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净灵之役 > 第九十八章 史诚仁

第九十八章 史诚仁

  天空早已大亮,太阳也早已爬上了山头,不远处的天空中飞来了一只白色,拖着长长的如纱织般的尾巴的飞鸟,叫声急切而响亮,这叫声与它的形貌倒是真的完全不符。

  正在睡梦中的云淼天国边境驻军队长史诚仁立刻惊醒,慌忙爬起来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嘴里还大声叫着人去迎接那传信的云鸟。

  史诚仁胡乱穿好衣服,早有人捧着那云鸟送进来,高高举过头顶,卑躬屈膝的送到史诚仁面前。史诚仁小心翼翼的接过云鸟,拿下绑在云鸟脚上的信纸,颤抖着慢慢拉开。看完信后,长长舒了一口气,没过几秒,又立刻紧张起来。

  “快,快去把所有人都给本队长叫起来,叫他们给我精神点。”说完,自己先跑了出去,见外面没有人,暗自送了一口气,看到无人把守,直接冲进了值班室,一脚一个踢得值夜的四个护卫队员一脸懵。

  “还不快起来,要是让那几位殿下看到我们这个样子,你们还想不想在这里干了。”

  “什么——什么殿下?”

  “什么殿下?除了我们的公主王子,还能被如此重视的不就只有死掉那几个人的孩子了。”史诚仁边说边一人又给了他们一人一巴掌,又看到了桌子上的几张已经陈旧的木牌和一个都快褪色了的七面骰子,又是一人踹了一脚:“还不快把这些东西收起来,一帮不知好歹的狗东西。”那四人早被踹清醒了,也懂自己家的队长为何如此紧张了,赶忙爬起来收拾。

  史诚仁见状,不再在这里停留,赶忙冲向了其他地方,开始安排。

  “这些大人物也真是麻烦,好不容易消停了几天,又来,我都还没有睡好。”四人中一个顶着大大的眼袋,打着哈欠,收拾东西的人抱怨道。

  “就是,队长也真是的,每次这些大人物一来,就要我们做着做那,真不懂,平时不见他那么……”另一个消瘦,满脸倦意的三四十岁的人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微胖,长得白嫩大概三十多岁的青年人打断。

  “你可别说了,万一被他听到,又要罚我们的钱了。”

  史诚仁可没有时间去管他们说什么,现在的他正在点兵点将,准备安排他们去巡查区巡视,派人去把守住路口,见到有人来所应该有的礼仪。一切安排妥当,明明不算热的天气史诚仁却已经被汗打湿了衣服。

  回到房间,史诚仁又拉开了那张小小的信纸:星辰殿下,凌天宇,锦歌殿下已前往边境,本殿与其他四国殿下不日也将到达,望队长务必好好招待。署名是昌和。云淼天国昌和公主寒芮,深受国民爱戴的公主。

  巡视的护卫队员们各个打着哈欠,迷迷糊糊的走在巡视的路上。猛然间看到坐在阵法不远处的三个人,吓得一激灵。

  “你们是谁——”领头的小队长把手中吃了一半的棒状的面瓜直指凌天宇三人。后面昏昏欲睡的众人也是瞬间清醒,到处找可以拿的东西,早已乱了阵型,凌乱不已好在有机灵的人已经往回跑了。

  凌天宇转过头看了一眼,更是怒火中烧,只觉得辣眼睛。遇到危险这般模样,连灵器都不会召唤,灵属状态都不会进入,谈何战斗,谈何活着。

  “这里可不是谁都能来的,还不快老实交代,报上名来。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那小队长继续拿着面瓜指着凌天宇三人。

  凌天宇一把戟飞出,那小队长只感觉扑面而来的压迫感,直接逼出了自己的灵属嗜血刀,自己灵属也不差,已经是升灵界高级,可却一点招架的力量都没有。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面瓜被削成了无数薄片,而自己却什么都看不到,只看到轻飘飘的面瓜薄片在空中散开。然后就看到那一道残影直直冲向自己。大脑已经告诉自己要跑,可手脚已经不听使唤。空气仿佛凝固了,自己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凌天宇见状,更加生气,本以为各国护卫队的质量就算有些许不同,可应变能力和危机感都应该是具备的。可这,实在是一塌糊涂,遇到危险首先不会召唤灵属状态反抗,反而这般随意。而他身后的队员更是差劲,同班遇险,不但不会帮忙,反而退避三舍,这样的队伍怎能放在这样重要的地方,怎能驻守在这么个随时可能流血的地方。

  锦歌转过身看到站在原地,全身抖个不停,特别是右手,都快要抖断了一般。满头大汗,目光呆滞的那人,身后的人满脸恐惧,离前面这个人数十步远。

  锦歌正要走过去看看,别被吓傻了可不好。但不远处似乎跑来了一个肉球。跑近一看,满面油光,满脸通红,满头大汗,挺着个大肚子,衣服穿得不太齐整的矮个子喘着粗气,身后跟着数十个人,朝他们这边冲来。

  锦歌走到了凌天宇左侧站好,抱住了凌天宇的左手。

  那群人跑到他们前面,为首的那个人半天都没有喘上气,双手支着膝盖,大口呼着气。锦歌感觉得到那人在不停的打量着他们。不多时,只缓了一下,那人就急忙问道:“敢问几位可——可是星辰殿下,凌天宇和锦歌殿下。”

  “正是。”凌天宇不喜的回答道。

  早有人跑过来在他耳边说了这个过程,史诚仁又看了一眼自己的部下和部下身前的那一支长戟,他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圆圆的眼珠子在细长的眼眶中转了又转,这些贵族子弟总是有一些坏脾气,他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只是他主动认个错就可以过去的事。

  “还不快把这狗眼看人的东西拉下去,等会儿交给几位殿下好好处理。”先还是严肃的声音,转过头便已换上一副笑容,满是欢喜:“禀告几位殿下,小人姓史,名诚仁,是云淼天国边境驻地的队长。公主殿下早就传信给小人,只是太过匆忙,没来得及通知下属,冒犯了几位殿下,希望几位殿下多多见谅。”

  “哼——”凌天宇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锦歌知道凌天宇正在气头上,扯了扯嘴角,笑道:“史队长,你觉得这封魔大阵如何。”

  史诚仁一愣,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史诚仁想不通,但很快想到,这封魔大阵是他们父母设计构造,他必定不能说什么错话,低头稍稍思索了一下,史诚仁就抬起头来,第一次正视这个公主。

  一道寒光闪过自己的眼睛,强大的气息席卷而来,身后不少人已经被压迫到跪在地上,抬不起头。史诚仁的心瞬间漏了一拍,只觉得咽喉干的像一口枯井,狠狠咽了一口口水。艰难的抬起头,就看到了凌天宇手中拿着的戟,冒着寒光。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刚刚竟然看呆了,这不是在得罪人吗。自己简直糊涂。

  “谁敢抬起头来,我就挖了谁的双眼——”充满怒气和威胁的声音让所有人全身一颤,头低的更低了。

  “殿下恕罪,封魔大阵自然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阵法,保护了灵域,保护了苍生,是最伟大,最坚固,最强大的阵法。”史诚仁只想快点过去,这人的压迫感太强。

  “哈哈——”锦歌笑了,可这笑声却无比瘆人,只听那声音继续道:“这封魔大阵啊,是我见过最可笑的阵法,看似强大,其实不堪一击。你说对不对,史诚仁队长?”

  史诚仁全身一冷,他怎么会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他们看到了什么。

  空气瞬间凝固,冷到了极点。

  “你们走吧,我们只是在这里待一段时间罢了。”星辰最后发话。

  见其余两人也没有说话,史诚仁赶忙让众人退去。先前的那小队长是被人拖回去的,他的身前有一个周围裂开直径一米多的大坑。

  见众人走得差不多了,史诚仁向三人说明准备好的房间和衣物吃食,但三人都拒绝了,他只得退下,等昌和公主的到来。

  锦歌拥抱住凌天宇,头埋进他的胸膛里。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太多,也让她明白了很多。凌天宇收回灵器,反手抱住锦歌,看向远方。

  珍惜眼前人,莫待失去之时,空留遗憾和悔恨。这一个月的洛水,已经埋葬了太多的泪水,鲜血,悲伤,还有那永远不会再回来的一条条生命。珍惜,这或许就是他们明白的最浅显的道理。那些痛彻心扉的悲伤,那些痛入骨髓的生死离别,太过沉重——

  :。:

看过《净灵之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