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总裁老公,娶一送二! > 165 她从没想过,霍霆琛会把枪口对准她!

165 她从没想过,霍霆琛会把枪口对准她!

  霍天炀被打得七荤八素,糊了一脸血。

  脑子里嗡嗡作响,好一会儿都没能恢复知觉,等到他稍稍清醒过来就看到霍霆琛转动着手里的定时炸弹,款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而此时此刻,那个本该出了故障的炸弹计时器,又重新开始了运作

  红色的指示灯,明明白白地昭示着

  倒计时三分二十七秒

  陡然意识到霍霆琛要拿炸药对付自己,霍天炀的脸色顿时惨白到了极点,全身不由自主地急剧颤抖了起来,五官更是因为极度的恐惧变得扭曲狰狞。

  “霍霆琛你要干什么我是你堂哥你敢炸死我”

  霍霆琛酷寒着面色,眼里没有一丝亲情和怜悯,冰冷得像是没有感情的刽子手。

  “堂哥呵你大概不知道,我五岁以前不姓霍。”

  闻言,霍天炀陡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你不是霍家人你、你到底是谁”

  “你还不配知道,”霍霆琛森森开口,将定时炸弹放到了霍天炀的身上,眼底厉色尽显,“说吧,微微在哪里又是谁带走了北北”

  眼看着计时器上的时间迅速流逝,霍天炀瑟瑟发抖,急忙道

  “是夏思绮全都是夏思绮的主意我、我也是受了她的蛊惑才一时鬼迷心窍你不要杀我冤有头债有主,你要算账就找她算账”

  “她把人带到了哪里”

  “我不知道她没说你放了我,我真的不知道”

  见霍天炀骇得目眦欲裂,不像是在说谎,霍霆琛便就站了起来,随手拿走了胸口的那个定时炸弹,转而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见状,霍天炀不由冷汗淋淋地松了一口气。

  就在他以为霍霆琛会念在兄弟之情放他一马的时候,下一秒就看到霍霆琛随手一放,搁置在了门口的破柜子上。

  霍天炀骤而放大瞳孔,就听哐的一声,铁门被重重地关了上

  门外。

  霍霆琛身躯笔挺,大步往外走。

  冷峻的面庞上淡漠无温,不管霍天炀怎么在屋子里声嘶力竭地嚎叫嘶吼,痛哭求饶一双幽暗的瞳眸始终无动于衷,不起丝毫波澜

  直到身后传来轰然巨响,伴随着滚滚热浪冲袭而来

  霍霆琛也只是面无表情地带着被爆炸声惊醒、尚且处于意识模糊状态的霍家二老离开了这片废旧的住宅区。

  炸弹摆放的距离很远,当中有桌椅隔着,他没打算炸死霍天炀。

  因为炸个半死,才是最惨的。

  离开城南,修聿那边还没有找到莫微羽的下落,就连陆觐川出动警力搜查也毫无进展。

  霍霆琛眼底的阴霾愈渐深浓,宛如压境而止的巨大风暴,积累着摧毁一切的可怕情绪,暴虐得令人窒息

  甚至就连闻讯赶来的霍司麟都察觉到了他的异样。

  “哥,你今天不太对劲”

  为了避免留下把柄,一拿到想要的视频,夏思绮和邢慕泽就立刻下了山

  不想,前一脚夏思绮才回到家,后一脚

  霍霆琛就找上了门来

  这个时候,夏思绮还不知道霍天炀那边出了事,他们提前定好了计划,一旦有紧急状况就马上联系,但自始至终霍天炀都没有向她发来求救的信息。

  再加上她这边进展顺利,所以夏思绮理所当然地以为那边也进行得很圆满。

  毕竟霍天炀要的只是一份股权让渡书而已,这对霍霆琛而言并不是什么舍弃不了的东西,反正只要他想,早晚是会拿回来的

  正因为如此,夏思绮全然没有料到霍天炀不仅自作主张,想要废了霍霆琛,甚而还在计划失败之后分分钟出卖了她

  听到霍霆琛的脚步声,夏思绮面色一喜,不无得意。

  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他,想要看看他在收到那个视频之后,是什么样的反应

  然而,就在她兴致勃勃地打开房门的时候

  “琛哥,你怎么来”

  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额头上就被冷冷地抵上了枪口

  夏思绮浑身一僵

  不敢相信地抬起头,看向那个握着枪支,居高临下对着她的男人。

  她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像是一只狂暴的凶兽,紧绷的面部线条像是刀锋一样锐利,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翻滚了狂涌的暗潮,泛着嗜血的冰冷光泽。

  他的眼里没有温度,只有杀气

  浓郁的,逼面而来的,让人窒息浓浓杀意

  “琛、琛哥”

  夏思绮煞白着脸色,颤抖着唇瓣,一时之间分不清是恐惧更多,还是震惊更多

  她从没想过,有朝一日霍霆琛会把枪口对准她的脑门

  而且他这样的架势,完全不像是为了吓唬她。

  她甚至毫不怀疑,他会扣下扳机,将她一枪击毙

  “你要杀我”

  霍霆琛目若寒冰,声音更是冷得叫人骨头都在打颤。

  “微微在哪”

  “什么微微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霍霆琛陡然拔高声调,厉声道

  “微微在哪”

  声音一高,手里的力道跟着加重,用力地像是要将她的脑门捅破

  吃痛之下,夏思绮的眼泪哗的就流了下来,悲伤而又绝望。

  “琛哥你要杀我你竟然要杀我为了那个女人就只是为了那个女人怎么可以你忘了你答应过我哥,会一辈子照顾我,一辈子保护我这些,你都忘了吗”

  面对夏思绮泪流满面的声声质问,霍霆琛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

  自始至终,他只有一个问题

  “我问最后一次,微微她在哪里”

  “我不知道”

  夏思绮忽然像是疯了一样,大喊大叫了起来,不要命似的豁了出去

  双手紧紧握着抵在额头的手枪,像是在追寻最后的执念。

  “你杀了我我也不知道你杀了我吧琛哥求求你,杀了我你为了别的女人不要我了,那我情愿死在你的手里你不能爱我,就杀了我好了反正我只要你,我只要你没了你,我就什么都不要了”

  一番话,夏思绮说得声嘶力竭,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霍霆琛却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脑子里来来回回只有莫微羽被男人压在身下低声悲泣的画面,隐隐约约似乎还重叠着其他相同的场景。

  回忆的最深处,那段被深深掩埋的过往再次刺激着他的神经和大脑,同样有人遭受凌虐和强丨暴,歇斯底里的哭喊每每在午夜梦回将年幼的他惊醒,那是一种渗到了骨子里的憎恨和寒冷

  指尖缓缓压下,扣动了扳机。

  “砰”

  “不要”

看过《总裁老公,娶一送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