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闲唐 > 214.第 214 章

214.第 214 章

  按照亲王爵位来算, 李元婴应该是属于正一品之列, 可惜爵位这玩意就是说着好听, 真正管用的也就是在封地那一亩三分地里面。

  搁在朝堂上,李元婴基本是没有话语权的。鸿胪寺最大的官儿是鸿胪寺卿, 一般是从三品或正四品, 清闲又多油水, 许多人熬一辈子都熬不上去。

  鸿胪寺最大的官往往是去养老的, 这次正好老鸿胪寺卿要退休, 李二陛下就把李元婴塞过去让他当领头那个。李元婴这人不当领头的不行,他不服管, 也没人能管住他, 让他当个领头人他才干得起劲。

  李元婴走了半天后门,没走成功,只能垂头丧气地让人传信回去告诉魏姝她丈夫回不去啦, 她丈夫被黑心皇兄塞去鸿胪寺干活了,接下来要天天受苦受累早出晚归。这信写得句句伤心,宛如生离死别, 最后才让魏姝好好招待兕子她们, 问问她们对驸马到底满不满意。

  李元婴洋洋洒洒地给魏姝写完信, 这才不甘不愿地去鸿胪寺报到。

  鸿胪寺卿马上要退休了,人老心闲,每天笑呵呵地来点卯。

  按照大唐律例,一般官员七十岁退休,遇上短命点的基本是活到老干到老。要是官位高些、受重用些的, 还会被上头再三挽留,要求他们延迟退休。

  李元婴看到胡子花白的鸿胪寺卿后很是佩服,觉得这位老鸿胪寺卿真了不得,当官的年头怕是比大唐立国年数都要长吧?别看李元婴平时混账了点,真遇上了他还是挺尊老爱幼的,上前按着惯例和老鸿胪寺卿交接。

  老鸿胪寺卿耐心地给李元婴讲了讲鸿胪寺的情况。

  因为鸿胪寺这边清闲又有钱,没上进心的人都爱往这边挤,没能耐的纨绔子弟也爱往这边挤。

  简单来说,就是这里面基本个个都是关系户,个个都不学无术喜爱吃喝玩乐,翘着腿等着领俸禄的人比勤勤恳恳办事的人多,只有一群专业翻译在勤勤恳恳地干活,认真学习各国语言、翻译各国文献。

  老鸿胪寺卿的用词比较委婉,不过大体上就是这个意思没错。

  李元婴没想到近在李二陛下眼皮底下居然会有这么个全是蛀虫的衙门,这些人居然比他还能混吃等死!

  更可恨的是,鸿胪寺有编制的一共一百多人,除了鸿胪寺卿和两个鸿胪寺丞之外,全都没资格上朝!这也太过分了,他当了这鸿胪寺卿,得每天按时点卯不说,还要参加朔望朝会,这些家伙每天游手好闲,连上朝都不用去。

  老鸿胪寺卿见李元婴一脸气愤,还以为李元婴是气有人浑水摸鱼白领俸禄,不由劝慰李元婴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鸿胪寺也没什么事干,不用管他们的。人生在世,难得糊涂啊!

  唉,滕王殿下到底还是太年轻,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当真是眼里容不下沙子。

  老鸿胪寺卿给李元婴简单讲了几句官场潜规则,见李元婴还是气呼呼的,也就不再劝了。不管闲事也是他安然活到致仕年纪的保命秘诀之一,既然劝不了就不劝了,反正他要回家颐养天年去!

  新官上任三把火,李元婴这把火烧得很旺,和老鸿胪寺卿交接完以后他把鸿胪寺上下一百来号人集中起来开大会。

  瞧着一堆耸肩缩背、连列队都不整齐的鸿胪寺官员,李元婴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一声令下,让所有人去禁军校场那边集合。

  众人一阵莫名,觉得李元婴莫不是傻了,居然带他们去校场。他们可是文官,去校场做什么?

  李元婴见他们走个路都懒懒散散,很是不满,找李承乾说要借个人使使,普通禁卫就好,没别的要求,只要胆子大和嗓门大。李承乾很大方,直接叫人列队让李元婴自己挑。

  李元婴一眼扫去,瞅见个身量高大、相貌堂堂的东宫禁卫,眼前一亮,跑对方面前问:“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挺身作答:“小人薛仁贵。”

  李元婴点头,对李承乾说:“就这小薛吧。”

  李承乾看了看,也觉得薛仁贵立在禁卫里很显眼。薛仁贵到东宫没多久,年初出了侯君集把控东宫的事,李二陛下发了飙,把东宫禁卫撤换了一大批,薛仁贵就是那时候被选进来的,可见其悍勇。

  不过,薛仁贵都三十出头了,李元婴这半大少年还喊人家小薛,果然是李元婴会干的事!李承乾大方地说:“一个够不够?”

  李元婴哼道:“一个够了,绰绰有余。”他又和李承乾申请用场地和马匹弓箭,并给李承乾说出他的初步构想:既然他不能闲着,别人也不能闲着,得好好磋磨磋磨这些想白拿俸禄的家伙!

  鸿胪寺可是负责对外工作的,重要业务是接待各国使臣,就他们现在这精神气简直是丢大唐的脸。孔圣人也说君子要习六艺,所以他准备让薛仁贵好好训练训练这些家伙,先让他们学会集队,再让他们练好弓马骑射。

  李承乾听李元婴说鸿胪寺养了一群蛀虫,也觉得不能放任,让李元婴只管锤炼底下的人,他们有意见的话他会去禀明李二陛下。

  有李承乾兜底,李元婴更理直气壮了,带着薛仁贵返回校场那边。他让薛仁贵先罚比他到得更晚的几个纨绔子弟绕场跑五圈,并让其他人列好队站在校场边上旁观那几个家伙跑圈。

  鸿胪寺上下水深火热的生活由此开始。

  李元婴是不会跟着一起受训的,他抱着个凉水冻过的西瓜、搬了张躺椅坐在树荫下看薛仁贵帮他操练下属,悠闲得不得了。

  鸿胪寺这边的事很快被人报告给李二陛下,主要是报告李元婴一边欣赏别人顶着烈日操练一边吃瓜的无耻行径。李二陛下也忙了半天政务了,听说李元婴把一干文官赶去校场搞特训,眉头跳了跳,领着人往校场走去,看看李元婴在玩什么名堂。

  李二陛下刚走到校场外头,就看到李元婴在那训话:“你看看你们,像什么样子,队都站不齐,才训练一会就累得要跪倒,怎么代表大唐接待各国使者、怎么代表大唐出使各国?想想就觉得丢人,继续!”李元婴中气十足地骂完人,又半躺回躺椅上懒洋洋地捧起半个瓜挖着吃。

  李二陛下走进校场。

  李元婴瞅见李二陛下的身影,立刻搁下瓜站了起来。

  李二陛下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李元婴给李二陛下讲了他的用心良苦:要想让各国感受到大唐的强盛,这些人就是大唐的门面啊,门面不搞好点能行吗?要不是不能撤换,他早换成长得好看又会来事的人了,可惜他又没权把人全换掉,所以只能把人拾掇拾掇再用!

  李元婴给李二陛下举例王玄策,说瞅瞅眼前这批人哪个能像王玄策那么会随机应变?这些人遇上使团遭劫掠别说反击了,说不准会吓得尿裤子!所以说,得好好操练操练他们啊!

  李元婴说了一通自己的想法,又给李二陛下指了自己从东宫借来的薛仁贵,说人家随便一个禁卫看着都不一样,腰板挺得多直,相貌拾掇得多俊,一眼看去就很神气。

  李二陛下只是问了一句,李元婴就吧啦吧啦说了一堆,听得李二陛下脑仁疼。他顺着李元婴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鹤立鸡群的薛仁贵。

  李二陛下知道鸿胪寺的人都挺清闲,既然李元婴的说法还算说得通,他也不阻止,由着李元婴折腾去。毕竟,在薛仁贵的对比之下,鸿胪寺一干官员确实都成了歪瓜裂枣,根本拿不出手!

  李元婴一向是最擅长得寸进尺的,李二陛下自己送上门来,他当然不会轻易放李二陛下走。李元婴屁颠屁颠地跑去让薛仁贵喊众人集合,让他们瞅瞅是谁来了。

  小半天操练下来,鸿胪寺诸官早没了脾气,看到李二陛下过来更是绝望不已。看李二陛下这态度,绝对不是来解救他们的!

  李二陛下在李元婴的软磨硬泡之下给鸿胪寺诸官训话几句才离开。

  有李二陛下发话,李元婴更加得意,翘着小尾巴接着训,让他们甭想找人告状,要不然他告起状来更方便。谁还不是个纨绔咋地?谁没家长撑腰啊!他皇兄可是天底下最大的一号人物,谁都别想越过他去。

  众人脸色灰败,不得不被自己平时不太看得上眼的武官呼来喝去,累成死狗。

  李元婴下午就不旁观下属们操练了,偷溜去弘文馆拜访萧德言,眉飞色舞地和萧德言说起自己拼哥拼赢了的事儿。

  萧德言见李元婴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欢快,心情也颇为开怀,陪李元婴吃了一盏茶才让他去看皇孙们去。李元婴溜到弘文馆本也是为了看看侄孙和侄孙女们,大摇大摆地跑去寻了李象,让李象领他去幼儿园看看。

  李象看到李元婴可高兴了,拉着李元婴给他介绍了和他差不多同龄的那拨人。这拨人已经开了蒙,课上的内容比较深奥,玩耍的时间比较少。李元婴一一给他们送了见面礼,领着一群小屁孩浩浩荡荡地去看更小的小崽子去。

  还没走近,李元婴就听到一把熟悉的小嗓儿,正是李小圆球妹妹李幼玉的声音:“不行,你不能当将军,要立了军功才能当将军!”她说话奶声奶气,可逻辑非常清晰,听着很能唬人,“你想升为将军,就得听我指挥,勇敢杀敌,要不然,哼,我让你当伙兵去,天天烧火做饭!”

  李小圆球捂脸。

  他这妹妹在家就爱玩打仗游戏,到了幼儿园竟还是没变。

  作者有话要说:

  小王爷:糟糕,是心动的感觉,想偷女儿

  四侄子:滚!!!!!

  迟来的二更!

看过《闲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