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净灵之役 > 第四十三章 怨灵的疑惑

第四十三章 怨灵的疑惑

  吐丝兔就这样活过来了?贝贝跳下星辰的肩膀,抱起了吐丝兔。

  感受到令自己安心的气息,小吐丝兔很温顺,乖乖的躺在贝贝的怀里。

  “它真的好了——”贝贝仔细查看了一番,转头对着灵兽灵植们欣喜大叫。

  众灵兽大喜,发自内心的大喜。对着星辰,不约而同的跪下行礼。

  “谢谢星辰殿下——”

  星辰听懂了,但这一切并不是他做到的,所以他也对灵兽灵植们跪下了。

  灵兽灵植们惶恐不已,星辰抢先说道:“这一切都不是我做的,是洛儿,是她治愈了吐丝兔,我受不起你们这样的礼。”

  “啊?”站在一旁的栗阳和越洵相视,小小的脑袋上缓缓打出了大大的疑问。眼睛里是无限的迷惑,嘴巴朝一边扯了扯。

  他们明明只看到了焚灵殿下一个人去救啊,怎么是霁灵殿下的功劳。莫不是焚灵殿下想念霁灵殿下太盛,出现了幻觉。

  “我们很感谢两位殿下,也相信洛洛殿下会回来与您相聚。”灵兽灵植们很感激两人,当初若不是有他们,其实落雪山脉也不会出现那么多灵力强大的灵兽灵植,就连王遗留下来的小公主,它们可能也无法保护。

  灵兽灵植们是看得到人的三灵的,而一般人,特别是灵主界以下的人或许可以感知,但却是看不到的。

  “我也相信——”星辰笑着说:“快起来吧,我们还要处理这个怨灵呢。”

  灵兽灵植们皆称好,都慢慢站了起来,星辰也随着他们,慢慢站了起来。

  星辰起来后,转向了怨灵,一步步朝怨灵走过去。

  自己没有洛儿那样的净化能力,不可能净化他。所以,这个怨灵于他而言,其实很难处理。

  那怨灵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男人,起初猛烈的挣扎着想要挣脱,可超强灵力的束缚让他无论如何,甚至是动一下都不可能。

  人靠得越来越近,怨灵放弃了挣扎,想要把自己缩成一团,可他挣扎了几次,仍旧难以做到。

  看着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男人,他不敢再动,但身体开始抑制不住的发抖。这个男人身上那种灼烧感让他的身体颤栗,灵魂颤抖。

  星辰看着面前发抖的怨灵,想起了曾经的洛儿,她在面对五国的缉杀,面对魇帝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害怕过。

  男人久久的站在自己面前,却没有任何动静。

  我忍不住抬起头看一眼,却意外看到了男人眼中的同情和怜悯。

  他——是在怜悯我吗?还是再看他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的我,为我的死而默哀。可他为什么还不出手,难道是要折磨我,先用他那令人恐惧的灼烧自己灵魂的灵力让自己感受一下炼狱的痛苦……

  我想了很多,我当初跟随着曾经的好友无殇,如今的魇帝逃出了一个困住他们很多年的阵法。

  不知道为什么,出来以后,他就赶我走,说是不在需要我了,让我自己去过回自己,或许是看到了曾经的老朋友甘愿的原因吧。

  他跟我道歉,我知道,当初失控杀了我的愧疚一直折磨着他。可我并不怪他,我知道他的痛苦。

  我与他在洛水分开了,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就四处流浪,可我一直克制自己,没有伤害过人,无殇更是不让我参与他的屠杀计划。

  可我是怨灵,我一直知道这一点。我与无殇分开后,我看过一些怨灵被杀死时的惨状。所以我躲得远远的,躲到这些山脉里,流浪了好久好久。

  今天不知道怎么的,我失控的对一只吐丝兔出手了。我本来没想过的,可那只吐丝兔身上的血腥味让我的脑子空白,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面前这个男人钉住了。

  他身上的气息让自己觉得熟悉,也很恐惧。

  那个男人蹲下了身,我害怕的闭上了眼睛,他终于要对我出手了吗?

  “我该把你怎么办呢?”

  头顶传来的声音让我不敢置信,语气中的无奈和无力让我觉得事情似乎有转机。

  我小心的睁开眼睛,却看到男人只是看着我,并没有丝毫要出手的意思。

  他不讨厌怨灵吗,他怎么可能不讨厌怨灵,是人都讨厌的,是人都讨厌怨灵。

  “你现在有自己的思想,对吗?”声音再一次响起,我很确定是从自己面前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的。

  “有——”我艰难的发出了这个字的音节,我突然觉得周围的灼烧感大减。

  我看着男人收回自己的灵属状态,收回了他的灵器,他的灵器上有一个红色的小铃铛,没有声响。可我明明感觉到,那是灵心雕刻的,那红色中有鲜血的味道。

  我的手脚好像可以动了,原来,那个男人还放开了他的灵属对我的压制和束缚,我现在可以动了。

  “偶像,他是怨灵,你怎么可以放开对他的控制,万一他——”远处的一个少年满脸担心,见状,赶忙提醒道。

  我本想说我不会,可当我转过头看向面前的男人,他依然自顾自的收回他的灵力,似乎没有听到一般。

  我不禁有些不敢相信,我自己都知道我是怨灵,他还能不知道吗,可他不仅不杀我,还要放开对自己的禁锢,这是什么桥段。

  “你不恨我吗?”我脱口问出,我实在好奇。

  “恨,怎么会不恨,恨不得现在立刻杀了你。”男人随意的说出了口,让我觉得不像是他在说话一样,恨人恨的这么没有激情,自己也是头一回见。

  “可我最爱的人,曾经也被别人这样恨着,我总在想,如果当时有那么一个人愿意去相信她不会害人,相信她仍有灵识,相信她所做的一切,她应该不会死得那么绝望。”

  男人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我的妻子死前说过什么吗?”男人看了我一眼,我似乎看到眼角那晶莹闪烁。

  “她说啊:‘生而为人,让你们那么讨厌,我很抱歉’,可我从来都不觉得她做错了什么,他唯一做错的事,就是那该死的保护灵域的信仰——为了这个信仰,她最终身散灵消。”

  我看到了泪水跑出他的眼眶,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也有些控制不住了。

  “可这她想保护的灵域从来没有善待过她。”

  这句话,让我彻底泪目,这灵域似乎并不擅长善待善良的人,从前是,现在似乎也是。

  :。:

看过《净灵之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