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16.罗蕾莱工房

16.罗蕾莱工房

  “小姐,要值得注意的是,战场内外的因素。”海莲娜说道:“马奇诺防线的落成,意味着法国佬的怯战与懦弱,毕竟,一战西线在法国境内,法国佬死了太多的人,他们已经没有足够的兵力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了。”

  循循诱导提醒着。

  “因此,马奇诺防线有这样几个目的,避免敌军突然袭击并发出警报,为动员兵力争取时间,节省人力,延缓敌人的进攻,等待主力部队的增援,等战争节奏走进较为平缓的堑壕阵地战时,迫使英国加入战场,推动比利时参战。”

  “这一切的前提是,马奇诺防线能发挥作用。”

  “法国的外交政策致使她失去了欧洲大陆上的所有盟友,而英国与法国的貌合神离使得法国不得不采取防御政策,无需我们从旁说明,法国佬自己也会想到,英国佬要等法国佬剩下最后一个人时,才会作战。”

  “这就导致,法国佬会像英国佬那样,在大陆政策上保持暧昧态度,进而发展为绥靖政策,这是一种对侵略不加抵制,姑息纵容,退让屈服,以牺牲别国为代价,同侵略者勾结和妥协的政策。”

  “马奇诺就是这种态度的具体表现,只要不打到法国境内,法国就不敢发起战争。”

  “而这也是伟大的工程,逼我们必须绕道比利时,活活把英国拖下水。”

  “德法必有一战,大家都清楚,这是复仇,马奇诺的存在不止是防御,把本来的复仇之战演变为多国混战,进而形成世界大战,逼我们走低底,伤到七大洋主人的命脉,英国佬不得不亲自上阵,海上劣势决定我方攻英,难有进展,另一边的苏联也许会趁火打劫,我方俩线作战的噩梦会再次降临。”

  “然而,突破了马奇诺防线,对法国佬的打击,将是毁灭性的。”

  “一旦寄予厚望,耗资巨大的防线突破,就会释放‘完了,法国完了’这种信号,这是法国佬们不可战胜的象征,国家国运命脉所在。”

  看着课桌上,马奇诺防线的修筑图纸,克拉拉天真问道:“那我们为了不让英国下水,就只能选择强攻防线了吗?”

  “亲爱的,英国始终是会下水的,只是时间的问题,她就是根搅屎棍。”

  “更强的坦克,更大的炮,更高的科技,更危险的炸弹。”萨福抬头,看向海莲娜说道:“核弹,她就是个不动的靶子,无论是绕道还是强攻,都是愚蠢的军事设施。”

  “核弹?”海莲娜露出疑惑的眼神,这是个新单词,还是英语。

  “更大的炸弹,摧毁一切的炸弹,成百上千公里的毁灭,决定性的恐怖威慑力量,只要发射一次,就能决定世界走向,国际局势,这是未来。”冰蓝色的双眼里闪耀着某种光芒。

  “无论是动态集群化机械装甲部队,还是静态的不落要塞工事,都没有意义!”

  “在核威慑下,将会为世界带来长久的和平!”

  在这个时代下,即便一些精英有着超人的前瞻性,但在时代局限里,依然看不到遥远的未来。

  而萨福,能清楚看到。

  海莲娜不知道该如何接萨福小姐的话,或者,让她意识到自己言论的错误之处,也不能过分打击小姐的积极性,要言之有物,着眼现实,而不是天真的空想。

  但是,刨除新鲜的核弹名词,其理论,或者说核心战略,是可行的。

  如果真有这么一种炸弹。

  人们就会屈服在其恐怖统治下。

  因此,课堂内响起了掌声。

  “精彩的想法,想人不敢想,恐怖大炸弹吗,非常有趣。”

  “夫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来到课堂的罗蕾莱夫人示意海莲娜这堂课结束后,来到姑娘们的身前。

  “亲爱的,看看我给你们带什么了。”

  “太好了~妈妈。”

  克拉拉高兴的站起来迎了上去,撒着娇。

  萨福则露出被夸奖后羞涩的笑容。

  罗蕾莱夫人很忙,萨福与克拉拉都不知道她在忙着什么,在家的时间并不多,住在庄园里一个月有余,除了每日例行的下午茶时间能看到外,培养母女感情,其他时间则看不到人,除了偶尔的晚餐。

  从侧面来说,无论有多忙,罗蕾莱夫人都会抽出时间来,陪伴俩个小丫头,有时会检查功课,有时只是单纯的聊天。

  看的出来,今天她很高兴,工作回来的时候,甚至带了礼物。

  哪怕只是街上买来的巧克力。

  但这已经是破格的行为了。

  “孩子们,今天我们出去玩,那里有真正的礼物等着你们。”

  “去哪?”第一时间,克拉拉问了出来。

  “这是个小秘密,亲爱的。”

  “我很期待,妈妈。”

  相比克拉拉表现出来的亲密,萨福虽然心里接受了这位新妈妈,但在表现上仍是有着距离感。

  罗蕾莱夫人知道这一点,并不过分逼迫。

  不动声色的接手轮椅,带着萨福与克拉拉离开。

  课堂里悄咪咪打盹的艾达早在夫人的脚步声响起时,悄咪咪的醒来,在被海莲娜瞪了一眼后,跟着离开。

  一行人乘车离开庄园,向着柏林郊外驶去。

  约莫俩小时左右的车程,离开德国市区,来到郊外的洋馆。

  密林里的一座隐蔽的洋馆,阳光被高耸的树木遮住,身处其中的洋馆有着如古堡一般的阴森。

  周围荒芜人烟,仿若与世隔绝。

  “欢迎来到工房。”

  以一种骄傲的语气,罗蕾莱夫人向着俩位小小姐介绍。

  “美妙的魔法工房。”

  下车的萨福与克拉拉仰头打量着洋馆。

  犹如囚笼的高耸铁栅栏团团围住了阳光,四处尽是高大的安保巡逻壮汉,牵着恶行恶相的黑背猎犬走动。

  加上高耸的瞭望哨岗,如果不是没穿军装,这大概就是戒备森严的军事基地。

  坐落中心处的洋馆,则有着三层。

  尖顶的哥特式风格。

  更添一丝神秘,阴森,恐怖的氛围。

  “妈妈,这看起像个古堡鬼屋。”

  “不,克拉拉,这比鬼屋更恐怖。”

  萨福看了一眼安保们,一个个穿着风大衣,这是起源一战的军大衣,又叫战壕服,特务式的帽子,凶神恶煞的表情,腰间鼓鼓。

  平常人第一眼看到,绝对会躲的远远的。

  很有20世纪二三十年代黑(和谐)手党的风采。

  就不热的吗?

  萨福不由抬头看了看日头。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