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 > 第八百零九章 气运的推导

第八百零九章 气运的推导

  看到静月这么看着自己,苏琪不解道:“我身上有东西吗?”

  静月摇头,道:“没有,不过有点看不懂。”

  这下苏琪更诧异了:“我有什么看不懂的?明明那么简单,顶多有个老公。

  而且我可是跟师姐一起长大的。”

  静月翻白眼:“你确定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十二岁后你基本是跟你老公一起长大的。”

  苏琪有点尴尬,这个是真的,毕竟要读书嘛,也就放假的时候可以回来。

  不过前几年经常遇到意外回不来,后来跟她老公好上了,又不想回来了。

  每次回来祭祀,都跟生离死别似的,多难受。

  这时候静月想起了什么,道:“我记得你小时候想要回来,师父这边总是会出点意外,一直没办法接你回来是吧?”

  苏琪点头:“对啊,不然我肯定回来陪师姐。”

  静月问道:“那么没回来的时候,见到你老公了吗?”

  苏琪皱眉:“师姐,你什么意思啊?

  不过确实是见到了,而且…而且有时候挺开心的。”

  苏琪有点羞涩。

  肯定开心了,尤其是第一次收到围巾的时候,特别特别的开心。

  那时候就对她老公没那么冷漠了,嗯,表面上还是远离的好。

  静月瞬间震惊:“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苏琪好奇道:“什么?”

  静月认真道:“你老公。”

  “哈?”苏琪不知道她师姐说什么。

  静月缓了缓道:“我是说一切都是你老公搞的鬼。”

  这时候清莲说话了:“圣女师姐是说师叔没办法接师姐回来,是江大哥做的?”

  苏琪不信:“那时候我老公才多大,而且还是个普通人。”

  静月道:“不,我的意思是幸运,或者说运气。

  你老公想要你留下来,所以师父出了意外,几次想去接你回来,都无法接回来。

  我那时候还听到师父很不满,说一出去接你就出现问题。

  所以,你老公之所以能追到你,很有可能是靠了运气。

  我去,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可怕了。

  本来我还以为他能娶到你运气就够好了,要是过程也是这样,那么你老公要逆天啊。”

  苏琪有点不敢相信,然后想了想道:“没怎么感觉啊,我一直都觉得很正常啊。

  就算运气不好,我觉得他也能追到我…”

  说到最后苏琪感觉自己说不下去了,这不是暴露了什么嘛。

  她才没有那么早动心呢。

  静月倒是没怎么听苏琪说。

  因为她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她总感觉查不到破晓任何事。

  如果江左是破晓,那么破晓就等于拥有这种运气。

  他只要不想被查到,那么机缘巧合之下,是不是她根本查不到?

  刺激啊,静月迫不及待的想去问问考核部的前台了。

  不管有没有问到,都算一种收获。

  现在她只是想知道破晓是不是江左,至于其他的,她倒是没有联系。

  毕竟开头都没有,后面多想也没用。

  说实话,静月很希望是。

  但是又不希望是,因为总感觉她家小妹妹吃亏了。

  破晓太厉害了,而且江左运气又太好了,两者结合,万一不喜欢她家小怨妇了怎么办?

  但是看着小怨妇满脸的幸福,她又特别无奈。

  至少小怨妇现在是幸福。

  静月叹息,以前觉得江左是普通人,她就担心。

  现在对方要是厉害了,她还是担心。

  自己这个当姐姐,怎么感觉比当妈的还操心啊?

  当妈的现在还在想着怎么谈恋爱吧?

  远在圣地的月汐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她摸了摸鼻子,有点不解。

  她师兄想她了?

  最好是这样,但是总感觉是两个不孝徒在编排她。

  ————

  仙山附近

  “你没事吧?感觉手都要化了。”顾剑生扶着安溪说道。

  这时候的安溪基本站不住了,她可是耗费了巨大的代价,带着顾剑生逃出来的。

  而且顾剑生还是平安无事那种。

  安溪什么都没有说,他们已经上岸了。

  在水中容易被围攻,水里可是对方的主场。

  虽然也是安溪的主场,但是对方更强,那就只能离开了。

  他很强是真的,但是依然被限制着。

  随后顾剑生把安溪扶到一边,现在的安溪碰起来怪怪的,很软,就跟水一样。

  但是一点都不像正常人身体的触感。

  而且总让人感觉要化了。

  看着安溪面无表情,顾剑生又道:“你不会死在这里吧?”

  听到顾剑生这么说,安溪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起来,她直视顾剑生,仿佛用一个眼神就可以杀死顾剑生。

  顾剑生看到这个眼神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太吓人了。

  喜的是,应该是没事了。

  “没事你就不能说一下?”顾剑生说道。

  安溪冷声道:“我看起来像没事吗?你瞎了?”

  顾剑生:“……”

  他要怎么回答?

  貌似安溪说的非常有道理。

  最后顾剑生道:“有事你也说一声啊。”

  安溪道:“说了让你为我准备后事?还是突袭我自己逃跑?”

  顾剑生一愣:“安溪前辈,你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安溪脸色直接变冷,她要不是身体重伤,这个时候的顾剑生已经入土了。

  最后顾剑生叹息道:“安溪前辈有话可以直接说,我这人理解不来含义,就比如跟小黎一样。

  小黎一高兴或者一不高兴就离家出走。

  高兴的时候就在附近,不高兴的时候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最近几乎每个月都要找一次。”

  安溪冷眼以待,开玩笑,她又不是那种蠢狐狸。

  而且谁会把一只狐狸看的那么重要,不过是异类而已,不喜欢或者没用了,就可以丢弃的那一种。

  而在顾剑生说到小黎的时候,又是一脸的丧气:“也不知道现在小黎回去了没有,要是没看到我,也不知道会不会乱想。”

  这时候安溪道:“一只狐狸而已,把它看的这么重,不累吗?”

  顾剑生立即道:“累啊,安溪前辈是不知道,小黎最近越来越皮了,或者说脾气越来越差了。

  隔三差五就给我玩失踪。

  以前好歹也是几个月一次,最近动不动就失踪。

  我找起来累,找人来的找的时候更累。

  最累的还是找破晓这个混蛋。

  你知道的,他本事确实有,但是他人不行啊。

  没礼貌不说,还特别拽。

  拽不说,每次找小黎都要把小黎弄的遍体鳞伤。

  我恨不得跟他拼了。”

  ******

  我

  想

  求

  比

  心

看过《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