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10.你是什么鬼

10.你是什么鬼

  伊娃是个好女人。

  总是温柔笑着给予孩子们无私的母爱。

  萨福喜欢伊娃,特别喜欢,喜欢伊娃给自己温馨洗脸,喜欢伊娃的温暖亲吻,希望伊娃甜蜜的面包与牛奶,喜欢伊娃的睡前故事,喜欢伊娃唱的歌谣,喜欢伊娃的温柔怀抱,喜欢伊娃的一切。

  太喜欢了。

  实在是太太喜欢了。

  因为伊娃是唯一又重要无比的妈妈。

  珍贵无比的宝物。

  而现在,她被夺走了。

  从她的身边...

  如此轻易的...

  消失了...

  这一瞬间,少女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的荒诞又不真实。

  为什么?

  金色重新占据了眼瞳,菱形的竖瞳激烈的颤抖,死死的盯着远处的尸体。

  为什么?

  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残酷?

  青筋鼓起,爬满了脸颊,蠕动,犬牙伸长,至嘴角延展开来,脸色开始扭曲,拉伸,不似人型。

  为什么?

  会是我遭遇到这可怕的一切?

  身体的更深处,如往常一般惰性的苍白魔力,空前的活跃兴奋起来,失控的情绪与意志刺激下,逐步开始全面的苏醒。

  为什么?

  我有做错了什么吗?

  身体开始高速造血,干枯的伤口重新溢出鲜血,可怕的恢复力苏醒,骨折的手臂扭动着复原。

  只是断裂的手臂与小腿处,疯长的肉芽在无助迷茫的蠕动。

  为什么...

  手动了,仅剩的手伸出,扒着地面,一点,一点的,向着眼中的宝物,蠕动,爬去。

  狼狈不堪,凄惨无比,弱小可怜。

  缓慢又坚定的爬动。

  手指深深嵌入地面,指甲翻起,皮开肉绽,又在急速的复原。

  少女对此一无所觉,只是麻木的爬行着...

  终于...

  抵达终点...

  绝望的真实。

  不是做梦呢...

  触手处是那么的冰冷...

  叫人心脏骤停般的麻痹触感。

  与此相反的是,少女的心跳越加澎湃激烈起来。

  “妈妈...”

  轻轻的呢喃出声,趴在伊娃的身上,少女抬起脸,凝望时,眼泪已经顺着脸颊无声的汹涌而出。

  恶魔在哭泣。

  这可真是了不得的奇景。

  哪怕之前的战斗,如何残酷的伤势,也无法令那女孩掉一滴眼泪。

  还真是叫人失笑呢...

  盘坐于空的恶魔歪头打量,嘴角勾起冰冷的笑容。

  丢恶魔的杂种。

  哭泣是软弱的举动。

  不说大部分的恶魔没有泪腺,就算有,深刻血脉深处的傲慢与残忍,也不容许恶魔哭泣。

  不过,恶魔喜欢听人哭泣。

  这份绝望与悲凉的啼叫。

  是一篇美妙的乐章。

  另一只恶魔享受的眯上眼,丝毫不觉刺耳。

  深怀着绝望与痛苦的悲鸣,如杜鹃啼血猿哀鸣。

  “为什么!!!”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你...

  “太弱小了。”恶魔嘶声沙哑好笑的回道。

  魔界的法律只有一个,强者为尊。

  猛的转头,少女金色的双眸死死盯着恶魔。

  下一刻,肌肉开始诡异不规则的膨胀,苍白的光粒子至体表源源不断的冒出,犹如一层苍白的火焰,紧贴着体表,无声又妖异的摇曳着。

  只是一眼,恶魔就感觉到不对。

  它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稳坐的姿态不在,本想把这只人间的怪异半魔带回魔界交给魔帝定夺,寻找其来历,此时已经坐不住了。

  不由在半空站直了身体。

  刚想行动时,一份来至血脉深处的阶级威压直接笼罩全身,迫使着其一个踉跄,直接双膝跪落在地。

  “这是什么力量!你是什么恶魔!”声音中带上了一丝惊慌,迅速的嚎道:“为什么我会如此害怕!?”

  能力被封锁了。

  不如说,本能的恐惧下,迫使了本能遗忘了身体能力。

  浮空失效,行动不能,就连底牌相位移动与高速移动也失去了效果,无论怎么拼命,都无法驱动起来。

  只是被那双眼睛盯着而已,全身都在颤栗。

  这家伙不是半魔!

  区区半魔不可能!

  这到底是什么恶魔!

  没人能回答它。

  直到少女站起了身。

  苍白的光替代断肢,组成了新的手脚,不似人类,恶魔般狰狞的手脚,纤毫毕现,栩栩如生。

  少女一步步走来。

  身后的影子如恶魔扭曲着舞动。

  恶魔之手轻轻的放在恶魔的头上。

  “不!不!求你!”双刀的死神挣扎哀求。

  下个瞬间,本能的驱使下,苍白的光淹没了恶魔。

  彷如一只野兽张开了巨口,贪婪残忍的吞进猎物。

  数秒后,白光潮水般顺着手臂退回少女身上,眼前已经失去了恶魔的踪影,不留一丝一毫。

  一切都平复下来,只留下烈焰燃烧的房屋。

  支撑不住的少女闭上冰蓝色的双眼,身体前倾倒地,手脚处的白光恶魔肢体解组,潮水般涌回少女体内。

  此时,伤口已经尽数封闭愈合,变为原样。

  但失去的手脚却没再回来。

  片刻,一道花火闪烁的圆圈在半空成型。

  豪华的保时捷轿车至通道内驶出。

  一身礼物的罗蕾莱夫人下车,看向四周时,挥手驱散了空气,燃烧的烈焰熄灭,夫人咳嗽间,似被烟气呛住,只是捂鼻的洁白手帕里,有了触目惊心的鲜红。

  “古一,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罗蕾莱与你势不两立。”

  “我很抱歉,罗蕾莱夫人。”身后大开的火环里,黄袍的法师歉意的说道:“我还有事要办,有一只高等恶魔还在人间,这个孩子就拜托给你了。”

  “滚啊!”罗蕾莱夫人厌恶的低吼道。

  火环闭合消失,古一离开了。

  罗蕾莱夫人又捂着手帕激烈咳嗽起来。

  一边的管家赛巴斯露出痛心的眼神,想要缓和压抑凝重的气氛,轻松的说道:“夫人,车子没办法在这片山区行驶,看来,我们又要增加损失了。”

  “不能开就砸了。”压抑着火气喝道,罗蕾莱看向小萨福。

  知道主人此时满肚子的火气,尽职的管家遵照吩咐,带着一脸苦笑,砰砰砸起车来。

  而罗蕾莱夫人则蹲身,抱起了小萨福。

  她是一个讲究贵族礼仪,有着洁癖的女人。

  此时面对一身战后脏污血迹的小萨福丝毫不在意。

  温柔的抱起,手帕折叠后,轻轻擦拭掉小脸上的脏污。

  看着伊娃的尸首,无言的静默。

  只是拳头,紧紧握住,手背上青筋暴起。

  “我迟到了...”

  “伊娃...”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