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4.萨福姐姐教你二段跳

4.萨福姐姐教你二段跳

  在一个雪夜过后,斯巴达悄悄的走了。

  伊娃坚强的送走了丈夫,醒来的孩子们认为这如之前斯巴达无数次的外出一样,依然会带着满身的风霜回来,还会带来远方的礼物。

  对此满怀期望着。

  直到阿尔卑斯的冰雪逐渐消融,数个月后,那个男人仍然没有消息。

  哪怕是邮差带来的一份信件。

  1929年,春,夏季的脚步即将再一次按部就班的来临。

  青翠的草地里,鸢尾花疯长。

  “但丁!别偷玩!看好!”

  小女孩的声音清脆又严肃,一板一眼的指导着弟弟们修炼。

  “咿呀!!!”

  一声爆喝,手持木棍的女孩作势挺剑突进,身影急速划过一段距离,脚步未动,身形却是如踩着冰面,在草地里滑行前进,沿途的野草在剑风下低伏,划过一道波浪,停歇下来。

  小姑娘板着脸转头看向弟弟们,严肃的讲解。

  “这招咿呀剑法,是以高速冲向敌人,并以魔力剑风吹飞正面敌人。”

  “除此外,也能凝聚于一点,着重突进突刺的破点杀伤。”

  “重点在于脚下步伐配合魔力的爆发。”

  “看懂了吗?”

  但丁看向维吉尔。

  见维吉尔面无表情的点头,自己也跟着点头。

  不疑有他,小萨福满意的点头。

  “这些都是基础,有着很多高级应用,看好,这一招叫做咿呀百万突刺。”

  说着,萨福重复了一遍咿呀突进,只是最后收招关头,手里一动,木棍晃作一团,犹如流星群起,剑影如雨,纷纷洒洒的连环突刺而出。

  “练习的时候拆开练习,单独进行基础熟练。”

  说着时,手里停下,剑影顿消,紧跟着,原地站立又是一片突刺剑影洒出,收手后,看向俩人。

  “懂了吗?”

  维吉尔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埃涅阿斯纪》后,面无表情的点头。

  但丁见状,不爽道:“萨福,维吉尔根本就没听!”

  “我已经跟着父亲学过了。”闻言,维吉尔不屑哼道:“也就你这个蠢货还没学会这些简单东西。”

  但丁咬牙,维吉尔!我跟你势不两立!

  “简单?”萨福盯着维吉尔。

  维吉尔不由怂怂的后退了一步。

  “那么,这招的变种你会了吗?”说着,萨福杨手,连续的前方锥形范围覆盖突刺转为斩击,覆盖了身周四面八方的攻击。

  “这是咿呀百万裂斩。”

  “还有这种高级招式。”

  说着,萨福又捡起地上一根木棍,双持在手,一边跑一边双手挥剑一阵乱砍。

  空气里满是木棍挥舞激起气流的尖啸声。

  剑影连成一片,四周的野草纷纷遭难。

  可见势大力沉。

  “能不能不叫这种名字。”维吉尔面目表情的咬牙道:“父亲明明说过,这叫疾走乱舞!”

  “不就是瞎砍么。”萨福收招跑了个来回后,在弟弟们身前停下,嘟哝了一句,瞪着维吉尔,说道:“你还学不学!”

  “我自己会学,不用你操心。”维吉尔说着,合上书,摸了摸脖颈间的项链,一声不吭的转身离开。

  自从父亲离开后,维吉尔的性格就有了变化,整日冰着脸。

  萨福知道,维吉尔会一个人偷偷的练,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没有在意,看向但丁,说道:“但丁,姐姐教你二段跳!”

  “噢!”但丁懒散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好的,萨福。”

  就连但丁,似乎也受到父亲离开影响,提前来到反叛期,以前很活力,现在则多数时候都无精打采的。

  “叫姐姐!”一个手刀亲昵的砍在但丁头上,但丁吃痛喊出声来,嘻嘻哈哈的笑着,萨福在但丁捂脑袋时,做起演示来。

  二段跳同样是基础,难的是三段跳,四段跳,乃至无限滞空的无限跳。

  这一点,必须要有充足的魔力支撑。

  不管是但丁,还是维吉尔,萨福,因为年龄的幼小,魔力都不多,相比之下,萨福无疑要强一大截。

  很多招数,即便以俩个弟弟的聪慧,学会了,受限于身体,也用不出来。

  不过,技巧上倒是没什么难度,问题是熟练度,记住就行。

  总之,别问,问就是练。

  萨福的魔力是白色,不同于但丁的猩红,维吉尔的暗紫,萨福的魔力是一种不祥的苍白,没有白光的刺眼,相反,反而会是如凝视深渊一般,盯久后彷如会被吸进去的死寂白色。

  这份魔力的特性萨福不是很清楚,但能感觉到危险,斯巴达曾说过。

  这是光,是死光,出现就代表着死亡,泯灭与绝望。

  这不是救人的希望之光。

  这是夺取的绝望之光。

  所以,要慎重对待这份力量。

  所有萨福会的招数,都给但丁展示了一遍,最后,以一记蓄力剑气斩收尾。

  苍白的月牙形剑气高高冲向天际。

  “看懂了吗?”

  萨福可不会教人,自己学的话,倒是飞快,像是有本能的肉体记忆般,上手贼快,一教就会。

  这一点,斯巴达没少夸赞。

  所以,理所当然的,萨福认为弟弟们跟自己一样。

  只是重复了老爹教她时所说过的话。

  懂了吗?

  但丁不是很确定,看起来很简单的样子,不过,为了不让姐姐认为自己是个笨蛋,懵懵的点头。

  “那你自己一边去练,先从咿呀开始,最重要的是气势。”

  萨福打发了弟弟但丁,但丁自个琢磨练了起来。

  斯巴达说过,要保护弟弟们。

  萨福一直记在心底。

  自从斯巴达离开一段时间后,萨福也同样有了些变化。

  带着弟弟们玩的时间变少,以前只会在斯巴达训练时,才会进行的修炼也主动开始加时加量。

  白天修行,夜晚的时候则是文化课。

  伊娃很博学,懂得很多知识,如果不是三个孩子都身具恶魔血统,伊娃甚至想教孩子们学习神术,只好退而求其次,教授神学。

  但不管是萨福也好,但丁也好,都对神学不怎么感冒,也就维吉尔会有点兴趣,但充其量也不过是当做有趣的故事来听。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去,始终不见斯巴达的音信。

  夏日初临的某日夜晚,小萨福再度的从噩梦中惊醒。

  而这次,有了不同。

  不再是离萨福身边遥远而彷如幻影般的画面。

  其细节之多,之真实,恍如眼前发生的明日预知。

  白发的男人在高塔上决斗。

  刀剑相向,至死方休。

  他们是兄弟,亲兄弟。

  一个叫做但丁,一个叫做维吉尔。

  而在梦中更早的画面中。

  萨福看到去救维吉尔的伊娃倒在了倾塌的房屋与烈焰之中。

  躲在壁橱里的幼小但丁哭叫着大喊,撕心裂肺。

  其中,唯独缺少了她自身的存在。

  无助的眼泪顺着苍白的脸颊滑落。

  迷茫的金色竖瞳里逐渐恢复清醒。

  一个念头在脑海中不停的盘旋。

  伊娃会死!

  是梦吗?

  不!

  小萨福紧紧握住拳头。

  我得阻止这一切!

  伸手握住了脖颈里伊娃送的精致水晶吊坠。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