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6.我需要抛瓦

6.我需要抛瓦

  魔界的天空万古如一,始终一成不变。

  永远晦涩,阴沉,黯淡,又深邃的黑夜。

  不详的猩红暗紫等色光点如群星点缀其中。

  岩浆在大地奔涌,高耸的山峰峭壁上,阴森的壮丽古堡矗立。

  手持镰刀的黑袍恶魔,如死神亦如鸟群,密密麻麻,盘旋在古堡四周,昼夜不息的漂浮巡逻游弋。

  头部处,冰冷的苍白假面上,眼瞳里散发着阴冷的光。

  这种死神,能够穿透墙壁,无视物理攻击,只有打破其假面时,才会彻底死亡。

  在那之前,它会进攻进攻,不知疲劳,永无停歇的进攻,撕碎眼前的敌人。

  普通的人类恐怕只能在其面前坚持数秒,哪怕手持枪械。

  转身就跑也许能多坚持几秒,但不管藏在何处都没用,它们会循着生人的气味,找到你,撕碎你。

  恶魔们虽然形态不一,但多是这样为了杀戮而存在的兵器。

  而在这样凶险的魔界里,此时,一名人类女性漂浮在岩浆流涌的狰狞大地上,遥遥凝望着古堡。

  她穿着法师的长袍,兜帽覆脸,只能隐约看见隐约下的部分脸颊。

  她在这里,又不在这里。

  身躯在隔着维度遥远的大本营,只有灵体在这里停留。

  这是修为高深的法师们常用的手段。

  精神与肉体分离,前往其他维度宇宙空间,进行探索与游历,也能就此学习研究其他维度的知识与力量。

  到了这一步的法师,其强大,是不可简单想象的。

  而她,此时正在监视。

  魔界帝王蒙德斯

  祂统治着大范围的疆土,无数的强大恶魔,拥有着无可匹敌的力量。

  但博学的法师却知道,事实上,魔界不止这一地,魔帝也不止这一位,宇宙中存在着许多可怕的存在,蒙德斯只是其中之一,而可怕之处,就在于蒙德斯对地球有着兴趣。

  很多年前,祂几乎就成功了,把地球纳入统治之下。

  庆幸的是,有个男人背叛并阻止了祂。

  这个男人叫做斯巴达,传奇魔剑士。

  而如今,蒙德斯似乎隐约感觉到什么征兆,再度的蠢蠢欲动起来。

  突兀的,一声嘶吼响起,恶魔们纷纷兴奋起来,整齐的嘶吼。

  威严宏达的声音响彻天际。

  “去吧!时机到了!杀了他们!斯巴达的孩子!!那个可耻背叛者的杂种!!!”

  法师眺望着精心挑选的恶魔穿过维度之壁,心念一动间,身影淡化不见,消失回到地球。

  巴伐利亚阿尔卑斯山脉。

  日子虽然一如既往,可自从做过那种梦之后,小萨福始终有着一种紧迫感。

  练习的时候,越加刻苦与认真起来了。

  弟弟们什么都不知道,妈妈不让告诉他们,萨福也只好默默的埋在心里。

  除了照常练习,也会带着弟弟们玩耍,漫山遍野的疯跑,累了躺在草地上,叼着草梗悠闲的看着白云,喝山间清冽的泉水,空闲下来会为修复未来弟弟们之间的关系,伤透了脑筋。

  要怎么办才好呢?

  小萨福转头看向了弟弟们。

  维吉尔很喜欢读书,特别是神话史诗与诗集,不说话的话,倒是像个贵族小少爷般精致优雅。

  而但丁...

  算了,萨福觉得但丁从来没有烦恼过什么,如果维吉尔不摆一张臭脸,但丁就不会针锋相对。

  要让维吉尔不摆臭脸可以吗?

  萨福觉得试一试总没问题吧。

  站起了身,叫来了俩人。

  对于姐姐的话,维吉尔哪怕表面上一副不乐意反抗态度,还是会听的。

  但丁则一直很听话,除了偶尔会顶俩句,因为不想被维吉尔看扁,才会学维吉尔的样子顶撞姐姐大人的权威。

  萨福绕着俩人上下打量,事到如今,还是很难会相信,未来会演变成那种样子。

  明明这俩个小家伙都很可爱的说。

  为什么越长大越不可爱?

  脸上板起了姐姐的威严状,长期积累的对弟弟压制力,看起来倒也是回事。

  “我说你们俩个,有什么不满吗?”

  问题有些莫名其妙与直接了断。

  反正但丁不知道姐姐是在说对什么不满,一脸迷茫。

  而维吉尔则问了出来,冰着一张脸,老爹离开后,就这个样了。

  “你在说对什么不满,我不清楚你的意思。”

  “你是不喜欢弟弟吗?”萨福问了出来。

  当然是...

  喜欢咯。

  不过,这种害臊的话不能说出来。

  所以,维吉尔偏过脸,哼了一声,不打算说了。

  “不许板着脸。”说着话时,萨福伸出双手,在维吉尔脸上一阵揉,不容维吉尔的小力气反抗,挤出了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小萨福极为不满意,颓然的放开了手。

  维吉尔怒视着萨福,但是没动手,动手也打不赢。

  在很久之前,也就是维吉尔四岁的时候,萨福就跟着斯巴达修炼了。

  而斯巴达总是告诉想要修炼的维吉尔,他还不到年龄。

  他才不会嫉妒姐姐呢,现在他也能修行了,比但丁早了一年,而且,项链里还留有奇妙的空间支配抛瓦,这是萨福所没有的抛瓦,才不会告诉萨福,等到有一天,他反抗的时候,一定要让萨福对他的抛瓦大吃一惊。

  “那么,但丁,你喜欢维吉尔吗?”萨福问道但丁。

  维吉尔闻言,隐蔽的瞥眼看向但丁,恰好俩兄弟撞上视线。

  “哼!”

  但丁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过头不再看维吉尔。

  叫你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就好了。

  公平!

  见状,萨福苦着脸左右看了看俩人的傲慢脸。

  为什么一点都不坦率呢?

  明明打在一起的时候,笑的那么开心又亲密。

  也许问题出在老爹的斯巴达教育上。

  俩兄弟总要争个高下是直接原因。

  可是起因斯巴达不在家啊。

  啊!真麻烦!

  萨福不喜欢思考复杂的问题,喜欢每一天都简简单单无忧无虑,每次想到复杂的事情就脑壳疼,所以,她宁愿疯跑着挥洒汗水,挥剑几万次也比这简单。

  “把手伸出来!”

  维吉尔与但丁伸出手,疑惑的看着萨福。

  后者不容置疑的探手分别抓住,然后,强制让俩只手握在一起,严肃说明。

  “从今以后!不许打架!”

  “听着,这是姐姐大人的命令!”

  “不然我连你们俩个一起打!”

  “打到伊娃都认不出你们来!”

  “你们俩最好记住了!”

  超严肃的样子,像只小老虎一样,紧紧盯着俩兄弟的双眼。

  斯巴达家就该是这样的传统。

  拳头大的人有道理。

  现在萨福拳头最大。

  但丁懵懵的看着萨福,然后迫于武力点头。

  维吉尔还想反抗一下,凭什么不让我欺负弟弟,以后被你欺负,就连欺负弟弟的乐趣也要没有了吗,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不过看着萨福的双眼,还是明智的低下头,嘴里低不可闻的嘟哝了一句。

  抛瓦,我需要抛瓦!

  看到弟弟们识相屈服,萨福脸上则露出满意的笑容。

  只要有自己在,以后弟弟们就会相亲相爱,不会互捅刀子了。

  可写可贺,可口可乐。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