  正因蓟国筑城圩田,皆需大量人手。扣除每年三百钱的“过更费”,两年月二千钱的“践更费”,蓟国壮丁健妇每月还能赚取数千钱的薪资。所以在蓟国,更赋早已不再收取。自行从各地熟练工的薪资中,扣除。

  六国国民“租住”在蓟国,自当与蓟国国民同等待遇。出工赚钱,更赋自行扣除。租种蓟国良田,客庸蓟国工地,自当按照蓟国国策行事。

  六国国王对蓟国国政,心知肚明。并无异议。

  各国皆有十几、甚至二十余万民众逃入蓟国。单单口、算二赋,已足够吃喝。

  六王感激涕零,起身行礼:“得蓟王如此厚待,孤等感激不尽!”

  刘备目视诸王,随即笑道:“为便于处理诸国民政,化解分歧。孤提议,中山国、河间国、安平国、甘陵国、常山国、赵国与我蓟国,结成攻守同盟,应对黄巾之乱。不知诸王意下如何?”

  中山王刘雉、河间王刘陔、安平王刘续、甘陵王刘忠、常山王刘暠、新任赵王刘赦,正欲开口呼应,却猛然止住。

  “蓟王,我等诸侯王,岂能擅自……结盟?”河间王刘陔满脸惊惧。

  再回想身死国除的勃海王刘悝,诸王汗如雨下。

  莫非蓟王……

  “如此大忌,孤岂敢越雷池半步。”刘备笑着宽慰:“孤所说攻守同盟,乃是指赛马会也!”

  “赛马会?”诸王仍未从颈后阵阵杀机中,回过神来。

  “先前,诸王不是组成六国联盟,纵横西林马场乎?”刘备谆谆善诱:“何不将六国联盟与蓟国赛马会合二为一,称‘七国赛马会’?”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六国国君纷纷醒悟。

  各自长出一口寒气,亦各自抹汗不提。

看过《刘备的日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