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三百四十三章 能做不能说

第三百四十三章 能做不能说

  江洋没想到接侄子放学也能遇上部队里的前战友,前几天都没看到,今天倒是赶上运气,前脚刚给传达室的老董递完烟,后脚就碰上在学校外面鬼鬼祟祟抽完烟的战友,偷偷摸摸回来。再接下来,自然而然就是发现外国语初中教学楼里的一场状况后,解放军叔叔亲切教育失学社会青年,军民一心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戏码。

  闹腾完一通,总算尘埃落定,吴宁祥和姜胜善几个校领导都离开后,距离下课还有足足二十分钟。江洋反正来都来了,干脆就在教室里坐下来,陪着可爱的小外甥和更可爱的外甥班主任,一起等下课。

  张幼薇被江洋这不要脸的狗东西黏住,想跑也没得跑,毕竟身为班主任,她总不能公然拒绝和“学生家长”谈论孩子的学习问题——即便林淼的学习问题根本就什么好谈的,而且江洋这货,压根儿也就谈不明白。确切的说,以江洋的文化水平,外国语初中的孩子随便挑,有一个算一个,哪怕是彭二月,人品爆发一下,江洋也不见得能考得赢。

  就这么一个货,居然有脸打着“谈学习”的旗号来泡老师,林淼也是服得没话说。

  “别这么下啊!相信我!走这里!”江洋左边黏着张幼薇不让走,右边还盯着林淼和张雪茹的斗兽棋战局,抢过林淼的大象就往上怼。

  彭二月不满偶像的大象被抢,忍不住开口道:“叔叔,观棋不语真君子啊。”

  “抢着下才有意思嘛!”江洋浑不在意地回答彭二月,转头又找上张幼薇,四面八方不冷落,呵呵笑道,“微微,你说是吧?”

  张幼薇心里想骂娘,一脸恬淡的笑容:“呵呵。”

  彭二月此生做人没追求过什么,唯一只对自己的专业特长还有有点敬畏,见江洋这么不拿他的规矩当回事,不禁就有点不高兴,难得正面硬扛道:“叔叔,你这么喜欢下棋,不如跟我来一把啊?”

  “跟你下?”江洋抬头看胖子一眼,然后又抬手看了眼手表,露出笑脸道,“行,还有20分钟,时间够,下什么棋啊?”

  彭二月嘴角一扬:“象棋吧。”

  “行,我这边最多再走十步。”江洋大言不惭,直接接手了林淼的位置。

  张雪茹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个讨厌的中年老男人……

  林淼对下棋没什么执念,江洋要下,他当然也没二话,直接站起来让开位置,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肉松面包,一边吃一边看。而江洋抢了林淼的棋,居然还不认真下,随手走了一步,又转头问起林淼来:“阿淼,你中午没吃饱吗?”

  林淼摇摇头。

  张幼薇跟着主动解释道:“这是下午的加餐,我们学校的课程安排比较密,孩子下午容易饿,现在每天下午第二节课上完,我们就休息20分钟,让孩子去食堂再吃点。”

  “哦……现在孩子的学习条件这么好啊,搞得我都想回来读书了。”江洋没追求地说着,然后又问,“阿淼,那你怎么不在食堂吃完啊?”

  林淼道:“本来是想在食堂吃的,刚才吃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就只能带回来了。”

  江洋随手收走棋盘上张雪茹的一只小脑斧,好像都不用看棋盘一样,仰头看着林淼追问:“什么意外啊?”

  林淼边吃边回答道:“这就要从今天加餐的内容和我的饮食习惯说起了,今天下午我们的加餐是冰绿豆汤加小猪排加一个小肉松面包,舅舅,你是了解我的,我这个人吃饭,最讲究动静结合,坐着吃不舒服,遇到喜欢吃的东西,必须站起来边走边吃。所以当时我看到小猪排和绿豆汤,第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站起来,走出去。

  像我行动力这么强的人,当然想到了就会去做啊。

  不过很不巧,我们学校这几天在搞军训,你也看到了,所以我刚走到外面,一边看他们军训,一边吃东西,都没吃几口,就被说影响他们训练了。那我没办法嘛,就只好继续往前走,换个地方看看,就一直走一直吃,一直吃一直走,然后吃着吃着,就突然有人冲出来想打我。昨天也是这样,这群人连这点干扰都抵抗不了,你说以后还怎么指望他们保家卫国?真是白白花钱给他们军训了,浪费纳税人的钱和解放军叔叔宝贵的时间,真是气死我了!”

  林淼说完,一口把最后一点面包塞进嘴里,满嘴生香地嚼啊嚼。

  江洋和张雪茹下棋没什么反应,听林淼说完这番话,倒是情绪波动得厉害。他沉默了半天,举起大象,干掉嘴巴已经翘上天的张雪茹手下的最后一颗棋子,然后长叹道:“妈的,你这么干,被打死也活该啊……”

  张幼薇则更洞悉事实背后的另一个真相,问道:“所以刚才在教室门口那群人,就是这么被你招来的?”

  林淼想了想,点头道:“有可能吧。”

  张幼薇翻了白眼,把林淼拉进怀里就捏,嗔怒道:“怎么这么调皮啊?”

  “老师,不能怪林淼啊,是别人先动的手。”被江洋十步之内拿下,输了棋的张雪茹,立马把火撒到别处,替林淼喊起冤来,“今天早上林淼什么都没干,还被四中的人堵在路上了呢,要不是许风帆刚好路过,林淼说不定早上就被打了。”

  “有这种事?”江洋这下就不能忍了,转头先冲彭二月喊一句,“胖子!去把象棋拿过来!”喊完后马上接着问林淼,“阿淼,哪个欺负你啊?你等下带舅舅去看看,我特么弄死他!”

  “林淼舅舅,你不要乱来,这里可是学校啊。”张幼薇生怕江洋闹事,急忙提醒道。

  江洋瞬间画风骤变,转头就是一脸笑道:“微微,叫这么生分干嘛,我叫江洋,江湖的江,北冰洋汽水的洋。”

  林淼道:“舅舅,你别提汽水,效果更好点。”

  江洋:“你闭嘴。”

  林淼:“好咧。”

  张幼薇抱着林淼冲江洋翻白眼道:“别吓唬孩子啊!哪有舅舅像你这样的?”

  江洋急忙点头:“是是是,我错了。微微,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想晚上请你吃个饭。”

  这下就算是反应再迟钝的小孩,也能看出江洋是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哦……吃饭……”一屋子的小孩拖长声音瞎起哄。

  张幼薇有点吃不消,假装听不懂道:“不吃,没空。”

  江洋不依不饶:“那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江洋这辈子不欠人的,这个歉,我必须道!微微,你什么时候有空,你说句准话,不然我就每天来学校找你!找到你答应让我道歉为止!”

  张幼薇听得快疯了。

  从上初中起,追过她的人能从城东排到城西,像江洋这么不要脸的——这么说吧,从城西到城东的人那帮人全都加起来,脸皮估计都没江洋厚。

  “林淼舅舅,别瞎闹,上课呢。有什么事,等下课了再说。”张幼薇只能先来个缓兵之计。

  江洋咧嘴一笑。

  边上彭二月拿来象棋,一脸决战紫禁之巅的表情问道:“林淼舅舅,还下吗?”

  “下啊,你先把棋摆好。”江洋说了句,转头又神奇地接上了刚才没和林淼聊完的话题,“阿淼,早上堵你的那个傻逼,你认识吗?”

  “不认识。”林淼很诚实道,“不过我知道他是我以前的同班同学,名字叫陈攀。”

  “嗯……”江洋一下子有点理不清这个逻辑,但无所谓,又问道,“他是四中哪个班的?”

  “林淼舅舅!”张幼薇有点生气了,嗓音稍微抬高了几分。

  江洋见张幼薇真动了怒,就有点没辙了,无奈地对林淼道:“阿淼,你看这下不是舅舅不帮你啊,薇薇不让我弄,我也没办法啊……”

  张幼薇忍不了了,摸了摸林淼的头,柔声道:“淼淼,老师先下班回家了,千万别让你舅舅乱来知道吗?”

  “嗯!”林淼想都不想就答应下来。

  张幼薇看江洋一眼,站起身来,转头就走出了教室。

  江洋目送大美女走远,惆怅道:“唉,薇薇这个脾气,以后得好好改改啊……”惆怅完毕,转头就问林淼:“阿淼,你说那个傻逼,还要不要舅舅帮你处理?”

  林淼看着彭二月把棋摆好,缓缓道:“一件事情到底要不要做,关键取决于两点。第一,如果做了,自己能得到什么,又要付出什么代价。第二,如果不做,自己能保住什么,又有可能错过什么。

  按现在的情况,如果你要处理傻逼,能得到的好处,就是包括我在内的,我们全班同学乃至全校同学对你的滔滔敬仰,以及我爸对你的感谢之情,这个感谢之情,折现后值多少钱,你晚上睡觉之前可以认真计算一下;而你所要付出的代价,可能是你和我们微微老师的将来,不过这个可能性,大概是负无穷大。因为基本上,不管你干不干,你和我们薇薇老师,都不可能会有未来……”

  “你放屁!”江洋怒喝一声,拿起炮就走了个平庸的当头炮开局。

  彭二月吓得赶紧应战。

  “先听我说完啊!”林淼着急道,“第二点,这件事你要是不做,那你肯定什么都得不到,而且还要失去我们全班对你的滔滔敬仰,以及我爸对你的感谢之情,这个损失有多大,你今晚睡觉前也可以计算一下。还有啊,就算你不做,我们微微老师也是不会喜欢你的,她有可能还会觉得你和别的男人一样,就只会嘴上吹牛逼,如果你干的,她晚上睡觉之前想起来,搞不好还会觉得你这个人虽然冲动,但好歹充满男性的阳刚之力。

  什么叫男人的阳刚之力啊,阳刚之力就是能动手尽量不逼逼。舅舅,你试想一下,换做你是我们微微老师,你是会比较喜欢一个对她言听计从但她根本一点都不喜欢的人,还是会更容易喜欢上一个,不怎么听她的话,但是浑身上下充满男性魅力的人?”

  江洋一脸深思,看彭二月走完一步,没多想,随手就跟了一步,然后皱着眉头,看着林淼道:“阿淼,你想让舅舅给你出头,你就直说啊,用不着这么拐弯抹角的。”

  “我没说啊!我说什么了啊?微微老师让我拦着你啊!”林淼一脸否认,又抬高嗓门道,“我说了让你去找十八中最烂的烂仔替你动手了吗?我没说啊!”

  “我草,这小子真是又坏又阴又不要脸,小峰峰,我们以后得跟他搞好关系啊……”坐在远处的姜何川,听得心有戚戚。

  刘少锋同意地点点头,又呵斥道:“滚,谁是小峰峰?”

  姜何川一脸哀戚:“死鬼,林淼叫你小峰峰你就答应,我叫你小峰峰你就不肯?你真特么势利眼啊……”

  刘少锋沉默了。

  这尼玛到底什么班级啊!

  还有一个正常的吗?!

  “那……那我特么到底是做还是不做啊?”江洋已经被林淼说得脑子短路了。

  林淼耐心地解释道:“舅舅,你听好我现在说的话啊。有些事,能说不能做,有些事,能做不能说。那你看我现在,这张英俊的嘴,是不是在说不可以啊?”

  江洋点了下头,然后突然眼睛一亮,“唉,我草……你个小孩,比你爸坏多了!”

  林淼严肃道:“舅舅,注意啊,不能让薇薇老师生气。”

  “知道,知道,十八中嘛,老子母校啊,我找什么人找不到啊?”江洋满脸是笑,然后掏出一根烟来,悠然点起……

  讲台上维持秩序的体育老师都看呆了。

  这到底是让抽还是不让抽啊,不让抽的话,这个黑矮子看起来又好社会的样子啊……

  她犹犹豫豫着没敢开口。

  教室后头的江洋,眼见着就把一根烟抽到屁股,然后抬手一将,轻松写意地将死了二月。

  彭二月当场脸都绿了。

  妈的国家二级运动员的逼装完还没过两天,高手的形象都才刚刚树立起来,都没爽够就被人光速打了脸,这特么算怎么一回事?

  林淼看孩子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看得心疼,拍拍他的肩膀道:“小月月,你不要难过。我舅舅这人,从小干什么砸什么,唯独下棋这件事,绝逼天赋异禀。不是我跟你吹,咱们市里不是去年才出了个国际象棋的世界冠军吗?那个姑娘以前跟我舅舅家住一个院子,都进专业队了,过年回来我舅舅都还能跟她有来有回。我舅舅的中国象棋,比国际象棋下得还稍微好点,输给他不丢人,去年东南六省比赛第六名在路边摆棋摊,还输了我舅舅二十块呢,你还年轻,再努力练几年,就能赶上我舅舅八成的水平了,不急啊……”

  林淼不安慰还好,说到这里,二月同学再也憋不住,哇的一声就痛哭出来。

  林淼叹了口气:“所以说,做人啊,还是要早点接受挫折教育,我今天能让小月月这么直接地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他爸和他爷爷一定会感谢我的……”

  张雪茹翻白眼看着林淼。

  半天没吭声的许风帆也忍不住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道:“林淼这个禽兽啊……”

  在二月的哭声中,下课铃响。

  江洋又点了根烟,起身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当兵大半年没下棋,水平也退步了。只能跟小孩子玩玩了……”

  二月:“呜呜呜呜呜……嗝!~”

  林淼拍拍二月后背,给他顺气道:“小月月,我星期天去你家玩吧?”

  “真的?”二月满脸眼泪抬起头来。

  林淼点头道:“嗯,我要放你鸽子,就让我舅舅遭天打雷劈!”

  江洋一口烟从耳朵里喷了出来……

  ……

  午后的阳光,宁静祥和。江洋抱着林淼,迈着欢快的步伐走出学校。

  学校大门外,停了两辆桑塔纳。

  一辆桑塔纳嚣张地堵在学校正门口,一辆规规矩矩地停在路对面。

  “咦,你爸来了。”江洋看到,放下林淼。

  林淼走到车前。

  老林把窗户放下来,简单明了道:“上车,爸带你去华侨饭店。”

  “那舅舅呢?”林淼指了下身后。

  林淼对江洋一笑:“今晚谈公事。”

  “哦。”林淼应了声,朝江洋挥了挥手。

  在全班同学的目送下,林淼和彭二月分别钻进自家车子,两辆车反方向离开。

  “真有钱啊……”家里已经足够有钱的孩子们,也都忍不住嘟囔起来。

  江洋听着这些话,跟孩子们挥挥手,潇洒地朝湖滨路方向走去。

  他羡慕,但并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小轿车而已,别人能买得起,他早晚也会有。

  一路慢步,走出湖滨路,走到百里坊路。

  二十分钟后,江洋走进了十八中的校园。

  半小时后,一个身穿十八中校服的小年轻,被江洋勾搭着背,站在路边嘀嘀咕咕坏笑,手里拿着江洋给的烟,不住点头。

  如果肖俞宇这会儿在这里,他就一定会惊喜地大喊出来。

  被江洋招揽的这位,不就是早上抢了他的报纸,又认他当了小弟的大哥吗?

  “你叫什么?”江洋问道。

  “温仲华,温是关公温酒斩华雄的……”

  “闭嘴!要混就好好混,装什么有文化?我以后就叫你阿华。人别打伤,要打怕,打过头了,你自己负责,老子不管,打得刚刚好,以后这一片,你就是老大。懂吗?”

  温仲华一脸激动,连连点头。

  “还有,事情做完,不要乱吹牛逼。能做不能说,懂吗?”

  “懂!懂!我自己做的!我今晚就找人,明天早上不上课了,我让那个逼也上不了课!”

  “下星期一吧,明天他们还军训。”

  “好,好,大哥说了算。大哥,你以前真是我们学校老大啊?”

  江洋呵呵一笑,掏出烟来,打火机一摁:“你说呢?”

看过《重生之先声夺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