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净灵之役 > 第一百零九章 贪嗔痴

第一百零九章 贪嗔痴

  凌天宇和锦歌相互搀扶住,才勉强站稳,星辰扶住了一旁的一棵树,被震的全身发麻。

  倾羽和雪玉牡丹倒是没有怎么受影响,四目直勾勾的看着红光大放的地方。

  “在哪里——”五人几户是同时说出口,而后直奔那个方向而去。

  红光褪尽,众人只见一个披着白斗篷,身后黑气冲天的身影一脚踩着常衡刚刚扔出去的铁锤,一手扶着锤柄,她的旁边躺着还躺着两个人。

  常衡想将自己的灵器召回,奈何他再怎么召唤,那铁锤都纹丝不动。顾及到自己的威严,他又不敢太过明显的出力,脸憋的通红。好在是晚上,众人的注意力也不在他身上。

  刚刚的攻击直接打断了我帮杜子彤的经脉修复,我虽然已经修复了她的很多经脉,但双腿上的经脉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打断了。

  周围不知为什么也突然出现了很多的怨气,不是我身上散发出去的怨气。透过怨气,我又能看到周围了,甚至是他们每一个人。

  “子彤,小蛟——”尹杰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一旁昏迷不醒的两人,立刻冲了上去。

  “殿下,小心——”身后的霜雪天国亲兵们大喊。想要跟过去,却怎么也不敢过去。其他四国的亲兵们也召唤出了灵属,死死盯着我。

  他们可真敢啊,这么多灵主界的高手啊,已经可以算是洛水的半数实力了吧。完全不顾洛水了吗,当真是无可救药。

  尹杰冲到两人跟前,推了推两人,又探了探他们的鼻息,还有,可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怎么叫两人都没有反应,这让他把矛头对向了抬着铁锤,戴着面具的身影。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可笑——”我真是无语了,什么“好事”都有我。

  凌霜洛的嗓子已经好了,尹杰一听就知道了她是谁。大声怒喝道:“你果真逃出了地牢,你有什么怨可以发泄在我身上,又何必对他们出手。凌霜洛,我真后悔当初在落雪山脉上没有杀了你——”

  我的心突然扭起来的疼,心里委屈的想要哭出来,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所有的锅都要我来背,就因为我身上的怨气吗,可我从来都不想拥有。

  “怎么?没话说了吗,凌霜洛,你就是给你的父母抹黑,给你的家族抹黑——”尹杰觉得凌霜洛跟在护国学院的时候已经不一样了,再也找不到如此心狠手辣的人。

  脑子里似乎有一根弦突然就断了,我手对着尹杰虚抓一吸。尹杰只觉得呼吸一滞,转眼自己的脖颈已经被握在了别人手里。

  “殿下——”众人大惊,但又不敢动手。

  “你再说一遍——”我怒道。尹杰看到,面具下紧闭的眼睛猛的睁开,死死的看着他,越来越红,她身后的怨气也越来越浓,阴影越来越大。

  “怎么,我说错了吗,你就是凌家的败类,四大家族的耻辱,我恨不得杀了你——”尹杰也红了眼,挣扎着吼道。

  我一把甩开了尹杰,全身颤抖,大声吼道:“带着这两个人,滚开,滚开啊——”眼泪止不住的流下,原来这个世界还是没有变,从来也没有变过。

  巾帜呆了,这个人,这个怨灵,居然是那个成功破解封魔大阵,笑容绝美的凌霜洛。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以——巾帜瘫倒在地,一直摇头。

  尹杰自知自己打不过她,更害怕她发疯再对子彤和小蛟出手,抱起杜子彤,灵力卷起尹蛟,朝众人的方向去了。霜雪天国的亲兵们赶忙过来接应,一部分仍旧死死盯着凌霜洛。

  寒芮不敢相信星辰殿下喜欢的人竟然变成了怨灵,本以为她是个优秀的人,没想到如此让人恶寒。这样的人,又怎能配得上星辰殿下,怎么可以留着诬蔑星辰殿下的名声。想到此,寒芮怎么还能忍得下去,直接下令:“云淼国人听令,诛杀怨灵。”

  “是——”话音刚落,云淼天国的人便全数出动,立刻冲上前去,围攻而上。其余四国哪肯落后,也赶忙围了上去。

  瞬间,林中五彩斑斓,炸裂声不绝于耳。我处处避让,可众人却步步紧追,处处是杀机。每个人都想一击必杀,都铆足了劲儿,毫不留情。

  常衡见凌霜洛四处躲避,眼睛更是瞄到了她手上灵光一闪的冰莲冠,手控制不住的朝着她下一秒唯一能躲避的地方,全力抡出灵器缚灵锤。

  两物相撞发出了巨大刺耳声让众人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周围被血红色的光围住,众人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尹杰借着光看到了常衡脸上了那诡异的笑,身体忍不住一抖。

  红光散去,众人看到凌霜洛趴在地上,前面是一只血红色的汲灵蝶挡着,下一秒,那血红色的汲灵蝶就化作了红光,回到了凌霜洛的手上,先是血红,后又变成了白色,最后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了距凌霜洛的头几毫米的还有点点红光的缚灵锤。

  “糟糕,小洛儿危险——”倾羽大喊,直接化作了一只血红色的巨大汲灵蝶,周生红光,直直冲向刚刚红光大作的地方。周围的树木感应到了红光,皆弓腰直接排成了两列,让出了一条道路。

  雪玉牡丹直接化为原身,顺着花藤紧跟在倾羽的身后。

  资历老些的人自然知道了刚刚那是什么东西,那是汲灵蝶皇族才有的记号。

  一道闪电再次劈下,众人的脸色一变再变,最终都疯狂的看向凌霜洛,他们有五国,不怕区区汲灵蝶族的报复。他们的身后皆淡淡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轮廓。拿到那两样东西,他们根本就不用惧怕灵兽和灵植,说不定可以一举拿下灵兽灵植各族。

  “一举拿下灵兽灵植各族,那时候,想怎么处置它们都可以,毕竟只是一群畜生而已……”脑子里不断传来这样的声音,无数个。看着他们身后的怨气形成的轮廓,我笑了。

  口口声声说着要铲除怨灵的人,其实才是真正的怨灵吧。他们那丑陋的嘴脸,肮脏的内心,其实才是有怨气的原因吧。

  “你们,找死——”众人扑向凌霜洛的身体突然停滞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我慢慢站起身来,仔细看了看这些高手,怨从何来,不过贪、嗔、痴。

  “你们如果不贪图我的东西,就不会死在这里。我处处让着你们,你们却非要逼我动手,那我就不跟你们客气了。”我笑着对他们说道。说完,双手控制怨气,一丝丝,一缕缕朝他们身上缠去,越勒越紧,灵属状态纷纷被逼退,灵力保护消失。怨气像丝线般勒进他们都肉里,然后血开始慢慢渗出。

  常衡看着凌霜洛拉着面目狰狞的,痛苦不堪的十几人向他一步步靠近,早已汗流浃背。她的声音此刻就像是催命的符咒,让众人心底颤抖恐惧。

  “你们知道我这一身怨气是怎么来的吗?”她冷冷一笑:“是魇帝残灵的怨气,还有一些其他的怨气组合而成的,你说你们一帮废物连魇帝都残灵都打不过,怎么敢妄想打过我,嗯?”

  “啊——”一群人的惨叫响起,突然一紧的怨气狠狠的勒进了他们都肉里。

  “知道花族为什么尊我为公主吗?因为我夺了她们的至宝冰莲冠,她们不得不听命于我。要不然你以为唐唐上古花族凭什么尊一个人类为主,还是个怨灵。我夺来的东西又怎么会再被你们夺去?”

  “啊——”怨气已经缠到了他们都脖颈,慢慢变成了一把匕首的模样直直指着他们的眉心,只要轻轻一动手,就可以立刻贯穿他们的头颅。全身的疼痛提醒着我他们应该要到了。

  “刚刚是你下的命令吧——”寒芮看着那血红的眼睛,全身发抖,不停后退。

  “你说,如果杀了你换你们云淼天国的亲兵们,他们会同意吗?”我一把扯过身着云淼云纹服饰的五个亲兵,拉到寒芮面前。

  “公主殿下,救救我们——”看着不断逼近,透着黑色的怨气形成的匕首正在不断靠近自己的眉心,五人齐声大呼。

  “你们不要过来,走开,走开。”寒芮惊恐大叫。

  尹杰见状,一只手挡在了杜子彤和尹蛟身前,另外一只手默默摸到了另一颗信号弹上。

  “我奉劝你还是赶快带上杜子彤去找善治疗的人给她医治为好,不然,后悔一辈子的就是你了。”

  “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弄断了她腿上的经脉而已。”

  “我,我要杀了你——”尹杰唤出灵器,红着眼冲了上来。

  我闪到他的面前,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身上不断流出的血告诉我他来了。

  “你也找死?那你就去死——”我看着我的正前方,那里,来人了。我最想见,也最不想见的人。

  星辰,凌天宇,锦歌急匆匆冲来。一道闪电在凌霜洛身后炸开,惊雷四起。闪电前的凌霜洛怨气冲天,黑色遮住了一半的闪电,只余下中间那小小的一抹白。闪电照耀下的她戴着面具,更加恐怖。她的手里正掐着尹杰,尹杰的腿正在狂蹬着,全身都在挣扎。身后是被紧紧缚住,全身都在发抖的各国高手。

  “你们都得死——”失控发狂的声音伴着雷声出现,闪电的照耀下,那冲天的怨气一丝丝冲向被缚的众人,怨气匕首高高悬起,而后迅速插下。

  :。:

看过《净灵之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