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电影世界穿梭门 > 第936章 摊上事了

第936章 摊上事了

  一片策论写下来,就连王旭都满心不平,觉得新政劳民伤财了。

  相信没有深入变法,不懂变法的人看了,一定会深有同感。

  “这篇论文,既符合杨启年的观点,也显示出了我的法造诣,而且一些针对新政的评价十分深入,直指弊端,想来朱御史看了也会深有感触,中举十拿九稳了,只是不好说能不能夺魁啊。”

  写完策略,王旭摸着有点发痛的良心,美美的审视一遍。

  这篇文章,应该符合三人的观点了,只不过将变法说的十恶不赦,王旭的良心还是有些不安。

  新政与变法,从全局角度来说,对朝廷与百姓是有大好处的。

  些许的瑕疵不说微不足道,也是瑕不掩瑜,主要因为侵害了士绅的利益,才不得不急忙叫停。

  将变法说的一无是处,哪怕以王旭的性格,良心也有些不安。

  但是,他没有修改,因为不这么写,杨启年那一关就过不了。

  这年头想要办点事实,不同流合污是不行的,郭德纲说过一句话,相声要改变,也可以改变,但是,绝对不能外行领导内行。

  这种改变,必须我们自己人做,由内而外,而不是由外而内。

  由外而内的改变,那不是改变,那是拆台,怎么改也改不好,最后只能砸在手里面。

  王旭也是如此,当今政局的弊端,已经快要覆水难收了。

  尤其是土地兼并,更是到了快崩盘的边缘。

  王旭也信奉改革,知道改革的好处,可他现在的位置,情况,不允许他支持改革,甚至要反着说,说改革不好。

  只有一天,他有改革的力量了,站到正确的位置了,才是推动改革的时候。

  现在,还是老老实实的配合一下,别当那个出头鸟吧。

  这个出头鸟可不好当,当了就要被人按下去,说改革不好是眼下的主流,说好的大儒都被赶到了深山老林,王旭可不想陪他们隐居。

  写完卷子,王旭放下笔又检查了一边,确定后开始了等待。

  下午三点,伴随着铜锣声,监考官开始收卷。

  当收到王旭的时候,看到考卷上的名字,监考官额外看了他一眼。

  王旭报以微笑,恭敬的将试卷递上。

  监考官微微点头,扫了眼卷面,称赞道:“好字!”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有饿死者,扬州府的学政张玉才喜好法,学官们上行下效,对法亦有偏爱。

  王旭的柳体字大气磅礴,笔力深厚,放在翰林院内都是出彩的,在秀才中更是凤毛麟角。

  上交了试卷,又等待了几分钟,考场开始放行。

  考生们三三两两的向外走,彼此表情各异,考得好的眉开眼笑,考得不好的满目惆怅。

  更有人呼朋唤友,对照考题,不时传来失声大哭与放声大笑。

  “王旭!”

  王旭走出考场的时候,比他早出来的张许已经等候在外,看到他出来连连招手。

  “张兄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应该是请教,所恶于上,毋以使下,敢问王兄是怎么解的?”

  就跟从考场出来,很对考生相互对题一样,张许明显也是为这个来的。

  王旭想了下答案,答道:“这句话出自大学,治国篇,一言蔽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所恶于上,毋以使下,所恶于下,毋以事上。

  这是治国篇开篇的一句话,不但要考生写出后续,译文,还要写出总结。

  王旭的总结很简单,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应题应景,算得上标准答案了。

  “那就好,那就好”

  听到王旭的答,张许松了口气,悄声说道:“我这次考的还不错,举人应该是十拿九稳了,王兄你考的怎么样?”

  “我嘛”

  王旭想了一下自己的考卷,笑道:“还行吧。”

  “看来王兄也是十拿九稳,说不得,明年我们能一起上京考进士了。”

  张许欢喜不已,随后又转为惆怅:“举人我还有些把握,进士估计就难了,可能还要碰碰运气。”

  “张兄的运气一直不错,不是吗?”

  王旭说完,张许愣了片刻,哈哈笑道:“是极,是极,我也不求一甲二甲,能中个三甲同进士出身就知足了!”

  进士试有三张榜单,一甲的状元、榜眼、探花。

  二甲的进士出身,与三甲的同进士出身。

  不管一甲、二甲,还是三甲,都属于进士功名,只要考上起码是个知县,区别只在于是上县的知县,还是下县的知县。

  上县繁华,容易出政绩,二甲的进士放下去,几年之后便能高升。

  下县贫瘠,政绩不显,高升要难一些,三甲进士下放的一般都是下县,但是不管怎么说县令就是县令,出去也能被人叫声县太爷。

  “张兄,我进场时,见你言语不详,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说说笑笑之后,王旭旧事重提。

  三天前,进场考试那天,张小妹见到他便一脸羞红,羞答答的跑掉了。

  问张许怎么事,张许也是言语不详,一脸古怪,对他亲切的跟自家人一样,明显藏有猫腻。

  现在考完了,王旭想起来还是有些惊异,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这个嘛”

  张许搓着手,好似有些难以启齿。

  王旭越看越觉得奇怪,上下打量张许两眼,轻声道:“真有事?”

  “嘿嘿,你别问我了,去后你就该知道了。”纠结许久,张许还是没有说,只是催促王旭快点去。

  王旭一脸茫然,什么叫去就知道了,有心再问,可张许不说他也没办法,此事只能暂且作罢。

  见到王旭不再问,张许坐上家里派来的马车,逃一样的跑掉了。

  王旭目送他远去,心里总有不好的感觉,莫非自己受了算计?

  “考得怎么样?”

  正想着,一身白衣的法海,从人群中走来,显然是来接他的。

  “中是肯定中了,能不能夺魁不好说,还要放榜才能知道。”

  王旭语气轻松的答着,随后想到张许的话,问道:“我考试这几天,有没有人来找我?”

  “有,从金山府来了一位叫刘全的管家,说给你带来了家里的信,现在他还在寺庙里等你呢。本来他也想来的,我嫌他脚程慢,没有带他。”

  法海这么一说,王旭便来了精神,追问道:“你可知道他是为什么来的?”

  “真想知道?”

  法海的脸色也古怪起来,卸下庄严换上玩味,略显猥琐的笑着:“我不告诉你,想知道自己去问。”

  王旭心里咯噔一下,他不怕法海宝相庄严,就怕他一脸猥琐。

  看来,自己是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看过《电影世界穿梭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