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14.小姐,你不可以

14.小姐,你不可以

  教文化的私人教师是一位新聘请的化学博士。

  他在德国小有名气,叫做亚伯拉罕.厄斯金。

  这是一位戴着厚平眼镜的中年男人。

  讲话慢条斯理,教学极富耐心,有着良好的修养,贵族的绅士风范,除了眼中透露的贫穷与廉价西装外,倒像是个贵族。

  还爱讲一大串的人生大道理。

  总的来说,授课有些叫人昏昏欲睡,哪怕这个男人很是博学与专业。

  不过,如今的德国,知识的专业性并不能让他吃上一口饱饭,更别说组建实验室研究了。

  所幸,罗蕾莱家开的工资很高,他可是凭借实力挤走了好几个竞争者,夺下了这份工作。

  因此,哪怕罗蕾莱小姐们嘻嘻哈哈的在课堂上打闹。

  也只能无奈的忍受小姐们对于老师这份职业的不敬重。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小孩子们正是这个讨厌的年纪,哪怕看起来乖巧的女孩也不例外。

  有些羡慕起乡下教书的老朋友,信件里总是提及哪哪个熊孩子可以随便揍,拿起藤条就能抽。

  啊呸!才不羡慕,斯文败类,怎么可以打小朋友呢,而且那家伙工资可没自己高。

  至少眼前的罗蕾莱小小姐们,还是赏心悦目很好看的嘛。

  可是再好看,也还是会让人崩溃的啊。

  我不要面子的吗?

  我可是教授啊!

  装饰用的教鞭拍打着小黑板,课室里,厄斯金博士咳声道:“罗蕾莱小姐们,我要叫海莲娜女士了。”

  噢,上帝,这可实在是太丢脸了。

  厄斯金老脸一红。

  罗蕾莱小姐们总算安静下来了,这堂课保住了。

  不如说,再这样下去,这份工作就保不住了。

  与在斯巴达家不同,斯巴达教授的是战斗,伊娃则是基础的读写,内容是德语与英语,以及历史史诗神话诗歌的鉴赏背诵,虽然是神官,但在斯巴达的授意下,并不教信仰神。

  那么厄斯金的教学则要硬派了很多。

  分别是数学,物理,化学,医学等。

  在那之前除了数学有学过基础外,其他课程萨福跟克拉拉都是一脸懵。

  一堂课对双方来说都是艰难的下来,下一堂则是音乐。

  这对于小萨福来说实在是更糟糕了,五音不全的人,嗓门再大,也唱不好歌,吟个诗可还行,至少中气足。

  所幸的是,对于乐器,萨福好歹还有那么一点点天赋。

  也不至于傻坐着看克拉拉表演。

  虽然萨福很乐意看克拉拉表演。

  如果克拉拉不看着她偷笑的话。

  艺术课程之后,则到了老管家赛巴斯亲自教导的家族史。

  整个罗蕾莱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中世纪的十六世纪,可谓一部战争史。

  中世纪以前,女人在日耳曼传统文化区里一直很受男人尊重,尤其是制药,行医,会读写的女人。

  中世纪之初基督教在日耳曼地区发展,教会认为,按照教义,女人应绝对服从于男人,贬低并仇恨女人形象,捏造女巫罪状,迫害女巫。

  最早的罗蕾莱是一名女巫,以行医治病退治神秘生物,守护村庄备受敬仰,至巫女审判时期致力于不公命运的抗争,与王权战斗,与神权战斗,与整个社会所不容的战斗。

  为了追求力量,罗蕾莱与恶魔进行了交易,诞下恶魔的子嗣。

  就像是斯巴达与伊娃那样的结合。

  二代的罗蕾莱是半人半魔的女妖,由于经历的关系,初代罗蕾莱憎恶社会,憎恶神明,甚至憎恶男性代表的一切权威,后代的男性以送出自生自灭的形式进行了抛弃。

  留下女性当家做主的传统。

  这个时期的罗蕾莱是欧洲里世界臭名昭著的秘密女巫魔法结社,以进行大量惨无人道反人类的生命炼金实验与恶魔献祭仪式闻名。

  数度被围剿,濒临毁灭。

  这是如同整个中世纪欧洲黑暗上空般,黑暗血腥的家族秘史年代。

  烈焰与厮杀。

  直到第四代的上位,改组了家族,意识到单凭自己无法对抗整个人类社会后。

  改换了姓氏,选择了融入人类社会。

  十七世纪初,西欧各国反对迫害‘魔女’的呼声越加强烈,席卷欧洲的女巫恐慌或将划上句号。

  意识到另一种解决方式时,四代罗蕾莱开始转入暗下,积极谋取另一种制胜之道。

  借助声势浩大的文艺复兴运动,启蒙运动的兴起,推行唯物主义哲学思想,使其得到越来越广泛的传播和推广。

  另一方面,自然与国家的地位也从上帝的神权中单独划出,推动了宗教改革,科学家哲学家对自然世界不断完善的认识与解释,迫使对魔法,巫术,神权的迷信不攻自破。

  西欧各国也纷纷在启蒙运动的强大压力下,对审判魔女下达禁令。

  用人类社会来对抗人类社会。

  改变了女巫们的处境。

  至17世纪初后的一百年后,1714年,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专门下达诏书,禁止滥用司法迫害魔女,所有用刑及其审判,需经皇帝审批。

  此时的罗蕾莱家族经过数代努力,已经为年轻的帝国,德国皇室效力。

  德(防和谐)意志统一前,勃兰登堡-普鲁士和奥地利同为德(防和谐)意志神圣罗马帝国境内最强大的俩个邦国,是当时的欧洲列强之一,从此展开普鲁士王国200多年的显赫历史,19世纪中期,普鲁士王国取得普丹战争,普奥战争,普法战争的胜利,统一了奥地利以外的德(防和谐)意志,1871年建立德(防和谐)意志帝国。

  罗蕾莱参与了许多战争,以及许多秘密不见历史的战争。

  这是一个骨子里刻着血与火的战斗家族。

  一个柔弱的女人扛起了最初的反抗大旗。

  如果不是有人诉说,就算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也难以发现蛛丝马迹。

  萨福为这样的罗蕾莱所震撼。

  而克拉拉,则关心这其中看起来不起眼,又极为吸引眼球的事物。

  这节课很长,持续了很多天,才大概的讲过部分家族秘史。

  所以,克拉拉有了许多奇妙的问题。

  “赛巴斯,我们家就是故事绘本里,戴着尖顶帽,长着尖鼻子,满脸脓疱麻子的巫婆吗?”

  看着天使般漂亮的克拉拉,赛巴斯哭笑不得。

  “是的,小姐。”

  “噢,上帝,那还真是糟糕。”

  “是的,小姐,很糟糕。”

  “赛巴斯,那我可以学习魔法吗?”

  “不,小姐,你不可以。”

  “为什么?”

  “那就是另外的秘密了,小姐,你会知道的,现在不必着急。”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