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3.斯巴达家的异常

3.斯巴达家的异常

  准确的说,萨福只有八岁而已。

  从斯巴达捡到她时开始算起,满打满算也只是跟维吉尔同年,甚至要小一些。

  不过,以体型来说,八岁大的萨福看起来有十二来岁的女孩那般大。

  在同龄的小学六年女孩群体里,算是个头中等偏娇小的类型。

  伊娃一直不知道萨福的具体年龄,也猜测过年龄可能跟丈夫一般大,年龄成迷,所以干脆把捡来萨福的那天定为了生日。

  当然,这些不该告诉天真可爱的小萨福,小萨福只是一个天真可爱的普通小女孩,除了时不时的会说出一些就连小萨福自己也不清楚意思的奇怪话以外。

  中文,英文,日语,韩语,甚至包括天使语,恶魔语,龙语等等...

  小萨福都能在无人教导的情况下,冷不丁的说出来一俩句,甚至说的很好。

  这些都能够无视,并不妨碍伊娃给予自己的无私母爱。

  斯巴达家的孩子奇怪一点很正常。

  哪怕有一天丈夫告诉自己萨福就是高等恶魔,伊娃也不会觉得奇怪。

  甚至是天使也无所谓。

  相比俩个淘气的儿子,贴心可爱的萨福就算说是天使也不过分。

  伊娃感谢这份礼物,正因为这位女儿的存在,伊娃才会在有时庆幸自己不会被一大俩小三个男人气疯了头。

  女儿是贴心小棉袄,这一点伊娃已经深有体会。

  从萨福睁眼开始,除了满溢的天真好奇心与热情活力之外,最大的性格特征是温柔。

  那是一份悄然间展示的下意识体贴。

  具体表现为善解人意。

  从小时候起,总是能让快要哭出来的维吉尔与但丁憋回眼泪去。

  这让第一次当妈妈,时不时会觉得头疼与手足无措的伊娃大大的松了口气。

  她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没有这个女儿的话,也许自己这位妈妈会当的焦头烂额。

  也许是恶魔血统的原因,维吉尔跟但丁不是省心的孩子。

  维吉尔这孩子性格淡漠。

  而但丁这孩子则性格激烈。

  俩兄弟就像一面对照的镜子,相同又不同。

  自小就看不顺眼对方。

  如果没有女儿在其中的调解与搅和,在父母看不到的地方,伊娃毫不怀疑俩兄弟之间的冲突会更加激烈。

  更不用说他们的爸爸,同样不是个省心的男人。

  在这个男人外出工作,自己在家担惊受怕时,伊娃很庆幸,还有一个女儿能够帮她打理家务,安静倾听她的烦恼与抱怨,奶声奶气同仇敌忾的痛斥着丈夫的无良与不负家庭责任。

  虽然一转头这丫头就会叛变到男人那里撒娇。

  不过,至少没有出卖她。

  这叫她即觉得好笑也觉得温馨幸福。

  她只想日子一直这样持续下去,持续到孩子们一个个长大。

  但她知道,丈夫的身份不允许,灾难迟早有一天会找上斯巴达家。

  因此,她害怕着,害怕着任何的可能。

  屋外连绵的雪地里,三个孩子在无忧无虑的玩耍。

  同样苍白的发色几欲与雪融为一体,其中,一身雪白毛绒精致冬装的的女孩就像是雪地里一身纯白的精灵,清脆娇笑着滚起巨大的雪球。

  这是打雪仗没错,可不是打雪炮。

  维吉尔与但丁吓坏了。

  眼见着雪球越滚越大,几近一米多高的巨球。

  “哈!大就是好!”伴随着一声娇喝,娇小的身躯虽然吃力,却摇摇晃晃的双手举过头顶。

  这是极为夸张的一幕,毫无疑问成年人也无法举起这样的雪球。

  豆芽般娇小的身躯下,隐藏的是令人惊悚的怪力。

  怪叫了一声,不断向着女孩丢着拳头大雪球的男孩们,惊慌的分头跑开。

  一时不知道应该追那只,嘿咻了一声,女孩丢开了巨球,抄起地上的雪,手里捏成雪球,向跑的慢那只追去。

  三个孩子再度打做一团。

  雪球纷飞。

  “力气又变大了呢,萨福去年还无法举起这样大的雪球。”看着窗外孩子们的游戏,伊娃对着丈夫说道。

  “训练强度上来后,力量飞涨很正常。”斯巴达并不在意的说道,手里聚精会神的拼装着瓶中船。

  壁炉里,柴火劈啪作响。

  “最近,小萨福做噩梦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伊娃担忧说道。

  “只是正常现象,以前的记忆在萨福脑中复苏。”

  “是吗,不会有危险吗?”伊娃严声道。

  “我检查过,没有对萨福的人格造成影响,不用担心。”斯巴达放下瓶子,看向伊娃,沉声道:“最近我有事要外出,孩子们就交给你了。”

  说着时,手里拿出俩条宝石项链,严肃的嘱托。

  “一条给维吉尔,一条归但丁,这里面有我的力量。”

  听闻这样的话,意识到此次外出并不简单,伊娃接过项链,眼中担忧之色更加浓厚,却是温柔笑道:“那小萨福的圣诞礼物呢。”

  “我会亲手交给她,不过,你不给她准备一份圣诞礼物吗。”

  斯巴达说着,站起了身,背影一如既往的挺拔。

  只是,只有伊娃知道。

  这个男人的力量正在飞速衰退。

  不明原因。

  也许是衰老。

  日常生活的相处中,很多迹象都暴露了男人的无力。

  要换做以为,作为剑圣,哪怕放水,对练中小萨福也不可能伤到他。

  但小萨福做到了,真剑对决差点斩下了斯巴达的脑袋。

  所以,看着男人的身影,这种话还是说了出来。

  “不去可以吗?为了我们。”

  伊娃期盼的看着斯巴达。

  “为了你们,我必须去。”斯巴达平静的说着,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笑容。

  “那就早去早回。”伊娃悲伤的妥协道:“我想,我们可以一起为萨福选一份适合女孩的礼物。”

  “我会的。”说完这句话,斯巴达推门来到屋外,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三件兵器,对着孩子们爽朗的大叫道:“快过来!小鬼们!老爹发圣诞礼物了~”

  “圣诞节到了吗?”但丁疑问。

  三小只赶忙跑过来,围住老爹叽叽喳喳的询问着。

  “还有一个多月。”鄙夷的看了眼搞不清日子的弟弟,维吉尔淡声道。

  “是什么礼物啊?”萨福则关心着有什么礼物,然后想起了什么,又疑问道:“爸爸不是说过,圣诞老人不敢来我们家吗?”

  “我们家可是恶魔家!”但丁自豪脸,然后给出自认合理的解释,说道:“一定是爸爸跟圣诞老人商量好了,不打他他才敢来。”

  “他已经来了吗?”露出难得的天真,维吉尔认可了但丁的话,问道:“我能看到他吗,还是现在要上床睡觉了,装作没看见他?”

  吵吵闹闹的奇妙问题,叫斯巴达一阵头疼。

  平日里漫不经心不假思索口嗨的恶果又来了,为了省点钱可不容易啊。

  反正,第一次当爸爸没经验,不靠谱也正常的吧。

  无视了孩子们的天真问题,板了下脸,斯巴达喝道:“都站好。”

  三小只听话的齐齐站好。

  斯巴达家传统,拳头大的人,话才好使。

  毫无疑问,斯巴达是最大的拳头。

  “但丁,这把叛逆大剑是你的。”

  但丁喜滋滋的接过大剑。

  狰狞的骷髅剑柄与漆黑的巨剑剑身,造型狰狞凶狠。

  俩只手吃力的抱住。

  “维吉尔,你的是阎魔刀,好好使用它。”

  维吉尔接过阎魔刀,修长优雅又狠厉残酷的日式太刀,让维吉尔爱不释手的翻覆查看。

  “这是属于你的,萨福。”

  最后一件武器交给了萨福。

  这是一柄奇妙的武器,通体赤红,纤细又美丽,三尺长的剑刃,剑柄处是彷如凤凰的火红单翅片翼,剑身整体由晶体构成,彷如无数的宝石碎片拼接在一起,其内,金色的流光如血液隐隐流动。

  “真漂亮,她没有名字吗?”萨福好奇问道。

  “你应该知道她的名字。”斯巴达说道:“就在你自己心里。”

  萨福低头思索,突兀的一个名字在脑海内跳出,肯定的说道。

  “红莲劫世。”

  叫出名字的瞬间,剑轻鸣一声,随即化作一抹流光没入萨福体内。

  看着这一幕,半响,斯巴达沉声道:“萨福,好好使用这份力量,保护你的弟弟们。”

  抬头,露出灿烂的笑容,萨福点头重重答应。

  “好的!我会一直一直保护他们!”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