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同样能给你天大的造化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同样能给你天大的造化

  面对默言的无知无畏,那个道人退却了。

  江左又是颇有深意的看着默言,最后什么也没说。

  那个道人可不是什么普通人,惹怒他,江左不认为默言可以在他手下苟活。

  所以无知者,也可以无畏。

  之后江左开始逛摊位,很多鱼竿都是法宝,不过这些东西都太普通了,根本引不起江左的兴趣。

  而在后面思考许久的赤血童子突然问海边刀客:“你刚刚说那个迷雾多少阶以下看不透?”

  海边刀客道:“六阶,怎么了?”

  然后赤血童子又问:“刚刚那个道士,跟破晓道友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海边刀客眉头一皱:“小友,又来买东西?”

  然后他们惊恐的看向默言跟六月雪,也就是说她们刚刚摔了大佬的耳刮子?

  至少六阶的大佬呀!

  赤血童子立即对这六月雪跟默言问道:“什么感觉?摔六阶大佬的耳光是什么感觉?分享一下。”

  海边刀客:“……”

  这些人是怎么活这么久的?

  六月雪跟默言也是一阵无语,她们也很慌的。

  谁知道对方是六阶大佬,知道了谁敢扇。

  但是,好刺激呀!

  对于这些人,江左是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或者说,年轻真好?

  之后江左又一次看向附近的摊位。

  这里卖的鱼竿,其实没什么值得江左瞩目的,千篇一律,一点特立独行的都没有。

  这些东西不管好坏,都入不了他的眼,因为对他来说真要钓鱼,用什么鱼竿根本不重要。

  不过要真的有断桥鱼竿,江左就有兴趣,断桥鱼竿可不是用来钓鱼的,它能钓的东西多了去了。

  可惜那道士不拿出来卖。

  随后江左一直走到了最后,途中没有什么令他满意的东西。

  这时候他脱下了迷雾,这里没有他值得注意的人。

  之后再有,他有硬币预防,问题也不大。

  江左又往前走了几步,随后把目光放在一边小摊位上。

  摆摊的是个年轻人,恩,还是个一阶修士。

  一阶在这里,算的上低了,摆摊的,江左就没见到有一阶的。

  有点好东西,总会有人眼红的。

  不过这个年轻人的鱼竿看起来也很普通。

  而后江左来到摊位前,这时候那修士才抬头看向江左,本来要打招呼的他,突然愣住了,他认识这个人。

  而江左也看清了对方的脸,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那个在机场中,提醒他坐普通人专区的那个年轻人。

  那年轻人很快就回过神问道:“你,怎么在这?”

  这时候默言问江左道:“大佬,你认识他?我还以为你发现好东西了。”

  大佬?

  那年轻人又是一愣,他可是在机场听说这个女的是魔修默言。

  虽然很多人都说默言是男的,但是,谁说长的像女的,就一定是女的?

  而能让魔修默言叫大佬的,肯定不会是普通人呀!

  也就是说,这个人是隐藏修为的前辈?

  那为什么登机的时候,会有普通人的登机牌?

  还没等他想好,江左就开口了:“你的鱼竿是哪来的?”

  这个人的鱼竿很普通,跟别的地方最普通的鱼竿差不多。

  甚至有的鱼竿都只是一米长的竹棍。

  完全没有鱼竿的影子。

  听到江左问话,那年轻人立即道:“是跟一个奇怪的人进的,我觉得便宜,就蛮进点看看。”

  张松闲,作为一名一阶修士,他很会定位自己。

  管不了的事不会管,能帮忙的事不介意帮一下。

  没有大志向,只是希望活的好点,活的久点,如果能让别人也好点,那就更好了。

  所以那个人找上他的时候,他同意进货了,卖普通的鱼竿并不会怎样。

  就当凑个热闹也行,反正不贵。

  “是一个中年道士给你进的货?”江左划过一排的鱼竿,问道。

  张松闲有点惊讶,不过还是点头:“确实是一位中年道士。”

  后面的默言跟赤血童子他们,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中年道士说的,就是刚刚那位?

  那位可是有料的主,也就是说,这个修士摊位上也有料?

  很好,最好多点,够他们分。

  只是片刻,他们就回过神来了。

  上次是破晓没钱,所以不得不分东西,这次貌似破晓很有钱,他们哪来的机会分?

  完了,他们觉得破晓就还穷一辈子的好。

  破晓不穷,他们就没有机会。

  江左看过所有的鱼竿,最后拿起了一根竹棍道:“你本该有天大的造化,但是这个造化我要了。”

  张松闲一愣,天大的造化?

  只是片刻时间,他就苦涩道:“看不到的,毕竟不属于我。”

  江左拿着竹棍起身道:“多少灵石?”

  “统,统一价,一颗三品灵石。”

  张松闲内心叹息。

  其实对方可以不说那造化的事,这样他卖出去鱼竿,反而会高兴,而不是现在这样,患得患失。

  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假的,也会在意的。

  这时候江左看着他道:“我要了你的造化,还不屑用一颗三品灵石交换,。

  他能给你一场造化,我,同样可以给你一场天大的造化。”

  张松闲震惊的看着江左,他有点不相信。

  就是赤血童子等人也是诧异。

  这是他们第一次,听破晓说出这样的话。

  造化这东西真的可以随便给出去吗?

  张松闲有点踌躇,他不知道要不要去感谢江左,因为这有点匪夷所思。

  最后张松闲还是恭敬道:“多,多谢前辈。”

  随后江左道:“手。”

  张松闲立即伸出两只手,而江左则在他手心上用先天气画出了个符文。

  这符文一出,瞬间消失在张松闲手中。

  要不是张松闲亲眼看到,他都不要觉得自己手里有个特殊符文。

  “祭祀开启后,带上普通鱼竿,去钓鱼。不管钓上来的是什么鱼,吞下它就行。

  记得,是生吞。”

  说完江左就不再理会这个人。

  造化他给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他自己了。

  在仙灵泉眼中,唯一能钓上来的鱼,只有一种,那就是阴阳鱼。

  吞下它,等同于铺好了一条完整的修真路,够他走向大道。

  大道之下,他将畅通无阻。

  这就是江左给出的造化。

  x

看过《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