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净灵之役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可悲,可笑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可悲,可笑

  那人似乎很自豪,也或许是为自己满满的战绩而满意。

  他的步伐轻快,走一步抖三抖,嘴里肆意的吹着口哨,一点儿也没有被死亡威胁的恐惧,亦或是兵临城下的紧张。

  “队长心情不错啊——”我忍不住讥讽,连我的怨气已经游在他周围他都丝毫没有察觉。

  “那是自然,我把你们交过去,大队长看我如此尽心尽力办事,自然会好好嘉奖我一番。”

  “可是我似乎还没有同意做你被嘉奖的工具,你就不怕我不仅让你不被嘉奖,反而被重罚。”

  “你最好不要做什么不该做的事,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他突然一脸阴沉,转过背来警告我。

  “呵,你对你所有的工具都是这么威胁的?”我忍不住好奇。

  “哼,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这是亲王给的荣誉,而我让你得到这个荣誉。”

  “好吧,你带路——”我倒是要看看,他这么自私,有多少人会“愿意”为他卖命

  “……”他继续嚣张的在前面走,我们就在后面跟着。三位花主对他这样的行为十分不屑,甚至很想揍他。

  再一次穿过封魔广场,我仍然不敢看父母他们的雕像,只敢加快步伐,逃也似的半跑开。

  “你们跑什么?过来签字啊。”已经拿起笔转过身的张有福,看到已经跑开的凌霜洛四人,一脸不满。

  “我不屑这荣誉,你若想要,只把你的名字写上就是了。”那签字台就在父母的跟前,让我怎么去签,我又有什么脸去他们跟前。

  张有福赶忙丢下笔,追过来说道:“你们写个名字,日后你们家的亲人是可以得到好处的,你们若是不想自己签,把你们名字告诉我,我帮你们写上。”

  “不必了,我的兄弟姐妹怕是不敢接受你们的好处。”

  “我张有福虽说逼迫了你们是为自己着想,可签了名对你们有好处也是真。”张有福是真心想让这几人得到好处。

  “不需要,这好处就给你了,你自己收着吧。”傲雪寒梅最唾弃这种一边逼你去死,一边还要塞好处给你的虚伪行为。人都死了,又哪来福可消受。若是一开始就直接不那样对她们,那不是最好。

  “你们既然不要,那就算了,我直接带你们到两位尊者那里去好了,那里正在构造封魔大阵。”张有福知道她们对自己不满,也知道她们不相信自己的话,也不再说什么。

  走出我曾经最熟悉的校园,走过曾经热闹的,叫卖声不绝于耳,而此刻却破败慌乱,空空荡荡的护国小镇。

  “……可悲?……女儿郎,……笑?噫,可悲,可笑——”

  一个听起来很熟悉的声音不知从哪里远远传来,听不太真切,但又像在感叹着什么。

  “你们,有听到什么声音吗?”我疑惑的问身边的三位花主。

  在凌霜洛半步之后的并蒂雪莲听到询问,连忙回答:“像是说什么女儿郎,什么可笑——”

  “对对对,我好像也听到了可悲,可笑什么的。”傲雪寒梅皱着眉头,对这突然出现,但听不真切的声音,莫名觉得烦躁。

  “我似乎也听到了一点点。”雪玉牡丹也皱着眉头。

  “你们别在那胡言乱语了,护国小镇早清空了,灵力高的直接进入了抗击魇帝的队伍中,根本不可能有人说话。”张有福觉得这四人是在找理由,不想去阵前,自己自然由不得她们。

  “走吧,许是有人也在学我们胡言乱语呢。”我快速搜索了一下周围,什么也没有。

  待五人走远后,凌霜洛曾经最喜欢去的那个饭馆里,中间那一张桌子上,有人轻轻拿起来桌上的一个木块,敲了一下桌子,而后念念有词。

  “一生忠义,生前却只落一个怨灵魔神,你道,可不可悲?护国抗魔,竟只靠牺牲一个女儿郎,你道,可不可笑?四年五载,又赋予一个护国护灵名,百般讨好。可终究斯人已逝,虚名谁要?噫,可悲,可笑——”

  说完,直叹了又叹,又敲了一下那木块,幕起幕落终散场。如果凌霜洛在,必然认得出,那就是初来就有的说书先生。

  “诸位,我尹玉在这里谢过诸位对灵域的贡献,诸位的名字,也将永远被写进史册,受人敬仰。”尹玉红红的眼睛中含着泪,一字一句的说道:“至于诸位的兄弟姐妹,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照顾好他们,我说道做到——”

  “本殿也承诺——”临时搭建起来的一个小台子上,是五国本次的负责人在上面做承诺。

  “誓死保卫灵域——”底下是接近万数的人围着中间的小台子大呼。

  “敢问——”我接近了人群,等他们大呼完,我大声叫了一声。人群自然而然都转向了我,尹玉和其他四国领导人自然都看到了我,明显瞳孔一缩。

  张有福想要上来拦住凌霜洛说话,直觉告诉他,这戴面具的女人会说出不利于他的话来。

  可他才想要接近,自己就立刻动不了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得罪什么大人物了,额头开始冒冷汗。他只能看着这个女人一步一步往前走。

  “敢问亲王殿下,你说有兄弟姐妹,无子女者都要加入,那亲王您不也符合要求,还有我们的天炙亲王炜晟大人不也是,你们身为一国的亲王,却不带头,让我们怎能服气,如何服气?”

  底下突然开始有了一丝丝的议论声,然后逐渐变大,变大。

  人的心是很容易动摇的,特别是被强迫付出的人。他们会抓住任何一点可以让自己脱身的火星,然后去点燃一片森林。

  “这就是你想要的,破坏封魔大阵的构造。”尹玉看着与自己遥遥相对的那个女孩子。曾经的她,可爱调皮……说到底,自己始终是亏欠她的。

  “我可不敢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不过是有些疑问而已,亲王殿下这都不肯为我们解答吗?”从你放弃我帮云毓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议论声此起彼伏,看着他满脸失望,无可奈何的模样。我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开心,相反,心里还有几分难过。

  :。:

看过《净灵之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