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刘备的日常 > 1.163 拈花摘叶

1.163 拈花摘叶

  作为陛下食母,程夫人在宫中,自无人敢轻易指使。陛下早不食人乳。故程夫人有大把的空闲。

  得了董太后十枚麟趾金饼,程夫人这便乘黄门寺马车顺道出宫。却也自在。

  洛阳西郭,延熹里,程璜府。

  将麟趾金饼收入闺房,出屋正见养父程璜健步而来。这便上前行礼:“阿父。”

  “我儿一脸得意,必有喜事。”程璜慈眉善目,似与平常长者无异。

  “从董太后处,得了十枚金饼。”程夫人答道:“乃为酬哺童子之劳。”

  “可是董太后命掖庭挑选的逐鬼童子。”程璜随口一问。

  “正是。”程夫人随口一答。

  程璜笑道:“董太后终归心中有愧。沙丘平台上干尸傀儡,必是孝仁皇无疑。‘淫祀多青鬼’。故才豢养童子以逐鬼。”简言之。淫祀是指不合礼制之祭,不当祭之祭,妄滥之祭。包含越份之祭与未列祀典之祭两种。《礼记·曲礼》谓:“非其所祭而祭之,名曰淫祀。淫祀无福。”

  程夫人忽忆起一事,这便笑道:“阿父所言极是。董太后对童子甚是上心。有次,我还见她亲自抱起一童子,神态甚是慈炯。”

  程璜笑道:“富贵荣华享之不尽,董太后自然惜命。”

  “程夫人点头道:“永乐宫室,堆满金银财货。论起这赚钱的本事,董太后亦不逞多让。”

  “有其母必有其子。”程璜似漫不经心,转问道:“十常侍如何?”

  程夫人答道:“自长乐太仆段珪伏法,十常侍颇多小心。平日只服侍在陛下身侧,难见插手政事。先前,选部尚书梁鹄入西邸,上呈各州官吏名册。陛下询问张让、赵忠,二人皆未曾多言。只说,陛下当圣心独断。”

  “哼。”程璜一声冷笑:“不过是摇尾乞怜,以退为进耳。”

  程夫人亦存疑问:“先时,陛下问长乐太仆人选。曹节既举阿父,因何不就?”

  “长乐太仆,乃太后三卿之一,亦名中太仆,无太后则省。秩中二千石,位在太仆之上。”程璜叹道:“为父如何不想重登高位,再掌大权。然张让、赵忠先后事发,罚铜免罪。若此时就任,必成众矢之的。尤其是赵忠,冠上附蝉无故沾徐奉尸身。如此蹊跷之事,堪称神鬼无觉。想必十常侍已料到,乃有人暗中陷害。虽无实据,却也不难猜测:放眼宫中,能有此通天手段者,今唯剩二人。”

  “阿父与曹节。”程夫人脱口而出。

  “然也。”程璜笑道:“曹节推我上前,乃为其挡箭也。”

  程夫人幡然醒悟:“莫非,拈花摘叶,轻取附蝉,真乃曹节使人所为?”

  见养女将信将疑,程璜苦笑:“莫不成我儿也以为,乃为父暗中遣人所为。”

  老父无需作假,程夫人遂信以为真:“张让、赵忠,权势正盛。身边所用,皆其死党。却不知曹节心腹,如何能近赵忠之身。”

  程璜叹道:“永巷、掖庭,藏龙卧虎。便如我儿这般,游走深宫,如鱼得水。未尝不另有其人也。”

  “如我这般,另有其人。”程夫人若有所思。

  略作停顿,程璜又道:“窦太后已许我‘长乐少府’之职。”

  “当真!”程夫人双眸一亮。长乐少府,前汉置,平帝元始四年(4年),更名长信少府。掌皇太后宫中事务。今汉因之,不常置,皇太后崩即省。位在大长秋上(请注意),亦秩中二千石,其职吏皆宦者。

  “然也。”程璜微微一笑:“窦太后嫁姑。一来结亲蓟王。二来掣肘何后嫁妹。永乐与长秋二宫相争,终归让长乐得利。”

  “只可惜洛阳二宫,再无长乐(宫)之名。”程夫人徒生感叹。

  到底是亲手养大,见机不凡。程璜笑道:“待为父就任长乐少府,便会进言,求陛下解禁云台,将嫡母窦太后迁居永安宫。”永安宫在北宫东北隅,“周回六百九十八丈”。面积颇广,若细细修缮,必有大汉太后气象。

  “阿父欲借窦太后,与十常侍分庭抗礼乎!”程夫人幡然醒悟。

  “然也。”程璜微微一笑,颇多老谋深算。

  见老父雄心再起,程夫人亦满怀壮志。长于宦官之家,自当力争上游。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老父大权在握时,自己亦跟着呼风唤雨,好不快活。心念此处,这便言道:“二位妹妹,阿父当速速召回。”

  “我已遣人传信,不日便到。”程璜笑道:“待你等姐妹三人重聚,常伴窦太后身侧,当保万无一失。”

  程璜养女死士,共有三人。除去陛下食母程夫人外,还有二女。一女嫁前司徒刘郃,一女嫁前卫尉阳球。二人死后,程璜便将二女迁往别处隐居。

  本以为三姐妹,此生再无机会洛阳重逢。不料老父行将入土前,搏命一击。竟与窦太后暗结同盟。眼看否极泰来,程夫人忽然一惊:“阿父且慢!”

  “我儿何故如此?”程璜笑问。

  “陛下。”程夫人眸中惊惧一闪而逝:“阿父却忘了,陛下亲母乃是董太后,又如何能坐视窦太后得势。”

  养女此虑,程璜早已料到:“我儿智者千虑,或有一失。”

  “敢问阿父,何处之失。”

  “我儿忘了,陛下虽非窦太后所出,然窦太后却是陛下嫡母。”程璜这才道出关键:“皇长子辩,不为陛下所喜。陛下曾多次言道:‘辩轻佻无威仪,不可为人主’。故群臣数请立太子,皆悬而未决。须知,废皇后宋氏早亡,并无嫡子。皇长子(刘)辩,与皇次子(刘)协,皆为庶出。‘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乃古礼也。上古时,承皇位者,必是嫡长子。如无嫡子,则立‘妾生子’。然在妾生皇子中,需立贵妾之子,为太子,而不计年龄长幼。”

  程夫人轻轻点头:“此乃先秦之法,我朝久已不用。”

  正如程夫人所言,“嫡长子继承制”本朝早不再实行。我朝权贵干政,已成惯例。宦官、外戚,两大集团常出于各自利益,而摒弃嫡长制。乃至“贪立幼主以久其政”。

  程璜却道:“正如‘三人以上无故群饮酒,罚金四两’。今虽不用,法却犹存。陛下若生废长立幼之心,此法便是‘大义之本’。”

  程夫人幡然醒悟:“有嫡母方有嫡子!”

  “然也。”程璜一语中的:“这便唤做‘传承有序’。”

  :。:

看过《刘备的日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