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9.斯巴达家的传捅

9.斯巴达家的传捅

  本能的恐惧充斥着心田,控制了行动。

  面对着断腿剧痛与眼前满是死亡气息的恶魔,少女不管不顾的发动了攻击。

  “去死!!!”

  抬起的右手掌心对准了双刀的死神。

  静默的死神疑惑又满怀着有趣歪头俯视,猩红的双眼中透露着戏谑的意味,没有其他动作。

  “去死啊!!!”

  嘴中始终不断重复着同样的话语,紧张致使少女根本无暇他顾。

  双刀死神如木头矗立,没有防御的姿态,不如说是正好,更易击中,少女根本没时间想这意味着什么...

  “去死啊啊啊!!!”

  背靠着岩石,失去行动力的瘫坐在地面上,掌心处,一截剑尖冒出,红光一闪的瞬间,膨胀的烈焰成柱喷出。

  红莲劫世,这柄魔兵赐予了少女控制火焰的能力。

  火柱之下,是在烈焰中隐去了剑身,激射而出的真正杀招,一道高速的隐约金芒。

  超过3000度的高热剑刃,能如切黄油一般,轻易的切下任何物质,哪怕是艾德曼合金,地球上最优秀的金属。

  哪怕之前,连续射穿击杀四只恶魔,少女也只是短时间内提高到不到一千度的高温而已。

  这一招,即便是老爹斯巴达,也不会想要正面接下,从而慎重对待。

  而眼前这只恶魔...

  “傻大...”

  成功了!

  火柱吞噬了恶魔,剑体精准没入胸膛,透背而出,一往无前的消失在其身后,没入山体内,打出一道猩红岩浆滴落的可怖洞口。

  “个...”

  刀光一闪,顶着火柱冲来的双刀恶魔斩下少女扬起的右手。

  至右肩齐根斩断。

  准确命中的喜意在少女的眼中冻结。

  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毫无伤势的高大恶魔。

  视线对上时,对方的阴冷猩红双目里,戏谑玩味一览无遗。

  为什么?

  脑子里还在疑惑时,双刀死神抬脚踩在少女的脸上,缓缓用力,压迫在岩壁上,坚硬,凹凸的棱角岩壁挤着脸颊,脸骨呻吟着,压迫着脸皮变形。

  血流满脸颊,只有金色的双眸里,怒火越加汹涌。

  闷哼一声时,将要破口的惨叫憋回肚子里。

  “斯巴达...”

  “叛徒之子...”

  阴冷黯哑的声调,双刀恶魔开口。

  “哭吧,叫吧...”

  抬脚,落下,重重的一下踩在少女的头上。

  骤然的惨叫中...

  如火的发丝在半空中飞扬,娇小的身躯如虾,骤然的弯曲绷紧,随后瘫软展开,脑袋深深的陷入石壁里,蛛网般的缝隙在石壁上疾走蔓延开来,碎石崩溅飞起。

  正常人,这一下已经死了。

  金色的双眸中失去了神采,游丝般的气息至鼻息间呼出。

  现在也已经快要死了。

  大量的失血迅速的夺走着少女的体力。

  “看起来你的骨头比石头硬...”

  抬开羊蹄般的大脚,双刀的死神弯腰俯身,探脸时,硫磺味的灼热鼻息喷吐在少女嵌入尖利密集碎石,满是鲜血的脸上,阴冷的猩红双目盯着少女。

  “只有这个程度吗,斯巴达,传说中的恶魔...”

  话落,一道红光闪过。

  少女仅剩的只手扬起,掌心处,突然冒出的剑刃电闪划过恶魔的面甲。

  一道裂缝在金属假面上裂开,光滑的分成俩半,分错跌落在地。

  手持着长剑,少女喘息。

  刚才那一下,毫无疑问的划开了对方的脑袋。

  但是...

  面具下是一张缝合在一起的狰狞怪脸,犹如怨灵可怖。

  双刀的恶魔依然用着那不紧不慢的阴森语调说道。

  “真遗憾,面具不是我的弱点。”

  为什么,少女勉力看着眼前的恶魔,这家伙是彻底免疫攻击的类型吗?

  脑子里不由想到这种事。

  还有胜算吗?

  这家伙,是没有实体的吗?

  此时,恶魔伸手,捏住少女的左手胳膊,提起高悬半空,轻轻一折。

  清脆的骨裂响起,手臂软踏踏的诡异垂下,红莲抓握不住,脱手跌落。

  少女痛苦惨叫中,利剑跌落,如幻影般没入恶魔大腿,透过直插地面。

  “没用的,不管如何挣扎。”

  杨手抛飞少女,任其从半空自由抛落,举刀对准,落下的少女正直扎入刀尖,刀刃从胸膛冒出,软踏踏的挂在刀背上。

  金色的双眸颤抖,渐渐的失去了金色,转回为冰蓝,发间也褪去绯色,转为满头的苍白。

  “都没用的,杂种,低贱的半魔人。”

  她失去太多血了,身体无一处不在痛苦的呻吟,已经没有力气回应恶魔的羞辱了。

  就连心脏的脉搏,也变的迟缓起来,久久才会跳动一下,隐约几欲停止,仿佛随时都能死去。

  太困了...

  眼皮垂下,眼前的一切都变的不真实模糊起来。

  道路在眼前不断的掠过。

  那是少女往常一直以来行走过的路。

  重重叠叠,不断的延展着,伴随着灿烂的星光,拉扯着幻灯片般播放。

  双刀恶魔悬浮于空漂浮着前进,很快,抵达山脚处斯巴达的家。

  烈焰吞噬了小屋,舔舐下,不断倾倒,庭院里一片狼藉。

  蝇头的恶魔扇动着翅膀,兴奋狂叫着飞舞。

  破坏与杀戮,总是能勾起恶魔血脉中的暴力因子,致使大脑兴奋不已。

  双刀死神的到来引起了蝇头恶魔的注意。

  “这小鬼是谁,斯巴达之子?”

  “乌利斯,你放跑了那俩只小鬼?”双刀的恶魔反问,看了一眼地上的女人尸体,甩刀,抛飞了萨福。

  “不不不,我只是做个游戏,狩猎的游戏,他们跑不远的。”脸上带着恶心的笑容,蝇头的恶魔飞舞,轨迹灵巧,快速又琢磨不定。

  “快一点,我们的行动瞒不住地球的守护者多久,时间不多了。”

  “不不不,我的兄弟,恶魔帝王告诉我们有一整天的游戏时间。”

  “快点结束你的游戏,不然杀了你。”

  此次行动的俩只高级恶魔,一只负责具体的任务执行,一只负责监督执行,放风与事后的报告。

  而情报之外的小鬼,明明没有斯巴达之子的气味,但也带着恶魔的气味,实在是有趣。

  俩只恶魔交谈过后,蝇头的恶魔冲天而起。

  双刀的恶魔浮空盘腿坐下,耐心等待。

  此时,短暂的昏厥后,在痛苦与热气的刺激下,萨福幽幽转醒。

  第一眼,涣散的双眸中映入伊娃的身影...

  一动也不动,满身纵横交错的密集伤害,犹如被猫戏弄之后,残忍杀害的猎物。

  鲜血染红了衣裙,身下,大滩血迹蔓延开来。

  “啊...”

  “死了?”

  愣愣的看着这一切,火焰倒影在眼瞳中,疯狂的摇曳...

  下一刻,眼中浸染上一抹更加疯狂的金色。

  痛苦至极的嚎叫悲鸣响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泣血的,疯狂的,撕心裂肺的尖嚎。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