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11.我的弟弟们呢!?

11.我的弟弟们呢!?

  三天后,德国柏林,罗蕾莱家庄园内。

  至深层的噩梦之中醒来,白发披散在柔软天鹅绒的奢华大床,纤长的睫毛在尘埃阳光里闪动,冰蓝色的双眸凝望着铺满墙画的天花,水晶的大吊灯垂下。

  少女迷茫的望着眼前这一切,转瞬回忆起记忆中的最后一幕。

  脸色一变,掀起丝被,咚的一声,行动不便的她掉下床。

  屋外的女仆小姐们听闻响动,推门而入。

  惊喜在脸上短暂的一闪而过,看着一脸倔强爬动的少女,纷纷大呼小叫着。

  “噢,天啊,上帝,她醒了!”

  “爱丽丝,去告诉夫人。”

  “吉尔,吉尔,把小姐的轮椅推来。”

  “艾达,快扶她起来。”

  一时场面有些混乱。

  一人推来轮椅,一人急急忙忙快步走开,报告夫人。

  一位女仆想要上去扶起少女,刚接触就被少女的蛮力摔倒,痛呼出声。

  “艾达,你没事吧?”

  “不,我没事。”

  有着一副亚裔的柔媚面孔,黑色的短发,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叫做艾达的女仆皱眉揉着屁股,坐倒在地,看向了萨福。

  柔和又有些痛苦的眼神,让萨福冷静下来,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女仆,不再挣扎起来。

  “乖,地上脏,小姐请坐到轮椅上来,我带你四处看看,现在已经安全了,不用紧张。”

  在一旁女仆们担忧的眼神中,艾达起身,抱住了萨福。

  彷如无助的猫咪,想要炸毛又不安的少女被抱上轮椅。

  女仆们轻舒了口气。

  张牙舞爪的小猫咪可算是安静下来,不再表现出攻击性了。

  “饿了吧,小姐,我想我们可以先吃点东西。”

  推着轮椅走出卧房,在洋馆的二楼走廊行走间,女仆小姐闲聊般介绍着。

  “这里是罗蕾莱家,小姐是夫人救回来的,你可是睡了三天,夫人都担心坏了。”

  “克拉拉小姐也很担心你。”身后跟随的女仆,补充着。

  她是吉尔,有着一头漂亮的棕色短发,头上别着女仆发卡,黑白经典二色的女仆长裙下,也无法隐藏其健美的身材。

  萨福不由多看了俩眼露出的小臂,恩,小臂肌肉,相比妈妈伊娃的纤细,这位一看就是练过的粗实。

  人是一位好人,爽朗的笑脸下,是能直接感受到的真情好意。

  总之,是一位迥异于纤弱女性形象,又不会留下过于强壮印象的大美人。

  就像一只体态优美的雌豹。

  跟在身边的是三位女仆,一位亚裔,一位欧罗巴人种,另一位则是开初冷静命令式吩咐后,不在开口说话的女仆。

  她看起来像一位大姐头。

  深黑的头发扎成利落的马尾,有着浅古铜色肤色的拉丁人种。

  异域美人般的冰霜迷人气质。

  面目冷峻沉默寡言。

  有些神秘。

  像女仆不如说更像是一位战士。

  少了些许女性的艳丽。

  交谈间,萨福得知她叫做莱茵。

  女仆们推着萨福去往食堂,半路时,遇上赶来的罗蕾莱夫人一行。

  “亲爱的,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感谢上帝。”

  总觉得罗蕾莱夫人说感谢上帝有点怪怪的,萨福小心打量着这位夫人,因陌生感,没有表现,怯生生的无言。

  “我的小萨福,是饿了吗。”

  而罗蕾莱夫人对此并不在意。

  热情的说着时,眼中是掩藏不住的喜爱之意,这幅样子,倒是叫见惯了夫人暴君女皇样的一行人,十分惊奇。

  就是对克拉拉小姐,自己的亲女儿,夫人也只在克拉拉孩童时期展露过。

  或者说,对于亲女儿,夫人表现的没这样直白,很多地方,都能看出她的宠爱同样不少。

  不过,克拉拉小小姐还小,看着眼前跟自己差不多大的萨福,有些不乐意的嘟起嘴。

  这一刻,本能感觉到,眼前这家伙,会分走自己母亲的爱。

  “海莲娜,准备午餐。”

  “是,夫人。”

  海莲娜是一位年近30的成熟女性,她是这里的女仆长,看起来是一位严肃又刻板的人,是一位禁欲系的美丽女人,走路带风的转身离开,气场简直一米八,压迫感极足。

  萨福本能的觉得这个家看起来有点不正常。

  她的意思是,相比普通家庭的不正常。

  虽然她家也很不正常。

  但她至少知道正常的家庭是什么样的。

  哪怕是贵族家庭。

  “孩子,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不过我们可以慢慢说。”

  一行人去往餐厅。

  轮椅依然由艾达推着。

  这时,罗蕾莱夫人皱眉看着萨福一声素净睡衣后说道:“瑞贝卡,去把萨福小姐的衣裙带来。”

  瑞贝卡是一位俏丽的女孩,一直跟在罗蕾莱夫人身后,年纪约莫十七八岁,看起来比萨福大不了多少,青春活力又可爱。

  吐了吐舌头,应声后,瑞贝卡蹬蹬急促的快步跑走,性子看来有些跳脱。

  罗蕾莱夫人简单的为萨福简单说明自己与伊娃的关系。

  “亲爱的,现在我就是你妈妈,不要害怕,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

  餐厅很豪华,午餐也很丰盛,萨福情绪不高的低着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默默的接受着罗蕾莱家的好意。

  身边的管家赛巴斯亲自忙碌着,他有着泛白的鬓角,中年接近老年的年纪,岌岌可危的发际线,面目慈祥友善,一派老绅士优雅的风范,面带微笑着为萨福服务。

  每当萨福的眼神投向某盘菜肴时,老管家赛巴斯就会体贴优雅的默默夹来一小叠,好方便萨福。

  这种待遇情景。

  不光是少了一只手以至于进食的不便。

  眼前周遭的一切,都让萨福觉得不适应。

  吃饭时周围还有一大群姿色各异的美丽女仆小姐们盯着看,这无法让萨福选择性忽视。

  如果不是萨福一直不做声,倔强的使用着仅剩的一只手用餐,也许罗蕾莱夫人会做出让女仆小姐们喂食的羞耻游戏。

  身边不远处,真正的贵族小姐克拉拉好奇满满的看着萨福。

  善良的小姐不时露出感同身受的心疼之色。

  时不时的偷偷把自认为好吃的食物放进萨福盘子里。

  每次都像是害怕做错了事般,趁着母亲低头的瞬间,动作极快的做完缩回手,一副我没做过的样子。

  这动作自然瞒不过众人。

  见母亲没有发现,萨福没有拒绝的意思,不像个淑女般的,天真童趣善良的逐渐胆大起来。

  这让萨福想到了伊娃,她也喜欢这样做,总是担心孩子们吃不饱,使劲的试图让维吉尔与但丁多吃点。

  对了!我弟弟们呢!!?

  萨福的手骤然一僵。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