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净灵之役 > 第八十九章 视作生命的坚持

第八十九章 视作生命的坚持

  生活总是让人觉得绝望且无可奈何,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自己已经在两年前死了。可我怎么割舍得下星辰哥哥,哥哥,如今还有锦歌姐姐。或许正是因为还有牵挂,所以无论再怎么辛苦,也还是想要坚持下去。

  可是相见却不能相认,确实让我痛苦不堪。他们都是我最爱的人啊,我真的好想冲过去,抱住你们,说一句,我好想你们。可我真的不敢,也真的做不到。

  “殿下既然这么想他们,为什么不大胆相认呢。”雪玉牡丹不懂,明明可以直接相认,为什么还要躲躲藏藏,甚至就在面前了,还是不愿意相认。

  “我如今是一个只能依靠掩盖才能站在人面前的怨灵缠身的人啊,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顶着英雄女儿名号的凌霜洛了。如果我不是你们王认可的人,恐怕现在你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我吧。”这样的回答是她们始料未及,但却是绝对会出现的情况。没错,她们花族确实也厌恶怨灵,仇视魇帝和他的手下。

  只听得凌霜洛继续说:“花族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人。倘若我真暴露了,哥哥他们会怎样,爸爸他们又会怎样,刚刚出世的四家族又会怎样?他们会有一个令他们永远抬不起头的怨灵妹妹,怨灵女儿,怨灵族人——”

  “可他们未必会这样想,也未必会介意啊。”傲雪寒梅冷不丁的说道。

  “可我会这样想,我会介意。我不希望他们一辈子被指指点点。”我真的不想。

  每个人或许都想要守住他心中那最后一点点骄傲,而我最后的尊严,就是宁愿做一个死人,也不愿做一个人人恨而欲诛之的人。你可以说我哪来的狗屁坚持,你可以说我虚荣心作祟,但请不要剥夺我最后的坚持,因为,那可能就是我视作跟生命一样重要的东西。

  没有人再说话,一路安静的回到了住处。

  不久后的雪玉牡丹和傲雪寒梅才终于明白,尽管她们的殿下什么都没有做错,但一身的怨气足以让所有人都置她于死地,哪怕是她救了他们。人类真的很奇怪,他们的偏见让他们像一群发了疯的动物,没有理智。他们从来不会反思自己,因为,他们觉得是错的,就一定是错的,没有丝毫的余地。其实,对与错哪有那么清楚的界限,可人总是硬生生的把它划分的清清楚楚,并把其奉为最高的真理。

  “殿下,你现在太虚弱了,好好休息一下吧。”回到了住处,并蒂雪莲有些心疼,把凌霜洛扶到床上躺好后,温声细语的说道。

  “谢谢你们——”我真诚的表示感谢,随后静静的睡了过去。

  是疼痛把我从沉沉的睡眠中叫醒的。哀伤的曲调,充满思念的箫声钻入我的耳朵,又钻入我的大脑,让我的眼泪又一次止不住的往下流,心止不住的疼。星辰哥哥,你这是要了我的命啊——

  “啊——”我终于还是抑制不住的大叫了一声,为我的无能为力,为我的现在的不堪,更因为我难以控制的命运。我终于还是哭出了声,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殿下,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并蒂雪莲,雪玉牡丹和傲雪寒梅大惊,赶忙冲过来,各种查看。

  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我一把抱住了她们中的一个,趴在她的肩头,哭道:“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为什么会这样,我好痛啊,全身都好痛,心也好痛。”

  被死死抱住的傲雪寒梅身体僵硬,她从没有被这样抱过,也从没有人这样对她哭诉过。但僵了一会儿,她开始尝试着抱住她,温声安慰:“你什么也没有做错——”这是并蒂雪莲和雪玉牡丹从未见过的傲雪寒梅。

  并蒂雪莲看到面具下流出了一滴滴血迹,浸入了傲雪寒梅的衣衫,她不由害怕,赶忙去查看公主的其他地方,她看见,淡蓝色的衣裙上似乎已有隐隐的红色……

  “殿下,我们看看你的伤——口好不好?”并蒂雪莲声音有些哽咽,轻轻问道。

  “嗯——”得到同意,并蒂雪莲轻轻拿下了凌霜洛的面具。

  并蒂雪莲看着凌霜洛的脸,默默的红了眼。一条条伤口触目惊心,血肉清晰可见,现在张着口的伤口上正流下一条条蜿蜒的红色小蛇,隐隐可以看见一丝丝的黑气。雪玉牡丹只看了一眼,就别过脸去。花族是最爱美的族群,这样的容颜让她们想要作呕。

  并蒂雪莲强忍着泪水和心里的不适,用灵力擦去留下的血迹。

  本来已经睡去的巾帜和王令听到了声音,也急忙起身朝这里冲来。门因为刚刚三人冲进来还没有来得及关,所以两人直接冲了进去。而他们冲进去看到的第一眼,就是那张布满伤痕,恐怖至极的脸。

  王令只看了一眼,就被吓得跑了出去,直捂着肚子,狂吐不止。巾帜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也确实吓得坐到了椅子上,缓了很久。他甚至没敢抬起头去再看一眼。

  “很丑吧——”过了许久,巾帜听到了这样一句带着哭腔的话。

  巾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花族之人皆以美貌著称,三位花主已是人间难得一见,他原以为这花族公主殿下,至少也有如凌霜洛殿下那样的美貌,而如今这确实是颠覆了他的认知。巾帜鼓足了勇气,缓缓抬起了头,那一道道往外冒血的仿佛张着巨口的伤确实是太过有冲击力。可他忽然被那眉间的散发着淡淡的冰蓝色光的印记吸引,他似乎感觉到了美和至高的净化力量。但周围的伤口又将他拉回现实。

  “对不起——莫念殿下。”巾帜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终于蹦出来这样一句话。

  “看来真的很丑,看都没法看吧。”这样的我,果真不能见星辰哥哥了,他是那么一个谪仙般的人物,而我已经是个怪物了。

  并蒂雪莲看到了一脸失望的殿下,又看了看已经止住了的血迹,想说什么,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是默默的又帮凌霜洛戴上了面具。

  而后并蒂雪莲和雪玉牡丹一起出手,帮凌霜洛止住了身上伤口的流血,用灵力帮她减轻身上伤口的疼痛。

  “殿下,怎么会突然——”这样,雪玉牡丹不解的问,明明回来以后一直都好好的。

  “我刚刚听到了很悲伤的箫声,不远,但现在已经远了。”三人立刻明白了,星辰就在附近。

  而缓了很久终于鼓足勇气进来的王令和坐在凳子上自责的巾帜却一头雾水。

  相见却不能想认很痛苦,但就在眼前却始终不能靠近才最为煎熬。如果他知道,自己会让她痛苦不堪,他又该怎么自责,只怕会立刻离开,永远不与她靠近吧。原来,爱真的会让人痛苦不堪。

  :。:

看过《净灵之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