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 > 第320章:想不想学武(二更)

第320章:想不想学武(二更)

  白玉染扫视了一圈,地上已经被清理的毫无痕迹,微冷的勾了勾嘴角。看来他不如他的意,只怕就会换别的阴损办法了。

  “你在这里遇袭的?”魏华音问他。

  白玉染放下车帘子,转身笑着拿了吃得给闺女,“他现在还杀不了我!只能折损他自己的人手,暴露他自己!”

  魏华音不知道他身上的伤怎么样,看他的脸色仿佛没有大恙,却不放心。他虽然有武功,却也不是自小就学的,碰上专职杀手,要安然脱身只怕极难。

  看她皱着眉,眼中闪着担忧和怒色,白玉染知道,只要入她心,一旦被她视作自己人,谁伤了她的人,就是有仇的人!

  很好!唐凤初有种再派几个人来,帮他练练武功,提升功力。音宝儿就会越来越爱他!越来越恨他个渣!

  “到家还有些时候,先眯一会!”白玉染把靠垫放下,让她靠着他躺一会。

  小奶包也伸着小胖手拍她,“娘睡觉觉!”

  魏华音放下心来,歪下来,先眯一会。

  白玉染看她只不过转眼功夫就睡着了,轻抚了抚她的头,手指放在嘴上做个噤声的动作,“嘘——”

  小奶包也学着他,“嘘——”

  白玉染无声的比划:不要说话!

  小奶包也学着他无声:不说话!

  父女俩一路上互相打着哑谜,扮着鬼脸,又互相喂着吃食,玩的不亦乐乎。

  到了京中,两个刺客直接被扔进了京兆府。

  留了问话的丫鬟婆子。

  唐小忠留下全权处理。

  京兆府见又是望山寺,出事的又是魏华音母女。白玉染最近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又背靠齐南王罩着她们。事情又牵扯了吏部和兵部的侍郎,还有应国公世子,不敢怠慢,立马就升堂审问。

  秦氏和杜氏江氏,小秦氏几个又说了话,改日再探望,分别各自回家。

  魏华音眯了一会,越发困倦的撑不住。

  到家白玉染把小奶包交给乳娘,抱了她下来。

  “哎.......你......”魏华音顿时精神了,他这脸不要,她还要脸呢!

  “沈风息说你,再晚一刻,便救不回了。”白玉染拧眉望着她。

  魏华音脸色发热,飞快的扫了眼低着头站在不远处的随侍下人,“我这没有事儿了!”

  白玉染直接抱着她回房,把她安置好,俯身吻了吻。

  “我看看你的伤!”魏华音抓着他不松手。

  白玉染捉住她的小脸,笑道,“我看着你,你先睡!睡醒再说话!”

  魏华音又张嘴,被他堵住,只得听他的,先行补觉。

  白玉染出去带娃,在家里处理公务。

  唐小忠回来的很快,“公子!已经立案,上了刑,但是两人还是不愿意交代!我已经让人在各处盯着,查到他们家人的下落,立即营救。”

  白玉染点头,“你先下去疗伤吧!”

  唐小忠没有客气,直接应声,拿了药回房疗伤。现在紧要时候,若是他的伤恢复不了,该用的时候,帮不上,就成了废物了。

  外面夏来通禀,“公子!闾洗过来了!”

  白玉染以为沈风息改变主意了,忙让他进来,“说什么了?”

  闾洗拱手,“主子说白大人一家伤病,让属下过来问问,可有用得着属下的地方?”

  “沈风息这是把贴身护卫借给我使了!?”白玉染挑眉。

  “白大人若无事,闾洗就先告退。”闾洗面色微沉。

  “有事!”白玉染叫住他,这闾洗可是个剑术高手,少有敌手,沈风息的贴身护卫,有他在,沈风息基本没有动过手。人都送到他门上来了,不用白不用!

  闾洗就知道他不会把他退回去,停下来听吩咐。

  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白玉染直接把他调去查两个刺客的家属,查罗夫人下手的证据。

  闾洗领了任务,立马动身。

  唐凤初听所有事情被闾洗接手,“那就不必插手了!”

  “是!主子!”

  魏华音一觉睡到下晌,醒来这才感觉好了不少。

  白玉染安排了清淡滋补的饭菜,“先吃一点,把药吃了!”

  又和药打上交道,而且这次的药明显难喝不少。魏华音皱着小脸一口气喝完一碗,“事情......唔......”

  却是白玉染塞了颗玫瑰糖给她。

  “查的怎么样?问出来了没有?”魏华音嚼着糖问他。

  “不交代,不过证据面前,有的是法子让他们开口!”白玉染让她不用多管,“你安心养伤,等你伤好......”

  魏华音看他犹疑的样子,“等我伤好怎么样?”

  白玉染深吸口气,握住她的手,把她拉到怀里,“音宝儿!你想不想学一学轻功?”

  能那么短时间冲过去,而她气血翻涌的仿佛全身炸裂开的感觉,她也隐约猜到一点,她应该适合练武的,“我跟你练吗?”

  “我的轻功太差。”白玉染摇头。

  魏华音眸光微转,“沈风息的轻功好?”

  看她都想到了,白玉染心里不忿,又忍不住发酸,“药王谷的轻功,流云飞步,是天下轻功之最!”

  “那我跟着你学,我直接学武功!”魏华音直接说。

  “我的武功不适合你!而且你现在也学不成武功,学点三脚猫的花拳绣腿,也没啥用!学一门逃命的本事,关键时刻逃命之用就足够了!”白玉染是绝对不会让她去学武功。前世她就以为自己有身手,只想着救别人,不要自己的命!

  魏华音看着他的神情,也明白他的想法,“那你先学,学了再教我!”她不去和沈风息学,他这个醋缸也就不用酿醋了!

  话是听的白玉染心里略微舒坦,“那货不愿意教!非说不是药王谷弟子不传授!”

  “那你会吗?”魏华音问他。

  白玉染点头,“我知道口诀!”他不传,那他偷偷教给音宝儿!反正药王谷也没想争天下,他的威胁最多让他浑身不舒服!到时候他就给他盖个帽子!让他自己送钱送药送秘笈!哼!

  魏华音却摇头,“你要教我,不等我入门,你就势必暴露了。”

  “偷偷学!反正你没什么机会用!只是以防万一!”白玉染杠上了。

  魏华音还是不想他暴露,势必多一份危险,“我用东西跟他换!”

  白玉染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你......”

  “我写一本药草养殖,跟他换!”魏华音也渴望自保的能力。尤其是在闺女受害,而他又被刺杀受伤之后。

  白玉染幽怨的看着她,这本药草养殖,前世是沈风息跟她要的礼物,没想到今生她还是要写给他!

  魏华音环住他的脖子亲了亲他,“不是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等我学会了,以后有危险,我就能逃命了!谁也追不上我!”

  白玉染怄了半天气,听她哄了半天,这才松口,“那你不许跟他学!我学了再教你!”

  “好!”魏华音笑着点头。

  药草种植典籍少有记载,就算是药王谷的数万典籍中,也没有那么齐全,那么全面新奇和方式。

  沈风息只拿到个目录,便已经心惊。

  “沈少谷主!这个药草养殖能不能换个流云飞步?”白玉染哼问。

  “只有目录,而且纸上谈兵终究更加容易,实施起来却难上加难!”沈风息按捺下心绪,冷眉看他。

  白玉染呵呵,“有些药草本来就种植不易,不说月华草那些,就三七和铁皮石斛那些,没有诀窍,你们药王谷也种不出来吧!药王谷都有缺药的时候,更何况是其他药商和大夫?你们药王谷不是行医救人,悬壶济世为本吗?这么好的事,你不愿意,舍不得你家的那个破轻功!”

  沈风息深深凝着他,“如果魏华音想学,我拿到此书,她能与我一起去......”

  他话没说完,白玉染已经跳脚,“不行!!”

  ------题外话------

  今天跑医院,明天继续补百度一下“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