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净灵之役 > 第九十一章 孰善孰恶

第九十一章 孰善孰恶

  洛水的上空似乎又出现了一层淡淡的黑雾,薄薄的,像一层黑纱,将洛水笼罩了起来。

  “怨灵,她居然是怨灵,队长,我们去告诉亲王——不能让她活着出洛水。”王令猛的站起身来,有些慌乱。

  “可她确实没有做什么事。”不知道为什么巾帜脑子里总是回荡着她说的那句话,可本殿从未做过对不起任何人的事。他相信,他真的相信这句话。

  “队长——你醒醒,”王令觉得自己的队长疯了,使劲抓住坐在地上的巾帜的衣领,一把把巾帜从地上提了起来,大声吼道:“她是怨灵,你相信一个怨灵的话吗?”说完,再不顾巾帜,自己跑了出去。

  “你说什么?花族公主竟然是怨灵,去,给我集结一个千人小队,拦住,杀无赦。”得到消息的天炙亲王只思索了片刻,就直接对着王令下达了命令。说完,又小声对王令说道:“动静小一点,如果可以,务必把她手中的载灵囊和冰莲冠带回,花族与魇帝勾结,不配拥有这样的宝贝。”

  “是——”王令接令,直接转身,出门以最快最小的动静整理好了队伍,直接出发。他料到她们必定没有走远,并且出洛水只有一条路。

  “殿下,他们不会轻易放我们走的。”雪玉牡丹提醒道。

  “自然不会,更何况我身上可是有他们想要的东西。”我冷笑道:“我们先出城,出城之前他们是追不上我们的,出城之后,剩下的交给我,我来解决。”

  “是——”

  王令带着人全速追上来,看到前面果然出现了几人身影,赶忙冲了上去。可前面的几人跑得极快,王令不忘亲王吩咐,想要抓活的,拿到那东西。因此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全员加速追赶。

  看着追赶而去的几千人,几人从后面慢慢走出。

  “阵仗还真不小。”雪玉牡丹冷哼道。

  “就这么想要我们的东西,明明可以击杀却想活捉,想必还想把我们抓回去邀功吧。”并蒂雪莲看着凌霜洛,故意说出了这样一番话。她真的想让公主殿下彻底对人类失望,她太心软了。

  “自己选择的,希望他们不要后悔。”傲雪寒梅毫无感情,冷冰冰的说道。

  没错,他们追赶而去的地方,正是我当初不小心闯入,被怨气困住的林子,我叫它亡灵之地。我本不想,可你们既然要杀我,就不要怪我。听人说,害人终害己,果真是不错的。

  巾帜很担心王令,他知道,王令一定会去追她们。他害怕王令会出事,但也害怕她会出事,他循着路追了上来。但奈何他才刚刚到这里,根本不熟悉这里。不过好在他遇到了霜雪天国亲王尹玉,时间紧急,他也顾不得那么多,只能请求尹玉帮忙。

  路上,巾帜不得不跟尹玉说明一切,但最后他还是加了一句:“我相信她,第一次就是她告诉我们封印有异,还故意化作我们的人传消息,我们才得以早做准备。我相信她是真想帮我们,不然,以她的实力,完全可以联合魇帝残灵将我们一网打尽。而且,她会构造封魔大阵。”

  “你说什么?她会构造封魔大阵?”封魔大阵至今只有洛儿和两位尊者会,花族公主怎么可能会,莫非,她真的是……

  “真的会,载灵囊也是她构造出来的。”巾帜真的不相信她会害他们。

  “我知道了,但现在还是先找到王副队吧。这只有一条路,我们跟着走就是了。”尹玉其实也很担心,特别是今天星辰一直说那花族公主是洛儿。他对洛儿一直都有一份愧疚,可他也有无奈啊。

  “有人来了——两个人。”我听到有急急的脚步声传来。

  “那我们要不要——”并蒂雪莲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凌霜洛说道。

  “已经发现我们了,没有必要。”里面有一个灵属很高的人,我们没有刻意掩藏,他已经发现我们了。

  “我们走——”我已经知道是谁了,从远处传来的隐约可以辨别的声音,那个让我失望至极的霜雪天国亲王。

  “且慢,花族公主为何连夜要走,小王还未尽地主之谊,招待过几位呢。”

  “何必这么虚伪?你这样让本殿觉得很恶心。”由于刚刚那个药物的原因,我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

  尹玉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丝毫没有给他留有一丝面子。

  “王令呢,他在哪儿?”见她平安无事,巾帜松了一口气,但不见王令,巾帜的心不免又提了起来,他们都追到了几人,巾帜怎么可能还没有追到。

  我指了指那亡灵之地的方向,笑道:“那可是个好地方,你说对不对,亲王殿下?”

  尹玉看了一眼,直接急了:“那林子那么危险,你怎么能——”

  “打住,本殿可没有逼着他们去,”我停了两秒,继续说道:“本殿没有亲手杀死他们,已经足够仁慈,真以为带几个人就可以杀了本殿,天真。本殿劝你们,还是快去追的好,如果真进去了,可是就损失了不少对抗魇帝的力量了啊。亲王殿下最为珍惜的,可就是这些力量啊,对吗?”

  尹玉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为了拉拢云家,而伤害了洛儿他们,一直是他难以释怀的事。这个花族公主话中有话,让他忍不住多想。

  “亲王殿下,还请您带路,巾帜在这里谢过了。”巾帜看不懂面前这个曾经的女孩了。跟之前相比,现在说话尖酸刻薄,处处都是锋芒。最重要的是,她真的没有顾及一点感情,对自己的好兄弟出手了。巾帜只觉自己看错了人,如果自己的兄弟出了事,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恶魔一般的人。

  “自然——”尹玉根本来不及继续深究,那林子之恐怖,他是知道的,只能匆匆朝前带路。

  两人走后,我长长呼出了一口气,想起他曾经对我们的好,又想起了他绝情的选择保护云家。这事,我到现在也难以释怀,也根本释怀不了。

  “我们走吧——”冷静了一会儿,我踏上了前往云淼天国边境的路途。

  淡蓝色的冰莲花在地上盛开又消失不见,虽然淡淡的,但确实是有。

  王令疯狂的追击着近在眼前却又感觉很遥远的几人,体力逐渐有些不支了的感觉。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不能让几人跑了。

  当巾帜和尹玉拼命赶来时,发现王令他们正在原地到处乱跑,而他们前面有四个和并蒂雪莲她们一样的身影。两人自然知道这不是真的,几道灵力打去,那四个身影就变成了四片花瓣,隐隐还能闻到一种奇特的香。

  尹玉用灵力照亮仔细看了周围,他心惊的发现,他们待的地方刚好是这林子的入口。尹玉心有余悸,又突然想到,她恐怕没想过真要杀了他们吧。

  永远不要用最坏的心思去评定一个人,孰是善,孰是恶?谁又说的清呢。但一个人看他人的心理,确实是可以反应一个人的真实心理。也就是说,你心里是什么模样,你看到的人也是什么模样。

  :。:

看过《净灵之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