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净灵之役 > 第六十章 我也恨极了你们

第六十章 我也恨极了你们

  抬起手看了看食指上的冰莲冠,又看了看拒我于千里之外的灵兽灵植们,最后看着面露复杂之色的尹杰几人。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我只知道,花族已经不会再去洛水捣乱,哥哥他们安全了很多,阻挡怨灵和噬灵者也轻松了很多。

  刚刚的事仿佛只是一个小插曲,早已被忘了。

  “洛儿,你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该——不该这样自甘堕落啊。”是尹蛟痛心疾首的声音。

  “你真让我失望,我曾经最为敬重你,可此刻我恨透了你。”吴勇在自己的信仰破灭那一刻,真真恨透了面前这个全身散发着怨气的少女。

  “洛儿,你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该聚集怨气,这不是害了你自己吗?”杜子彤也觉得这事实在不该。

  “……”我的心突然很疼,心里委屈的想哭,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要把我想成这样,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你们是这样认为的吗?”我突然觉得全身发凉。

  “难道不是吗?你根本就不配做洛璃陛下和南枫陛下的女儿,也不配做天宇殿下的妹妹,星辰殿下的未婚妻,不配……”吴勇从未有过如此愤怒的时刻,他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我的脑子一瞬间就空白了,脑子里回荡的都是“你不配……”这一刻,我觉得自己好可笑,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一个愚蠢的笑话。我开始怀疑我为什么要做这些,他们凭什么指责我,他们怎么配我为他们做的这些,怎么配……

  眼角似乎有什么东西滑落,我赶忙抹去,他们不值得——

  “哈哈哈,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保护的人类,怎么样,现在后悔了吗?”尹杰他们看着凌霜洛面前突然就聚集出怨气聚集而成的黑色人影,瞳孔不断放大。他们没想到,她身上的怨气这么深,这是已经完全变成了怨灵了。

  他们一向都这样相信着自己的判断。所以,他们几乎是同一时刻就召唤出了自己的灵属,拿出了自己的灵气,从未如此迅速过。他们小心的,谨慎的,如临大敌。尽管那里站着的是曾经他们的伙伴。

  “与你何干?”

  “我只是为你感到惋惜而已,不如你放我出来,我帮你报仇,杀光了他们——”说着,就把自己扭成一条蟒蛇的模样,朝尹杰他们袭去。

  尹杰几人慌了神,还是最有经验的吴勇立刻出击,放出的是自己最强的一击。尹杰几人也拿出了自己的皇家素养,很快就调整过来,无数把利刃后紧追着无数剑刃眼花缭乱的向那绞去。旁边的灵兽灵植吓得跑出了几百米远。

  谁也没有料到,那怨气扭成的蟒蛇只飞到一半就没了踪影,那些利刃和剑刃直直飞到了凌霜洛身上。

  当剧痛来袭时,我甚至来不及有所反应,黑雾一散,就是这夺命的利刃。刚刚能利用怨气不过是逼急了的行为,而现在的我,根本就控制不了体内的怨气。

  吴勇虽然恨她,可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她。他曾经视她做邻家妹妹,所以更难以接受怨气这一事。可他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她。吴勇想收回自己的攻击,可自己的最强一击是不能够收回的。他只能握着自己的灵器,静静的看着凌霜洛皮开肉绽。尹杰几人本就没有经验,此时更是被吓白了脸,手脚发软。

  只是一瞬间,凌霜洛就又添新伤,蓝白的衣裙早已是一片血红。

  “你们当真是恨透了我,可我也恨透了你们——”不知道为什么,我眼前的世界突然间就没有了一丝颜色,灰蒙蒙的一片。

  “不——不是,我没想——我是想——”吴勇几人此时手足无措,看着那个曾经面容姣好,活泼开朗,此时脸上也有无数伤痕,甚至皮肉都外翻,竟有些恐怖的女孩子。

  “够了,我不想听下去。你们记住,我凌霜洛从来就没有对不起谁,也更谈不上对不起你们。”我此刻好想笑,我已经不知道我到底是哪里疼了。

  “对不起,对不起,洛儿,我们不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事情或许并不是他们看到的那个样子。或许是他们错了:“我帮你疗伤。”杜子彤向前去,就要施展自己的疗愈术。

  “滚开,我不需要——”我愤怒的推开杜子彤,他们在我眼中,不知为何,好丑陋。

  我转身就朝山下跑去,不知道该去哪里,何处是我的容身之地。我甚至不清楚,我到底为什么会被这样对待。

  落雪山脉上的众人和众灵兽灵植呆了几秒,就乱成了一锅粥。尹杰几人是看到凌霜洛跑走的方向是护国镇而慌,他们怕凌霜洛神志不清,而伤害了护国镇的人,更何况封魔大阵的修复之法,他们还没有拿到。而灵兽灵植们慌的是锦歌临走前给他们下达的命令。

  我心里很慌,因为我看不到任何颜色,似乎也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了。我拖着步伐走在我和哥哥们走过无数次的护国小镇的路上。可我的耳朵里听到的似乎是惊惧的尖叫。我想叫住一个人问问,可他们看到我都是害怕,恐惧,甚至是连滚带爬的跑开。

  一切按部就班但又惬意的小镇居民们,本来一切如常,可不知从哪儿就跑来了一个全身是血,还绕着黑气的——人。她每走一步,都会留下一串血印子。有学识的人立刻就认出了这是怨灵,可怕的怨灵,曾经屠过城的怨灵。

  于是,整个小镇就开启了无尽的尖叫和恐惧的逃亡。路边的小摊贩们根本就来不及收,本能的撂下自己的财产,开始加入逃亡的大军。他们都朝学院跑去,因为他们知道,那里面都是能人。这夺命的逃亡不知踩死踩伤了多少人,毁坏了多少街边小摊。

  未宓本来还在哄小子旭,可这惊天动地的动静让她不得不出来看一看。

  一股血腥味第一就冲击了她的鼻腔,随后她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全身怨气缭绕,头发一半白色,一半黑色的的女子。

  可她清楚的知道,这女子还不是怨灵。那女子慢慢朝她走过来,等走近一看,未宓立刻就瞪大了双眼。因为她看到了女子脚下盛开的冰莲花,她只在一人身上看到过。

  她急忙放下小子旭,冲过去,扶住摇摇欲坠的洛儿:“洛儿,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未宓只听到这样一句话,就只有晕过去的冰凉的洛儿。

  未宓轻轻拨开洛儿散乱的头发,只一瞬间,泪水就如泉涌般留下。她看到洛儿脸上七八条利刃划过的伤痕,还在流着血,甚至肉已经向上翻卷起来。抱着她的手湿哒哒黏糊糊的,她立刻反应过来,那血是她自己的。

  小子旭在一旁大哭起来,哭的撕心裂肺。似乎是知道自己的干妈受了委屈。未宓将凌霜洛用灵力小心的托起,再抱起恸哭不止的小子旭快速进入房间,将两人安置好以后,又将门窗锁紧,营造出没有人的样子。

  未宓庆幸自己害怕小子旭受什么伤,所以什么类型的药都买了些储备着,现在正好可以派上用场。当她小心的松开洛儿的衣裙,身上的伤口更是触目惊心,有利器,也有灵植击打的伤痕。除了体无完肤,她找不到其他的词形容。

  她想象不到,洛儿怎么会受这样的伤,不是星辰殿下他们在吗,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疑问只有等洛儿醒来才能知道,她流着泪替洛儿上完药,又小心的给她换上了一套新的衣裙。

  :。:

看过《净灵之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