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净灵之役 > 第二十章 你是黑暗中的星光,是我的太阳

第二十章 你是黑暗中的星光,是我的太阳

  一切准备就绪,未宓已经明白了整个方案。心中有些激动,有些担心,但更多的是喜悦。可能人,一旦有了希望,心就会像小草一样,即使在岩缝中,也能充满活力,并茁壮成长吧。

  “那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我们再开始。”

  “不用了,我们马上就开始吧。”我看着全身都散发着活力,一点儿也不像怨气缠身的宓阿姨,替她欢喜。故作轻松的点点头,说什么也要成功啊,加油!我摸了摸脖间的合欢铃,星辰哥哥,洛儿长大了,可以帮助人了,再也不是只能站在你们身后,永远要你们保护的小女孩了。我把星辰哥哥买给我的铃铛从怀里掏出,小心翼翼的系在脚上,轻轻的动了动脚,清脆的铃声响起,顿时心里充满了力量。

  未宓有些紧张了,重重的呼了口气。看向洛儿,只见她在向自己微笑点头,心里顿时也放松了很多。很快调整好,也就要开始了。孩子,等等妈妈。

  只见宓阿姨眼神一变,眼中只有坚定和决绝。盘腿坐在净灵阵正中,开始解除自己当初设下的阵。阵法不难,很快就解除了。我早已召唤出灵属,进入了灵属状态。

  未宓抬起头来看了看面前的洛儿,如此美丽,如此洁净,如此光明……全身都散发出干净的气息,双眼澄澈,竟让怨气缠身的自己如此羡慕,如此——恐惧。是的,就是恐惧,是一种让怨气恐惧的气息。更让她震惊的是,面前的女孩儿,竟然已经是遣灵界了。她更加确定,这个女孩儿,如此干净的女孩,是可以帮助自己的人。

  只见宓阿姨双手往身体两侧一甩,十指指甲陡然一变,瞬间长长了二三十厘米,泛着黑光,而且感觉及其锋利的样子,全身也是黑衣蔽体。看来这应该是她的灵属了。她的右手手背上四个黑色的指甲模样的图案围绕,升灵界。

  未宓毫不迟疑,指甲直接插入自己的腹部,钻心的疼,可是,内心却充满了喜悦。孩子,很快妈妈就可以看见你了。腹部鲜血直流,疼极了,却只能咬紧牙关,迅速划开自己的腹部。

  我看见宓阿姨的额头满是汗水,表情很痛苦,却也很幸福。嘴唇已被她自己咬破出血了,可是她自己却没有叫出一声。或许,这就是母亲,最最坚强的人。她的手划的很快,像是不是在划她自己的肚子一样。鲜血从她的腹部汩汩流出,一定疼极了。可我很快就在她的脸上看到了笑容,那是我看过的最美的笑。只见她将手快速伸进腹中,然后是……

  婴儿的大声啼哭,夕阳下,新生的小婴儿被高高举起,闪烁着最明亮的光辉。

  果然,宓阿姨身上的怨气一瞬间就全数飞出,朝她的灵心飞去。我不禁一笑,一手朝净灵阵快速注入灵力,一手快速抚了琴几下,几道充满生命气息的绿光就朝宓阿姨飞去。

  几乎在净灵阵将未宓身上的怨气逼出的那一刻,绿光就将未宓和小婴儿包裹住。未宓腹部的流出血液迅速停止,划开的皮肉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苍白的脸上也开始有了些许血色。我再次抚了琴一下,未宓被我以上一次同样的方式从阵中拉出。

  我快速从百灵囊中扯出一件衣服,丢给不远处的宓阿姨,冲进阵中,盘膝坐下,开始以书中的办法,牵引这些疯狂的,企图冲出阵法的怨灵。要是真让他们冲出来,宓阿姨和小宝宝就完了。

  我解除了灵属状态,收回了灵器。隔离好了灵心,大开三灵,故意把封灵之灵和愈灵之灵的气息减弱。怨气们一瞬间像是看到了自己最喜欢的食物似的,迅速扑向我的戮灵之灵。

  孩子已停止来哭喊,未宓用洛儿的衣服包好孩子,感觉自己已经恢复了很多,将孩子紧紧抱在自己怀里。紧紧盯着阵中,她看到,洛儿三灵绕体,三灵都好强,散发白光的愈灵之灵,散发金光的封灵之灵,还有散发淡蓝——蓝色光的戮灵之灵,怎么回事,戮灵之灵,她的戮灵之灵怎么会是淡蓝色的。所有人的戮灵之灵都是淡灰色的,除了怨灵是黑色的,怎么,怎么洛儿的是淡蓝色的。还来不及惊讶,自己就看到洛儿的愈灵之灵和封灵之灵的光快速变淡。这,如果这两灵衰弱,怨灵就很容易侵占戮灵之灵,并霸占人的身体。洛儿到底要做什么?

  当怨气涌入我的戮灵之灵时,我仿佛又回到了刚刚那片黑暗的密林,冰冷,害怕。

  周围是浓浓的怨气,没有一丝光亮,周围没有人,没有生气,只有我一个活物。周围是灵兽和有灵植物的厉嚎,是怨灵和噬灵者的尖叫。我的大脑,又一次停止了转动。我恐惧极了,害怕极了,开始大叫滚开,开始疯狂的乱跑,可是只有无穷的怨气和无边的黑暗,无论我怎么跑,都跑不出这里。我想召唤出灵器,可我尝试了无数次,也没有办法。我想喊星辰哥哥,可我看到星辰哥哥正跟哥哥和锦歌姐姐拿着他们的灵器,凶狠的冲向我,口里喊着,杀了那个该死的怨灵。而那个该死的怨灵,就是我。我不停的解释,可他们仍要杀我,连我最爱的星辰哥哥,也不听我说。我只敢哭泣,我只敢跑,不知疲倦的跑。

  一不小心,我就掉入了一个深渊。这一刻,我的心彻低绝望了。这是我的梦魇之地——黑暗深渊,我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哭了。一下跪下,抱住头,捂住耳朵,企图把一切哭喊声,嚎叫声都挡在外面,我把自己缩成一团,越缩越紧。

  未宓看到洛儿又是大叫,又是大哭,心里担心极了,怀里的孩子也是哭个不停。她刚刚想过,自己要不要走,万一洛儿真被怨气控制,自己和孩子,肯定必死无疑。可她的良心,不允许她做出这样的事。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能在一旁等待。

  可不久她看到洛儿停止哭叫,瘫倒在地,缩成一团,嘴角流淌出血,封灵之灵和愈灵之灵的光越来越黯时,她担心极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想进去阵中,可看着怀中的孩子,她又不舍。

  当她看到洛儿手中突然出现一团锥形怨气,并对准自己心脏时,她决定了。她快速放下孩子,流泪道:“对不起了,孩子,妈妈不能看着我们的恩人被怨气侵蚀,不要怪妈妈,妈妈爱你。”然后毅然冲向阵中,不再回头。

  “洛儿,你怎么了,快到妈妈这来。”妈妈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猛的睁眼,看到妈妈站在我的前面,微笑着向我张开双手。我爬起身,向妈妈跑去,忍不住流泪道:“妈妈,洛儿好害怕。”

  “洛儿不怕,跟妈妈一起走了,好不好,我们一起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世界。”我扑进妈妈的怀里,她扶起我,看着我,继续说道:“这个世界不好,跟妈妈一起离开好不好,我们一起到另一个美丽漂亮的世界,那里没有黑暗,没有痛苦,只有快乐,只有幸福……”说着,向我伸出手,手中握着一把匕首。

  我伸手去拿匕首:“妈妈,真的没有黑暗,只有快乐吗?”没有黑暗的世界,那该多么美丽。

  “当然了,我的宝贝洛儿,妈妈怎么会骗你呢。只要你用这个匕首插入心脏,妈妈就带你去。”妈妈微笑着,美极了。

  “好,洛儿喜欢没有黑暗的地方。”我好高兴,没有黑暗的地方,可我又想到了星辰哥哥:“那妈妈,可以带星辰哥哥,哥哥和锦歌姐姐一起去吗?洛儿想和他们永远在一起。”

  “傻孩子,你的星辰哥哥,哥哥和锦歌姐姐早已经在那里等你了,妈妈是特意来接你的。”妈妈笑着说道:“他们等你很久了,我们也要快些了。”说完,指了指我手中的匕首。

  我高兴的点点头,举起匕首,对准心脏,闭上眼……突然,铃声响起,熟悉的铃声。周围亮了起来,黑暗很快褪去。我猛的睁眼,眼前是一团团黑气。我手中握着的也是一团团黑气,非常浓郁。而它们状似锥子状,这对准了我的心脏,灵心所在处。

  我把手中的怨气反手朝面前的“妈妈”一丢,启动封灵之灵,顿时金光大作,我牵引着金光绘画阵法,怨气顿时开始疯狂,想要逃离,却被阵法死死压住。

  未宓本已跑到了洛儿身边,准备把怨气再牵引回自己身上。却被洛儿突然就强势起来的封灵之灵逼得退开了几米远,还被越来越亮的金光逼得睁不开眼。

  阵法很快绘好,将怨气全数收束其中,然后融进了我的戮灵之灵。我快速收回三灵,三灵不能再体外呆太久,否则,及其危险。三灵回归时,我果然全身一震,口腔中一股腥甜袭上,嘴角流出鲜血来。

  “洛儿,你没事吧。”金光散去,未宓赶忙冲过来,问道。

  “没事的,就是三灵在外呆太久。”我发现我的声音有一点沙哑。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刚刚你差点被怨气侵蚀,吓死我了。”未宓拉住洛儿定定的看着,刚刚,她真的怕极了。

  脖间的铃铛又响起了,星辰哥哥,是星辰哥哥,他来找我了,是星辰哥哥,星辰哥哥……我赶忙握住合欢铃,颤抖着手摇动着回应。

  “宓阿姨,你快走吧,有人来找我了。”我爱的人来找我了,我黑暗中最亮的星光来了,我人生中的太阳来了。

  回应的铃声传来,星辰慌乱的心终于有了些许平静。他收回灵器,不经意间,周围的植物竟被自己周身的火焰灼烧的不成样子了,而自己周身的火焰,此时才有了减小的趋势。此刻,他明白,只有洛儿,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也明白了,他想守护的,始终只有一个她罢了。他之所以想守护这苍生,不是因为父母。只是因为,她的洛儿是苍生中的一员。

  当星辰哥哥来到我的面前时,我冲过去,一把抱住了他,明明早已经忍住的泪水,又流了下来。星辰哥哥不说话,只是紧紧抱着我,越抱越紧。

  “星辰哥哥,我好怕,我好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想起了刚刚的幻象,好害怕。

  “洛儿,不怕,我不会不要你的,这辈子,我只要你,只要你。”星辰的声音有些低哑,刚刚的他,又何尝不是怕自己再也见不到洛儿呢。他怕,洛儿会打不过那个怨灵,会受伤,会——死。他不敢想象,没有洛儿的自己会怎么样。

  “星辰哥哥,你知道吗,你是黑暗中的星光,是我的太阳。”说完,我感觉眼皮好沉,慢慢闭上了眼睛,可我还是听到了星辰哥哥说的话。

  “你是我的挚爱,我想守护的苍生。”

  :。:

看过《净灵之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