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2.斯巴达家的日常

2.斯巴达家的日常

  1928年,夏。

  今天的斯巴达家同样的热闹。

  俩只白发的小男孩又一次的扭打在一起,大喊大叫着在松软的庭院草地上滚来滚去。

  这本该是一场正经决斗。

  剑术的比划。

  不过到了半途,不管是决斗者也好,还是发起者与裁判也好,都忘记了这回事。

  每一回都能忘记。

  白发的高大男人装扮一如既往的绅士十足,如果忽视掉其脸上看戏的恶劣笑容的话,毫无疑问是这俩孩子的亲爹。

  毕竟在男人看来,这只是小事,甚至是健康与活力的证明。

  在魔界之中,兄弟争斗的历来传统是动刀子互捅,弱的死掉才算完事,这种程度已经非常温柔了。

  所以他有高兴的理由。

  兴致勃勃的看戏,乡下地方可没有有趣的表演节目,生孩子不用来玩,那也就毫无意义。

  作为决斗发起者,他毫无疑问的是故意的。

  斯巴达家从来都不讲道理,有问题,拳头大的有理。

  反正今天妈妈不在家。

  那就爸爸说了算。

  所以,萨福喜欢爸爸的方式,每次她都能赢,年龄与体型优势可不是开玩笑,哪怕这俩小子的蛮力不是一般小孩可比,因此,此刻作为裁判的她就能好好欣赏弟弟们的滑稽样。

  顺便提点建议。

  “脸!脸!脸!往脸上打!”大呼小叫的,一点也不淑女,像个假小子与疯丫头,哪怕有着天使般的美貌,但一点也不天使,却很恶魔。

  “别哭!但丁!哭就是怂!用头槌!”

  眼看着又要输了,不甘心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不想惹自家大姐,别问,惹就是惨,各种惨,但是眼前年龄只大一岁的大哥,可以惹!

  “维吉尔!!!”

  咬着后牙槽,狂怒的大吼,即将被完全压制的但丁,怒火对准了亲哥,凶猛的头槌听话的使出,撞上维吉尔的下巴。

  压制着但丁的维吉尔吃痛,眼泪花飚出,一声不吭的死死压着但丁,制止着其反压制的企图。

  “但丁!!!”

  同样满是愤怒的大吼,只是眼角飞快的瞟了一眼身边恶劣大笑的大姐,气喘吁吁中,终于,一场决斗停了下来。

  但丁没力气挣扎了,只是死硬的不开口认输。

  “又是维吉尔赢了。”不怎么高兴的裁判小姐姐宣布了结果。

  但丁能赢的时候太少了,太可怜了。

  所以,萨福向维吉尔责怪道:“你怎么不让着弟弟呀。”

  “哼!”一声冷哼,充分学到老爹冷傲的维吉尔不想跟萨福说话,龇牙咧嘴的走开,拿起了战利品,唯二的一根香肠,干脆的放进嘴里,回头斜眼冷冽的看着但丁,咬下一口。

  气不气?

  你大哥还是你大哥.滑稽.JPG

  至于兄弟相亲相爱分享?

  小萨福一大口咬掉手里的香肠,剩下半截,笑眯眯的看着但丁。

  一副败犬样躺在草地上的但丁眼巴巴的看着萨福,咽下一口口水。

  然后天使降临,带着天使般的笑容,小萨福蹲下身,手里的半截香肠塞进但丁嘴里。

  世上只有姐姐好,小但丁眉开眼笑,一口咬住。

  小维吉尔撇了撇嘴。

  完全没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这时,提着小裙子的萨福猛的转身飞扑,扑倒维吉尔,动作利索迅速的抢下维吉尔手里剩下的香肠,一口塞进嘴里。

  腮帮子鼓鼓的咀嚼,居高临下的看着维吉尔,眼眉可爱弯弯。

  你姐也是你姐。

  小维吉尔懵懵的看着萨福,一脸的不可置信,愕然的紧盯着萨福的小嘴。

  你怎么可以!

  “你你你你...”

  “很公平对吧。”完全无视了维吉尔吃人的眼神,小萨福笑眯眯说道:“很公平,一人半根,谁也不多,谁也没少。”

  闻言,但丁点了点头。

  “可是,你吃了俩根半根。”

  加起来就是一整根,还有多余的。

  大一岁的维吉尔可不像年幼的弟弟一般傻。

  “不要在意这种小问题,我的弟弟哟~”咀嚼着香肠含糊说道。

  “不!萨福!这并不公平!你还我香肠!那是我的!”我靠拳头赢来的!

  啊的张开了小嘴,得意的对着维吉尔炫耀着空空如也的口腔,萨福娇声大笑道:“维吉尔,你看,这里没有你的香肠,哈~”

  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大笑样。

  “你是恶魔吗!?”

  “对~维吉尔,我们一家都是恶魔~”

  看着得意洋洋的亲姐,维吉尔眼中蓄满了泪水。

  “别哭,维吉尔,哭就是怂,恶魔才不会哭泣,还是说你不是恶魔?”

  “我当然是!”然后泪水憋了回去。

  “那就没问题了~我愚蠢的弟弟哟~”清脆大笑着起身,萨福一把拉起维吉尔,带着拉起但丁,牵着俩小只的手,疯跑起来,大叫道:“练习结束了~去玩咯~”

  对于应付俩只,她有丰富的经验。

  不管什么事,开心就完了。

  维吉尔不情不愿的跟着跑了起来,不跑起来会被蛮力拖着走的,只在这会儿纠结,限于姐姐大人的强力,内心默默发下宏伟的誓言,抛瓦(power力量)我需要抛瓦,不过等下玩起来就不用纠结了。

  但丁从头到尾就没纠结,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有的玩,超开心。

  看着三姐弟打闹在一起友好温馨的画面,斯巴达啧啧了俩声,露出慈父般的欣慰笑容。

  多么和谐可爱的一家亲啊。

  这真是太好了。

  相比传统恶魔家庭的互捅刀子日常。

  这可实在是强多了。

  看小萨福多可爱多温柔,还知道把东西分享给弟弟,合理分配。

  俩小子都只顾自己,一点也没有女儿可爱。

  “别玩太晚了,在伊娃回来之前,还有,萨福,别带着弟弟们去捕猎狼了。”

  “好的,爸爸~”

  真乖~

  斯巴达满意的点了点头。

  还是女儿省心。

  斯巴达家一天的平静日常就这样徐徐展开,日子不紧不慢的悄然过去。

  1928年,冬。

  魏玛共和国南部,名为纳(防和谐)粹的党派在希特勒的领导下逐步壮大,成为一个‘拥有一批具有接管政府事务能力的干部的政党’经历了相当的困难后,其冲锋队改组成为一个拥有几十万队员的武装团体。

  其任务为保护纳(防和谐)粹党举行的集会,捣乱其他政党的集会和一般恫吓那些反对希特勒的人。

  历史的危机与机遇即将在来年到来。

  而在魔界,不为人知的风雨也将鼓动席卷。

  此时,人间的她仍一无所知。

  也许会梦到点什么。

  例如,战争,废墟,硝烟,烈火还有死亡。

  满地满地的尸体。

  人们在挣扎嚎叫。

  在烈焰中,在废墟下,在野地里,在田野上,到处都是,彷如地狱。

  惊恐的从梦中醒来,满身的冷汗,身躯在微微的颤抖,苍白的发丝湿漉的紧贴在苍白的脸色上。

  金色的双眸激烈的颤抖收缩,瞳孔竖直一线如野兽。

  随之平息下来转变为圆形,深邃的冰蓝色。

  这预示着什么。

  但她不知道这从何而来。

  碎片般的画面始终在眼前翻滚,然后又毫无征兆的消失。

  “亲爱的,怎么了?”

  响动与尖叫惊醒了家人。

  “妈妈,我做了个噩梦。”

  女孩委屈的撒娇道。

  “别怕,亲爱的。”

  “我才没有怕。”看着下铺睡的很香相拥的俩只小猪,也许是祖传的神经坚韧,一家人都一个样,女孩不满的嘟嘴。

  想必斯巴达老爹同样睡的很香。

  只有身为纯粹人类的伊娃才为这个家操碎了心。

  萨福醒来后也就不再怕了。

  “妈妈,别担心,你去睡觉吧。”

  “好的,亲爱的。”

  身体一倒,翻了个身,重新进入香甜的梦乡。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