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七十章 逼宇文雍离开京都

第七十章 逼宇文雍离开京都

  西唐和凤歧国的战争已经开始了,一开始是小规模,好像在试探对方的实力,并没有真的大动干戈,一个月之后才突然真正爆发了,两军对峙……凤歧国来势汹汹,似乎势在必得,攻势十分的凶猛,派来的也是凤歧国赫赫有名的将军。这么一来西唐就吃亏了,所以战争一开始西唐就连连吃了败仗,这消息传回京都,让京都的气氛都不由得有些紧绷了起来。

  边关传来了西唐军队吃了败仗的消息,西唐的大臣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毕竟西唐的军队也不是吃素的。而且战场上,输赢乃兵家常事,有输便会有赢,一部分官员很是自信,觉得西唐迟早也会赢回来的。

  直到西唐边关的一个城镇在大家猝不及防的时候被凤歧国的军队占领了,西唐的人才终于开始慌起来了。

  相比西唐军队里的低迷,凤歧国军队就气焰高涨了。

  凤歧国领军的人是一名叫常威的将军,领兵多年,而且骁勇善战,正值壮年,在军中的声望很高。此人明面上自然是效忠皇帝,但是实际上却早已经被凤朝阳收买,成为太子一派的人了。

  这次让他领兵出战也是凤朝阳的意思,原本皇上是打算让另外一名老将军领军出战的,结果却被凤朝阳否决了,说让那位老将军领军的话风险会更大一些,毕竟年纪大了,但是换成是常威就没有这种担心了。

  当初在早朝上商议此事的时候太子一派的人也纷纷附和,最后皇上被说动了,所以常威才成了领军的人。

  而副将则是朝廷中一名不是很起眼的新将,才三十出头,同样也是太子一派的人。此外还有一个参将,不过这个参将大家心里都明白,其实就是个摆设,没有多大的用处,因为这个参将是煜王举荐的。

  凤朝阳到底不敢做得太过,军队里全是自己的人,不说朝廷大臣了,就是皇上心里也会猜疑不舒服的。所以煜王举荐的这个参将才能顺利进入到军队里,随军打仗。

  对于这次的战事,凤歧国朝廷上下都是十分重视的,特别是一开始并不赞同开战的大臣,觉得现在突然就对西唐动兵根本就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毫无准备不说,动兵的理由也算不上太过正当,大家都知道当初宁王会离开燕京,说起来就是被太子逼迫离开的。现在想要宁王回来不过是想彻底铲除宁王罢了。

  为了一己之私就动兵去攻打邻国,这分明就是昏庸之举。这让不少大臣都有些担心,担心凤朝阳这个太子将来继位会像西唐先皇那样,任性妄为,将朝廷弄得乌烟瘴气。

  凤朝阳当然知道那些心里在想什么了,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憋了一肚子的气,想着到时候要狠狠的打他们的脸,让他们看看他的本事。

  所以这会儿凤歧国连连胜出,还攻占了西唐的一个城池,凤朝阳这个当初提议动兵打战的人自然也是得意万分,一时间风头无两。而凤歧国朝廷上的风向也发生了变化,一开始反对的人也沉默了许多。

  凤歧国东宫里,凤朝阳志得意满的坐在书房里听着底下的人分析最近的战事还有朝廷上的局势。

  “太子,如今我军气势正盛,若是能乘势追击,说不定还能继续攻下西唐的城池。依太子而言也是一个建立威望的极好机会啊。”

  “臣觉得不可。西唐人也不是吃素的,况且现在西唐摄政王并没有过多的参与到战事里,所以眼前我们才占了先机,若是等他反应过来……”

  “你说这话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西唐有摄政王,难道我们凤歧国就没有人可用了吗?你是不是把西唐摄政王想得太厉害了一些?”有人对他的话不以为然。

  凤朝阳眸色闪了闪。

  西唐摄政王,宇文雍,阮伽南的亲生父亲,凤明阳的岳父……原本他也确实是没有怎么把这人放在心上的,可实际上宇文雍对西唐朝廷的把握远比他以为的要紧。不然的话也不会逼得西唐皇帝走眼下这步棋了。

  凤朝阳再不愿意也得承认和接受西唐皇帝是自己舅舅这个令人有些难堪的事实。也不得不接受这种身份带来的种种潜在威胁,更加不得不接受这个舅舅提出来的一些要求。

  他们彼此都有自己的打算也小心思,目前来说都不会影响到彼此的利益。眼下这场战争的真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堵死凤明阳的所有退路,西唐皇帝是想用这样的方式除掉摄政王,严格说起来这次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太子,虽然现在我们暂时是取得了胜利,但是小人觉得还是不适宜太过冒进。西唐被我们占了一个城池,肯定会想办法夺回去的。领军的将领也很有可能会换掉,至于会换成谁,对方实力如何,我们并不清楚,若是我们冒然继续进攻,很有可能会陷入险境。”凤朝阳身边的朱先生说道。

  凤朝阳沉默不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他一说话,书房里的其他人就停了下来,大家都知道这个朱先生是太子的心腹,很得太子的信任。太子有什么事都会和他商量,问问他的意见,所以大家对这个人的态度也很是谨慎,不敢轻易得罪。

  而且他的意见对太子影响很大,若是他认为当下应该先收兵,那太子很有可能会听取他的意见,放缓进攻的速度。那其他人说再多也是枉然,还不如不说,免得得罪人。

  凤朝阳此时想到的是他和西唐皇帝协商好的计划。按照计划这个时候确实是应该暂停进攻了,但是……凤朝阳心里有个疯狂的想法,要是能把西唐给攻下来,那他不但能除掉凤明阳,甚至以后也不用担心会受到西唐皇帝的威胁,岂不是更好?

  但是很快这个疯狂的念头就被现实压下来了。

  想要把一个国家攻下来,即便他并非武将也知道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必定会是持久战,而西唐是绝对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光是一个宇文雍就足够让他头疼了,若是西唐皇帝被逼得狗急跳墙,最后倒霉的怕会是他自己。

  所以眼前他还真不能得寸进尺了。

  “先生说得对,此时确实不适合再继续进攻,而是应该保留实力,做好准备以应对西唐接下来的反击。”凤朝阳说道。

  书房里的人听到他这样的话也不觉得意外,反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只要这位朱先生出声,太子殿下就极有可能选择他的建议,这种情况很少出现意外。可见这幕僚在太子心目中的地位了。不过这幕僚也确实是聪明,知道审时度势,看问题也够全面,不会为了讨好太子而做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情,总是会冷静的分析,给太子最好的建议。

  太子有这样的幕僚在身边倒是不用太过担心的。毕竟之前外面就出现了不少质疑太子德行的声音,太子上位之后做的事显得太过心急了一些,暴露了不少问题。现在看来有这幕僚在,应该能在恰当的时候劝阻太子,他们也就不用担心了。

  “所以现在只要维持现状,在西唐开始反击的时候不要失守,对太子而言就已经足够了。”

  因为这场战役,太子赢得了不少好名声,先前质疑的声音也消失了不少。只要在接下来的时候稳住局势,不出现败仗这样的事情,不愁没有机会向西唐提出要将宁王交出来的要求。

  “太子,臣等觉得当务之急应该是想办法拖住西唐摄政王,如果没有摄政王,西唐朝廷一定会交出宁王和宁王妃的。如此一来咱们凤歧国也不用劳民伤财了。”

  凤朝阳点了点头,“何大人言之有理。朝廷上的事还需要各位大人为本太子留心,现在正是关键时候,免得被某些有心人趁机作乱。”

  凤明阳的人虽然他都已经除得差不多了,可是谁知道到底还有没有人没有死心的,在等着机会翻身呢?他是绝对不会给凤明阳这个机会的!既然他离开了凤歧国,那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太子放心,臣等明白。”他们选择了站在太子这一边,那就已经没有了退路,当然是要扶持太子登基了。

  “行了,你们都出去吧!最近行事都小心些,别落了把柄在别人手上。”

  “是。”

  书房里很快就剩下凤朝阳和朱先生。

  其他人不知道,但是朱先生是知道的,凤朝阳已经和西唐皇帝联手了。

  “太子,西唐那边现在怎么说?”朱先生问。

  “在等机会,只要宇文雍离开京都,那就等于是成功了一半。”凤朝阳道。

  朱先生皱着眉,“但是宇文雍此人做事一向小心谨慎,万一他起了疑心,怕是很难上当。”宇文雍要是有这么好对付,西唐皇帝就不用被压制这么多年了。

  凤朝阳脸上却露出了一个胸有成竹的笑容,“先生放心,宇文雍虽然小心谨慎,而且手段狠辣,不讲任何情面,但是不可否认却是是个爱民的。事关百姓,即便他怀疑,他也会义无反顾去做的。”

  朱先生点了点头,“如此甚好。只是宁王在西唐京都会不会做什么?而且燕京怕是还有人对他抱着希望的。太子还是要防患的好,免得被人捉到了机会做出什么事来为太子添麻烦。还有皇上那边,听说皇上对宁王的态度似乎有所改变,没有再像之前那样了……”朱先生的话消失在了凤朝阳倏地暗沉下来了的脸色下。

  凤朝阳冷笑了一声,“我知道父皇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我不会让父皇有这个机会的。其他的事还需要先生多费心,朝廷上的事我会处理好的。我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任何人都不能破坏我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

  “太子现在有西唐皇帝帮,相信最后胜出的人一定会是太子。”

  凤朝阳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心里到底是被朱先生的话影响到了。

  他心里很明白父皇对凤明阳态度转变的原因,不过是因为自己当上了太子,父皇心里觉得受到了威胁,所以才想着要让凤明阳回来,让自己有个对手在。有了威胁自己才会收敛,安分守己……他不明白父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父皇都已经立他为太子了不是吗?那以后凤歧国的江山就会由他来继承,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防着他?

  难道父皇对他说过的话都是假的?父皇心里难道并不想将皇位传给他?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可能让凤明阳再回来的!即便要冒这么大的风险,他也要做!这次一定要除掉凤明阳,永绝后患!

  西唐朝廷最近是弥漫着浓浓的压抑紧绷气氛,每天上早朝大家都恨不得将头缩到胸口里,就担心自己会成为被削的人。不管是皇上还是摄政王的脾气都是处在暴躁之中,特别是摄政王,一张脸整天都是黑沉黑沉的,那阴森的目光看得人心里直发寒。

  宇文雍看着那些躲躲闪闪的大臣心里确实是有种通通拉出去砍了的冲动,都是废物,正经事不做,整天就知道盯着他,现在都被人打上门来了。死活推荐那个废物去当将军结果呢?被人打得落花流水,这简直就是西唐近百年以来最大的耻辱!

  “皇上,当下我们应该换掉领军的将领!一个不能打胜仗的将军要来何用!还把西唐的城池给丢了!饭桶!”宇文雍坐在皇上下方,黑沉着面色沉声说道。

  龙椅上的皇上面色不太好,但是相比宇文雍却显得有些过分冷静冷淡了,似乎并不关心战事结果一样。

  “摄政王,你应该知道凤歧国的目的,他们只要宁王夫妻,只要将宁王夫妻交出去,这场战争便能结束。”

  宇文雍冷笑了一声,“依皇上的意思莫非是将宁王和南平郡主交出去,然后收兵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连丢掉的城池也拱手送给凤歧国是吗?皇上可曾想过日后九泉之下要如何向西唐的列祖列宗交代?”

  皇上面色一变,眼底闪过了一抹浓烈的恨意。他半垂着眼眸遮住了眼里的恨意,嘴上说道:“凤歧国想要的不过是宁王夫妻,只要我们将人交出去,再和他们谈判,他们自然会将我们丢掉的城池还回来。”

  宇文雍冷冷的看着他,“皇上为何这么自信他们会将拿到手的城池还回来?即便他们愿意,皇上让天下人如何看待我们西唐?西唐并非凤歧国的附属国!皇上这样做分明就是将我们西唐至于凤歧国之下。皇上这个皇帝做得倒倒是真的窝囊!”

  “宇文雍,你放肆!”皇上勃然大怒。

  “放肆的人应该是皇上才是,不然皇上能拿西唐的江山开玩笑?”宇文雍压根没把他的怒气放在眼里。

  皇上气得胸口直起伏,眼睛暴突的瞪着宇文雍,面色铁青一片,目光阴鸷的说道:“既然你这么有本事,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好了。摄政王你年轻的时候不是最会打仗吗?就连父皇都屡屡夸赞于你,这么多年了,就让朕来看看摄政王的本事吧!”

  宇文雍面色微微一沉,“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孤的意思难道还不够清楚?既然摄政王认为孤处理这件事的态度方法不对,也不愿意交出宁王夫妻,那摄政王就负责把凤歧国军队击退,将丢掉的城池夺回来吧!只要摄政王做到这些,日后西唐也不会再有人拿宁王夫妻的过去说事了,这样其实也很公平不是吗?”皇上有些浑浊的双眼里满是阴霾,暗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杀意。

  宇文雍眉头一皱。

  皇上见状不由得冷笑了一声,“怎么,难道摄政王竟然也是一个只会嘴上说说的人而已?如果是这样,那就请摄政王以后不要对孤指手画脚,毕竟西唐的皇帝是孤,不是摄政王!战场上若是再不能扭转颓势,那就按照孤的办法来,将宁王夫妻交出去,和凤歧国谈和!摄政王不同意那便自己去领兵和凤歧国打吧!赢了以后就是你摄政王说了算,孤绝对不会再为难宁王两夫妻!”

  宇文雍沉默了一会儿扭头深深的看着皇上,“皇上真的希望臣去领军吗?”

  皇上扯了扯嘴角,“摄政王不同意孤的办法,那就只能是摄政王自己去将凤歧国打退了,这样才公平啊。”

  宇文雍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才收回了视线,嗤笑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既然皇上希望臣出征,那便依皇上的意思,明日早朝和众位大臣商议此事。臣会尽快出发的,不然这西唐江山可真要被皇上拱手送给凤歧国了。”

  他讥讽的说完不等皇上再说话就甩袖而去。

  皇上好不容易压下的怒气又窜了起来,目光阴鸷骇人,浑身散发着一股低沉可怕的气息,令人心惊胆战。

  宇文雍,只要你去了边关,孤定叫你有去无回!

看过《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