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净灵之役 > 第七章 护国学院

第七章 护国学院

  时间飞逝,转眼已是两年过去。曾经青涩的少年少女们已经长大。

  落雪山脉山巅围在聚灵阵周围的动植物们都目睹了这一幕,两个少年和两个少女四人手拉着手,在阵中蹦蹦跳跳,看起来开心不已。

  “太好了,现在哥哥是御灵界初级,星辰哥哥是遣灵界高级,锦歌姐姐也达到了遣灵界中级,看来,十年内到达灵主界并非没有可能。那样的话,我们就是最年轻的灵主了,哈哈哈……”一般人十六岁能到达遣灵界已是不易,我们借助聚灵阵修炼,再加上天赋使然,倒也不算特别困难。当然,这两年里,我们每日的练习,以山中最为凶猛的存在为练习对象,虽说我们相处不错,但他们下手之狠可见一斑。我们身上的伤从未好过,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但我们很感激,我们的实战能力,和快速上升的灵属等级都离不开他们对我们的压力。

  星辰哥哥在我脑门上轻轻一敲:“哪有那么简单,我们还不是因为有这个阵法,否则哪有那么容易,你个小傻瓜。”

  我摸着头,跑到哥哥面前,很委屈的说:“哥哥,星辰哥哥他欺负我,你可要帮我。”

  “好啊,还没嫁过去,就开始欺负我妹妹了,以后,我可不敢把妹妹放心交给你了。”哥哥一脸坏笑看着星辰哥哥。星辰哥哥听后一顿,旋即一笑,道:“那可不行,我们俩可是有定情信物的。”说完,星辰哥哥从脖子上取下了合欢铃,还炫耀似的摇了两下。然后我脖子上的合欢铃也跟着响了两声。我本来就因为哥哥说的话脸红到不行,星辰哥哥再这么一弄,我,我……

  “你们欺负人,不理你们了。”说完,捂脸赶紧跑。星辰哥哥赶忙追上来,拉住我。

  “洛儿,星辰哥哥错了,再也不敢了,不要生气好不好。”星辰哥哥讨好的说道。

  “哼,你们就是仗着我打不过你们,都欺负我。”我故作生气。

  “哪敢呀,你可是我们的小公主啊。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说的哦,可不许反悔。”

  “好,不反悔。”

  “最喜欢星辰哥哥了。”

  “我也是,最喜欢洛儿了。”星辰哥哥抱住我,他已经长高了很多很多,已经高出了我一个头还要多。他的怀抱,很温暖。

  星辰抱着怀里的可人儿,想起了小时候:洛儿是好不容易才活下来的。当时,璃阿姨被魇帝手下攻击受重伤,连母亲都救不了。但是好在最后洛儿还是安全活了下来,连同璃阿姨也奇迹般活了下来。

  他记得,洛儿第一个叫的名字,就是星辰哥哥。虽然的确是他故意的,但枫叔叔为此给了他不少“好脸色”,而且以日后要保护洛儿之名,差点把他和凌天宇整死,最最重要的是自家老爸还帮忙。

  他记得就是洛儿一岁时,她朝自己伸来手,要自己抱,还亲了自己的脸颊。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后来,苓姨就上前来问,阿辰喜不喜欢洛儿妹妹啊,让洛儿给阿辰做老婆你愿不愿意啊。他只记得,自己不住的点头……

  “他们真的没事吗?”这一边锦歌小声的问凌天宇。

  “放心吧,没事的,阿辰最疼妹妹,也最会哄妹妹了。”凌天宇静静的看着不远处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而锦歌只是静静的看着凌天宇。

  “洛儿,你的灵心怎么样了。”星辰哥哥问道。

  “恢复了一半,四片。而且我还可以召唤出灵器了。”我的灵心是一朵冰莲,有八片,两年来,已经恢复了一半。甚至已经开始下一片的铸造了。

  “太好了,这几天我和哥在商量,虽然我们灵属已经增强,但是理论知识跟不上,也没法对付魇帝和他的手下。所以,我们觉得应该去一所学校学习相关知识。而且,这所学校招生不问来历,最为适合我们。”

  “那这所学校在哪里?”

  “锦歌姐说,落雪山脉不远处就有一所学校,而且专攻怨灵,噬灵者和封印阵法。”

  “那太好了,我们一起去。”

  “嗯。”

  “我们过去和哥哥,锦歌姐姐说。”

  “好。”

  “哥哥,我们要一起去上学吗?”我朝哥哥跑去,一路上淡蓝色的冰莲在我脚下朵朵盛开,又消失不见。

  “我正跟锦锦说这事呢,你们怎么看?”

  “我觉得可以,想要对付敌人,就要先了解他们。”锦歌姐姐说到。

  “我也是这么想。那么我们是全去,要不洛儿留下继续恢复灵心。”哥哥沉思后说道。

  “不要,我要一起去,我可以晚上回来继续恢复。”我立刻反对。

  “宇哥,让洛儿去吧,她一个人,我们也不放心。”锦歌姐姐劝道。

  “是啊,哥,洛儿一个人。”星辰哥哥也劝道。

  “好吧,待在我们身边是放心些。但是要记住,眉间雪莲和脚下踏莲要藏好。”哥哥妥协了。

  “哥哥放心吧,我只要脚不与地面接触,就不会出现莲的。”

  “记住,去学校后,不可轻易展示能力,要控制在化灵界。聚灵阵更不可被发现,人心难测。”哥哥嘱咐道。

  “明白。”我们三人异口同声道。

  “对了,这个。”我从姑姑以前送我的百灵囊中拿出了三个百灵囊和四套衣服,分给他们三个:“这三个百灵囊是我自己用灵力炼化的,这衣服是我请吐丝兔和织女蛛做的。哥哥和星辰哥哥的是白色的,锦歌姐姐和我的是蓝色的。”

  “谢谢洛儿。”三人拿着东西,很是感动。于是,换好了衣服,让灵兽们帮我们看着阵法,两年里,灵兽灵植们已经习惯了四人,并且经常跟他们一起玩耍训练,早把三人当做了自己人。四人下了山,再在这个山头设下保护阵法,我们便由锦歌姐姐带路,进军学院。

  我们很快下了山,然后锦歌姐姐找到了一只吐丝兔,再由小兔子带我们去找学院。

  大约正午时,我们到达了学院门口。怎么说呢,不是很气派,但是很厚重的感觉。大门敞开着,一眼望去,很空旷的一个大广场,有七八个足球场那么大。场中央似乎有雕像,乍一眼看去,还以为是一只巨大的凤凰。但仔细一看,又是几尊雕像,每个都有十几米高的样子,给人感觉很震撼。大门左侧一块巨石上,是“护国学院”四个烫金大字。

  “你们是来报名的。”很肯定,很和蔼的语气。是一个坐在大门右侧的老者,长长的眉毛和胡须,已是花白,头发也是如此。

  “是的,老爷爷,我们来这里报名。”哥哥礼貌的回答道。

  “为什么要来这里,比这里好的学校可是有很多的。”老爷爷眼睛眯成一条线,意味深长的问道。

  “即是护国学院,自然是为护国而来。”星辰哥哥机智的回答道。

  “好,好,好,回答的好,我收下了。过来,做个登记。”老爷爷心情似乎很好,对我们招手。旁边一位青年叔叔已拿出一本本子,和蔼的递给我们。

  “按我们说好的写。”哥哥小声说道。我们微微点头。走过去,拿起本子,看了一下填写要求,哥哥已经落笔。

  林宇,十六岁,非自然灵属战戟,升灵界初级。

  槿歌,十六岁,非自然灵属灵杖,升灵界初级。

  晓辰,十五岁,自然灵属炽炎箫,化灵界高级。

  木洛,十三岁,自然灵属冰封琴,化灵界初级。

  我们当初想过,最好还是不要姓同一个姓氏,容易引起怀疑。

  老爷爷拿起本子,深深看了我一眼,又眯起眼打量我们。感觉眼神异常犀利。我默默挪到星辰哥哥背后。我记得眉心的冰莲标记我已经掩饰了呀。

  “好了,你们进去穿过那个封魔广场,会有人带你们去你们该去的地方。”打量了一会儿,老爷爷放下本子,缓缓说道。

  “谢谢老爷爷。”我们道完谢,朝里面走去。

  “牧老,他们还没有交学费呢。”旁边那位青年看着走远的四人,流泪说道。

  “要什么学费,哼,肤浅。”牧老爷子小眼睛一瞪,傲娇的说。旁边青年无奈。

  “小书子,你相信招生簿上写的?”老爷子悠悠问道。

  “怎么了吗?这四人虽说天赋很不错,在同龄人中也算是佼佼者了,特别是那小女孩,年龄还小,”被点名的青年看着我们的背影,淡淡分析,突然一惊,道:“不简单,四人都,说不上来,怎么说呢,特别那最小的女孩,脚没有着地,控制力如此……”两人陷入了沉思。

  “喂,老头儿,你们这是报名的?”只见一个嚣张跋扈的少年带着眼露不屑的一个少女和一个少年叫嚣道。

  被老者唤为小书子的青年眼神中露着不满。转头看牧老,更是一脸不爽表现在了脸上。

  “是,怎么了?”老爷子不爽的问道。

  “怎么了?老头儿,你说我们来这里会干什么,还怎么了。”女子尖细的声音让两者更不满。老爷子把招生簿丢在面前的桌子上,冷冷说道“填好相关信息,每人再交五百灵金币,去报到就行了。小书子,看着他们办好,我去休息休息。”说完就走了。青年对着他的身影鞠了一躬,转过身看着面前的三人。

  我们很快就走到了六尊雕像前。只一眼,我就瞬间泪目,这不是爸爸妈妈,渊叔叔和瑶阿姨,姑姑和漠舅舅的雕像吗。

  “跪下。”哥哥声音哽咽。我和星辰哥哥闻声立刻跪下,锦歌姐姐也跪了下来。毕竟,没有他们,落雪山脉恐怕也不在了。我们四人齐齐磕头,磕头声回响。

  我看着基座上刻的字,泪眼模糊。

  长风剑下,若水冠上,剑画长虹冠绝天下。

  破空枪出,生灵光现,枪出乱世往生魂灵。

  点生笔落,流花扇临,笔画四海花开五洲。

  他们永远都在我们身旁,哪怕是成了一尊尊雕像。

  老爷子远远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

  :。:

看过《净灵之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