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净灵之役 > 第九十章 不曾亏欠,何来亏欠

第九十章 不曾亏欠,何来亏欠

  屋子里沉重感无处不在,王令还在舒缓自己的心脏,哪怕是混迹战场多年的他也未曾见过这般伤口。不是说没有看过完全腐烂的,但这花族公主的脸,像才刚刚被割裂一般,还散发着浓浓的,让人无法适应的血腥味。不过好在面具戴上了,他忍不住好奇,怎样的人,才能把花族的公主伤成这样。

  巾帜用从未有过的怜悯之心看着这个平日里不爱搭理人,说话不太友好的花族公主,莫名心疼。花族人多爱美啊,她这样的在花族里面应该很难立足吧。那她又为什么要来帮助人类?这个问题猛然间窜出来,让巾帜忍不住想要探究。可现在的他问不出,也不能问。

  雪玉牡丹和并蒂雪莲长呼一口气,可她们知道,公主殿下真的伤得太重了。现在又有星辰灵属对她的伤害,无疑是雪上加霜。她们真的好希望王上可以早点回来,带着续命的东西回来。

  “我饿了——”感受到屋子里的微妙的气息,我知道是因为自己,所以就该我来打破。

  “有吃的,我这就叫人拿来。”巾帜一听莫念公主说自己饿了,赶忙起身回道,还没等人回应,就自顾自出去了。没过多久,就有脚步渐渐靠近,应该是巾帜回来了。很快我就听到碗碟敲击在桌子上的声音,感觉到了来人的不悦。

  “真以为自己是花族公主,就大晚上的使唤人了。”很不满的,带着些愠气的女声。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对此,我只能真诚的道歉,因为,我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听来,应该很晚了吧。

  只听得一声冷哼,就只剩下了远去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听不见。

  “怎么样,怎么样?”那女人刚回到房间,就有其他几人来打听消息。

  “哼,真以为自己是公主了,白天那汲灵蝶皇不是那么嚣张,此时,也让这公主尝一尝这补品的滋味。”刚刚的女声此时听来极为刻薄恐怖。

  “你做了什么?”其余人不由来了兴致。

  “不是说花族貌美,不过是放了点让她毁容,烂身子的药而已。”说的是那么轻松。

  “你就不怕被发现?”

  “怕什么,我早听说了,花族治愈能力高强,这药不过是压制一下她的灵力,早听说她灵力高强,这药只要用那灵力一抵消,就没什么事了,根本控制不了她多久。顶多也就让她难受几分钟而已,再说那么难喝,她能喝多少下去,这只不过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说话的声音不以为然:“就算暂时出了什么问题,我只说天太黑,没看清不就行了。”

  众人皆为她所做感到出了一口恶气,都笑嘻嘻的拥着她上床休息。

  “殿下,你小心烫,慢点喝。”并蒂雪莲抬来一碗稀粥,中间似有点点褐色的颗粒,但几人并没有多心,毕竟这是人类的吃食。

  我接过,胡乱吹了几口,就喝了一大口,什么味道也没有,我没多想,又喝了几口。

  “这东西这么好喝吗,还是殿下你真的太饿了。”看着大口大口喝着稀粥的公主殿下,雪玉牡丹不禁调侃,想要缓解缓解这一直有的沉重感。

  “其实什么味道也没有。”我如实回答。

  “啊?”雪玉牡丹没想到是这样的回答,转身走向桌上剩余的稀粥,拿起勺子,舀起一点点送入嘴中。

  “呸——”刚刚入口,雪玉牡丹就狠狠吐了出来,皱眉道:“这是什么东西,那么难喝,你们就吃这种东西?”

  傲雪寒梅直接抢过凌霜洛手中的碗,仰头喝了一口,立刻摔了碗,真的好难喝。并蒂雪莲则是走到雪玉牡丹旁边,同样拿起勺子,吃了一口,也是直接吐了出来。

  巾帜和王令见状,以为是花族不会吃自己的菜,但还是试探性过来尝试一下。

  入口要命,这是王令的第一反应,这东西难吃的要命,他开始怀疑这花族公主是怎么喝下去的了。巾帜自不必说,心情复杂,这是他找人做了端来的。

  “别喝了吧,我再去叫人重新做。”最后只能满怀歉意的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听此,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我没有味觉了。想试一下我的其他几感有没有出问题,我赶忙尝试着用鼻子嗅周围的味道,抬起手闻了闻手腕处,曾经浓浓的血腥味现在什么都没有,什么也闻不到。我慢慢低下头,我的味觉和嗅觉已经没有了,只希望我的听觉不要那么快丧失,我的死期就要到了吧。

  “不用了,我吃饱了,很好吃——”明白了一切,我不想麻烦别人了。

  “对不起,这……”巾帜说不出话,真的好吃吗?

  “……”并蒂雪莲三人明白了什么,没再说出一句话。

  突然觉得全身似有些刺痛和瘙痒传来,很轻,但全身都难受。

  “殿下——你的手——”并蒂雪莲三人突然大叫了一声,因为她们三人看到凌霜洛的手背在溃烂,皮肉都变黑了,似乎还有脓水流出来。

  三人直接拉起了凌霜洛的手,拉开袖子,手臂,手臂也是这样,特别是原先的伤口处,开始泛黄,溃烂,甚至连怨气都没有阻止住这种溃烂的局势。傲雪寒梅直接揭开凌霜洛的面具,脸——脸竟然也开始溃烂了,这是怎么回事?

  面具上的汲灵蝶皇再也忍不住,直接冲了出来,灵力朝凌霜洛眉心的冰莲印记处注入,溃败的局势才算止住。

  “人类果然还是和之前一样丑陋不堪,现在竟然廉耻也不顾了,对一个已经毁了容的孩子也要这般赶尽杀绝。”倾羽朝巾帜和王令所坐的地方狠狠一挥,一道漂亮的碟翼就朝两人袭去。两个习惯性避开,桌椅直接在这道碟翼飞过后,化成了粉末散在了空气中。

  “我们何曾……”王令真是委屈极了,他们什么都没做啊。

  “不要说了——”我死死抓住我的衣裙,最后还是无力的放开了:“算了,蝶皇陛下,我累了。”

  “你——”倾羽看着小洛儿死死的抓着衣裙,又放开的无力模样,恨铁不成钢。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倾羽看到,凌霜洛的眉心冰莲印记光一闪而过,接着那不多的黑丝又有一根根变成了白发。黑发,所剩无几了。

  “我们走吧,我已经决定了。”封灵大阵,我已经可以构造出来了,但不是在这里。云淼国边境,是最好的地方。至于这里,我还会回来,魇帝,你已经迫不及待要跟我最后一战了吧。

  我转向巾帜他们的方向,至于你们,我从来都没有亏欠过。我再也不会因为身负怨气而一再忍让,我没有做错什么,生而为人,从未亏欠。

  “好——”四人只是简单的回答了这一个字,没有多余的话语。转身,离开,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我重新带好面具,运开怨气支撑住自己,浓黑的怨气离开围绕在凌霜洛身旁,看起来比魇帝残灵周围的怨气还要恐怖。两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现在的他们根本动不了,被面前这个刚刚还是虚弱的花族公主控制着,动弹不得。这股力量,比魇帝的残灵还要可怕,两人已做好了死的准备,毕竟是杀人不眨眼的怨灵。

  可他们没有死,巾帜只听到:“你不是好奇我怎么知道云淼天国边界怨灵在集结吗,这就是答案。可本殿从未做过对不起任何人的事。如果你们还肯相信,这里——洛水,还很危险,这是我给你们最后的忠告。”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从刚刚的窒息感中缓解过来。原来,在这样的绝对恐怖实力面前,自己只是蝼蚁。而她,居然是怨灵,她的话,还能不能信——

  :。:

看过《净灵之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