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贫僧法海,可屠诸天 > 第三章 “血海”降临

第三章 “血海”降临

  面对少年的嘲讽。仇天心中大惊。

  “他是怎么知道这招叫黑暗触手的?这不是自己家族的秘术吗。从来没有外人知道这招的名字啊?”

  “你今天必须给我死!”

  仇天的双眼变为纯黑色,眼白全部消失不见。这是自身黑暗异能用到极致的表现。

  墨千域正想上前一拳干死这个废物。

  突然发现,自己体内一片空虚。能力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我C,这是什么情况?”

  对面的黑暗触手可不会给他思考的时间。从四面八方攻击过来。

  少年就地一滚,躲过触手。

  “这可怎么办?牛已经吹出去了,事不能不办啊。而且看现在这个情况,是不办不行了。”

  “咦,精神力还可以略微动用。自己的神识中还保留有一丝修罗意志。哈哈,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有救了!”

  墨千域眼中闪过一丝红色的光芒。

  顿时,周围的空间变得粘稠起来。

  “破!”

  少年低吼一声。一道白色气浪向四周扩散开来。

  空中的黑暗触手在触碰到气浪后全部消失不见,就连空间之门也在刹那间粉碎。

  仇天又一次感觉到那股纯粹的杀意袭来。

  和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的杀意十分凝练,将自己牢牢锁定。

  杀意的压迫让仇天身上的黑色火焰熄灭,他从半空中跌落下来,半跪在地面上。

  墨千域眼中红光不停闪动,好似一场红色流星雨在星空中划过。

  无形的杀意竟然实质化,在空中化作一把巨型战刀。向着对方直劈而下。

  仇天见势不妙,伸手从怀中掏出一粒黑色丹药扔入口中。

  霎时,自身黑暗异能指数暴涨,所有的潜力都被激发了出来。

  三面燃烧着紫色火焰的黑暗之盾出现在他身前,挡住了战刀的攻击。

  随后,护盾围绕在他的身旁不停旋转。

  仇天口中高呼道:“魔王降临!”

  身后大量黑暗之力汇聚,一团模糊的高大虚影将他笼罩在内。

  虚影右手微微一动,半空中出现五头魔狼战魂,直奔少年而去。

  墨千域心中暗叹。

  像这样低等级的异能者,要是换成上一世的自己,绝对是分分钟秒杀。

  可如今,这个新身体瘦得根竹竿似的。体内没有一丝能量波动。

  脑海中有着无数惊天杀招,却没有实力施展。

  危急关头,也没时间过多思考。

  唯有放手一搏。

  墨千域将修罗杀气内蕴双手之中,右拳向空中击去。

  这是自己上一世的自创拳法“战天七式”第一式:“怒问苍天”。

  一拳击出,愤怒的杀意化作无形的利刃向前席卷而去。

  三头魔狼魂被击碎。

  剩下两头魔狼化为黑气,在空中融合成一道暗紫色能量战锤。冲着少年砸下。

  “没完没了!”

  墨千域也被逼急了。

  挥拳朝着巨斧击出一道白色杀气。

  两者在空中相撞,互相抵消。

  “还有机会!”少年眼中闪过一丝狠戾。

  熟悉他前一世为人的都知道,这是快要拼命的节奏了。

  他用力咬紧牙关,连续击出数拳。

  杀气中的怒意转变为恨意,白色杀气形成无数怨灵。带着滔天的恨意,撞击在仇天身前的护盾之上。

  “战天十式”第二式:“恨天无心”。

  护盾受到巨大的冲击,出现大幅度的溃裂。

  不消片刻,三面紫焰护盾全部破碎!

  墨千域嘴角流出一缕鲜血。

  “MD,这招消耗太大了。强行借助修罗杀气施展,这具新身体承受不住,要崩溃了。”

  仇天现在更加痛苦。

  三面护盾都是由黑暗异能本源幻化,被怨灵击破,等于直接破坏了他的异能根基。

  眼中射出两道仇恨的目光。

  没想到,自己会被区区小囚犯逼到如此境地。

  眼看少年又举起了拳头,他猛地一咬牙。

  嘶吼道:“献祭”!

  虚影融入体内。仇天身上燃起黑绿色的魔焰,一股沉重的怨念充斥整个空间。

  杀气幻化的怨灵被这股怨念吸引着,全部被吸收同化。

  这次的魔焰不是出现在体外,而是从体内喷涌而出。

  仇天化为一团黑绿色的火球,朝着墨千域狠狠砸下。

  这是黑暗异能中同归于尽的终极杀招“诅咒毒焰”。

  他以牺牲自身为代价。召唤魔焰点燃灵魂,爆发出巨大能量。向敌人发动最后的攻击。

  此招威力极大。魔焰将会穿越一切屏障与阻碍,死死锁定敌人。

  魔焰降临,墨千域只觉得压力倍增。

  黑绿色的火焰附带恶毒的诅咒,压制着自己的修罗杀意。

  “M个蛋。没想到这个王八蛋还挺有脾气的。用出这样的招数。再过片刻,怕是连自己的本源灵魂都要燃烧殆尽。会永不超生的!”

  感受到致命的威胁,少年右拳蓄力,将仅存的修罗杀气全部汇聚在一点。

  右拳猛地击出。

  杀气凝成一头白虎,直奔着魔焰而去。

  白虎和魔焰在半空中激烈碰撞。整个空间内杀气纵横,黑绿色的火星四处溅射。

  双方僵持了片刻,白虎毕竟只是由一丝修罗杀气幻化而成。后劲不足,渐渐落入下风。

  魔焰乘机威势大涨,白虎终于不敌。身躯破碎,化作白色雾气飘散。

  下一刻,黑绿色魔焰径直缠绕在墨千域的身上!

  魔焰化成无数细小的能量钢针,深深地刺入少年的灵魂本源。

  一股无法言表的剧痛袭来。

  “啊啊啊啊啊……”

  墨千域忍不住失声痛呼。

  自己的灵魂本源被魔焰中的诅咒之力持续侵蚀。修罗意志自动护主,拼力抵抗诅咒的入侵。

  生死瞬间。

  另一股意念侵入少年的脑海之中。

  “老大,我是血海。你TMD一定要坚持住啊。几百年了,找你容易吗?不能刚见面就给你收尸吧?”

  “我擦,你个老流氓怎么也到这破地来了?”

  “你MD还不赶紧滚过来?你老大就要完蛋了!”

  下一刻,整个监狱地下九层连同碎骨山所处的小岛被一团耀眼的红色光芒笼罩。

  ........

  “老大,老大。快醒醒啊!”

  墨千域感觉有人在呼唤自己。

  费劲地张开双眼。

  天色漆黑一片,自己躺在一大堆垃圾上面。

  “挖槽,这什么鬼地方?就是死,也不用这样恶心我吧?”

  “哈哈哈,老大你终于醒了。老子找你好辛苦!”

  脑海中传出熟悉的声音。

  “血海?是你吗?你在哪里啊?别鬼鬼祟祟的,又不是大姑娘的,还怕人看啊。”

  墨千域口中的“血海”是他前一世的兵器,一把具有器灵的战刀。

  五百年前,他手持这把战刀,败尽天下英雄,屠戮无数洪荒异兽。纵横天下,罕逢敌手。

  “老大,我就在你的右臂之中啊!”

  “什么?你在我手臂里干嘛,滚出来!”

  墨千域看了看自己的右臂,发现上面有一个战刀的纹身,别的没有任何异常。

  “唉。不是小弟不想出来啊。只是现在我就剩下一个碎片了。神识就保留在这碎片之中。为了飞过来救你,耗费了全部的能量。只能暂时寄存在你的手臂中了。”

  脑海中传来血海无奈的声音。

  “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找到我的?最后一战结束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面对墨千域的连番追问。

  血海的神识却沉默了下来。

  许久之后。

  “老大,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毕竟过去500年了,沧海变桑田,很多事情咱们就别再执着了。”

  “当年那一战之后。你的部分残魂和修罗意志留在了刀身之内。而我也一直被封印在骷髅墓深处。”

  “但是,我一直不相信你真的死去了。总能在遥远的宇宙中感应到你的意念。”

  “前一阵子,感应到你的能量波动竟然又一次出现,并且这股波动十分强烈。我估计你遇到了致命危险。为了突破封印,我把自己破碎成三节。神识和力量集中在其中之一,过来救你啦。”

  “为了老大,我可是已经不完整了。你要对我负责啊。”

  血海深情地说道。

  “行了,不用这么煽情。爷不搞基。”

  墨千域听到前面本来挺感动的,没想到这家伙还是当年那股流氓气,说话没个谱。

  一句话,把他堵得也不好再多问了。

  “行,既来之则安之。明天老大带你进城逛逛。咱们兄弟俩重新打天下。”

  墨千域眼神坚定。

  曾经的佣兵之神,修罗意志的继承者。

  老子又回来了!总有一天,他会把一切搞清楚。谁欠他的,必将百倍偿还!

看过《贫僧法海,可屠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