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净灵之役 > 第三十章 思索

第三十章 思索

  当星辰背着凌霜洛回到他们的住处时,已是黄昏了。夕阳的余晖洒满了整个落雪山脉,树林是金灿灿的,草地是金灿灿的,就连雪峰也是金灿灿的……一切都沐浴在金色的海洋里。

  “怎么才回来?妹妹这是怎么了。”凌天宇看到星辰背着熟睡的洛儿缓缓走来。

  “洛儿太累了,是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星辰心疼的说道。然后走到了聚灵阵的中央,轻轻放下熟睡的洛儿。然后自己盘腿坐在洛儿旁边,又小心的把洛儿的头靠在自己的腿上,开始引灵。不过,灵力全是注入了凌霜洛的体内。

  一路走来,星辰一直在朝洛儿的体内注入灵力,可总是不出一会儿就消散的无影无踪。他知道,现在的洛儿根本不可能聚得住灵,封灵之灵受损,已经让她……可她仍然还是不想让他们知道,若是没有两个家主,若是自己没有折返,那自己要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这件事,他的洛儿,又要瞒他多久。

  凌天宇看着虚弱的妹妹,心疼不已。刚刚阿辰背着妹妹经过他身边时,他几乎感受不到妹妹的生命气息。若不是阿辰静静的走过,他都有些不敢确定自己的妹妹是否还活着。看着阿辰的动作,凌天宇也立刻加入。

  不久后,锦歌恢复的差不多了,只一眼,不问,也加入了行列。

  “我这是在哪?”我看着头顶白茫茫的一片,尝试着想要起身看一看周围,可任凭我怎么努力,都无法做到。没有疼痛,没有任何感觉,或者说,我感觉不到我自己的身体。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知道封魔大阵根本就还不成熟,它要的太多了,我们根本就承担不住——”忽的,好似听到了小姨的声音。

  “我们知道,可是你也知道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阿苓。”北漠小叔叔的声音。

  “可是,这样的话,代价太大了。”小姨的声音有些悲凉。

  “若是用最纯净的——灵心为启动核心,代价可减半。再加上哥哥嫂嫂,言渊哥和沐瑶嫂子,足够启动了。”小叔叔语气有些犹豫,但还是强忍着说出来了。

  “不,一定还有办法的,北漠,我们再看看,一定还会有办法的。”小姨似乎有些呜咽。

  “好……”小叔叔同意了。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只是一瞬,也可能过了很久很久。

  “为什么,为什么?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到底还需要什么?”小姨的声音有些崩溃。

  “阿苓,别这样。你已经尽力了。”小叔叔在安慰小姨,可听得出来,小叔叔的声音里也有一丝绝望。小叔叔和小姨可以说是组合阵的创始人,天之骄子。可此时,我却感觉到他们的无奈和力不从心。

  “若是只用一颗灵心就可以一直启动这阵法,那又何必要牺牲那么多人呢……”小姨的声音似乎渐渐飘远,又回荡回来,渐渐消失。我的意识也似乎开始模糊,慢慢消失……

  我感觉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所有人都在,爸爸,妈妈,瑶阿姨,渊叔叔,小叔叔,小姨,还有好多人……爸爸和渊叔叔在给哥哥和星辰哥哥训练,妈妈和瑶阿姨在一旁看着笑,小叔叔抱着我站在小姨身旁,也是在看着哥哥和星辰哥哥……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一切都还像从前那样,以至于我不想醒来,就像这样,慢慢的,静静的,一辈子——

  当我试着慢慢睁开眼睛,不过才睁开了一条缝,就被一阵强光逼得我赶忙闭上,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

  当我完全定睛,眼前是那个永远都护着我的少年,正一脸欣喜的看着我,笑着。他有些变了,头发很乱,眼睛通红,胡子拉碴,衣服也有些乱。看起来好久都没有打理过自己了。可他的眼睛此刻却再笑,灿若星辰。

  他轻轻将我扶起,后揽入怀中:“我等了你七天,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对不起——”

  “不,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是我太没用了。”

  “不,在洛儿心里,星辰哥哥是最厉害的人。”是我最喜欢的人。星辰哥哥没有说话,只是抱的更紧了,仿佛我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了一样。

  “星辰哥哥,你扎到洛儿了。”我小声的说道。星辰哥哥听后,立刻放开了我,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扎到洛儿了,我这就收拾收拾。”于是便立刻找了周围的有灵动植物们帮忙。

  看着这样的星辰哥哥,我只是觉得很心疼,很心疼。

  看了看四周,我在聚灵阵正中央,灵气不断注入,想来是星辰哥哥牵引来的。看着面前的聚灵阵,我不由想起封魔大阵和小姨,小叔叔说过的话。若是真可以以一颗灵心,一个人的三灵就永久启动阵法,那其他人就只用修补,不会再吸取修补者的灵心。那阵法就可以安全的继续封印魇帝了,修补者也不会再有任何顾虑了。

  倘若要保持灵心和三灵不会消散,就必须有源源不断的灵气滋养,还要保证核心运转,不能脱离封魔大阵。可封魔大阵对灵心和三灵的消耗,非同一般。

  倘若可以恢复消耗,或者说,存在于封魔大阵,又独立于封魔大阵,可以启动封魔大阵,也可不消耗。对啊,为什么不可以这样呢?只是把灵心和三灵作为钥匙,开启封魔大阵的钥匙……那势必就是要将这钥匙插入大门。只是作为钥匙,一把独立的钥匙。

  组合阵,对啊,组合阵,可以融入,可以被封魔大阵接受的钥匙。我开始不停思索着可以用什么,很多阵法在脑海中不断交织,重叠,不断分解重构,调整组合,——不时,还在地上用小木棍画几笔。

  无数个阵法,无数种组合方法。我的面前重重叠叠已不知画了多少个阵法,多少种组合阵。可心里都觉得不对,我不知道,到底要的是什么阵法。可我知道,我一定要试,一定会找到的。

  :。:

看过《净灵之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