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17.妮尔
  至工房重启以来,罗蕾莱在德国招聘了一些出色的科学家,主要为生物与医药等方面的专家。

  洋馆的地上三层为普通的生活区,通过电梯井来到地下一层,才是真正的工房。

  说是魔法工房,其实是科研基地,主功方向为遗传病。

  期间因为各种原因中止过研究,至1918年后,时隔十年后的再度开启,很多工作属于从头再来的状态。

  “以前,这里是兵器开发研究所。”罗蕾莱夫人介绍道:“专门开发针对恶魔的大威力兵器,至魔女审判时代开始,到如今有着超过500年的历史,不止开发对恶魔的武器,我们同样开发对天使的武器。”

  “宗教异端审判所,背叛者十三科有经由秘法制造人造天使的技术。”

  “他们称之为‘超越科学的技术’。”

  罗蕾莱夫人冷言嘲讽。

  “实际上,依然是魔法体系下的炼金工程。”

  “其中著名的就有命运之矛与圣杯。”

  “妈妈,魔法从哪里来的?”克拉拉她实在对魔法充满了好奇,也许是刻在魔女血脉里,对魔法的热情与追求,问道:“魔法是无所不能的吗?”

  “这个问题有些复杂,亲爱的,不过,我能先回答后一个,魔法不是无所不能的,也许她能做到许多看似不可能的奇迹,但依然不是。”罗蕾莱夫人说道:“至于魔法从何而来,来源很多,她是异世界的知识,通过跟异世界的人学习获得,但往往这种知识,只有特定的人群才适合学习,要达成一些学习的前提条件,就如恶魔的魔法,需要恶魔的血统。”

  “魔法无法普世,现存的魔法流派,多为残缺不全的知识,法师们将其当做秘宝严密看守,占为己有,有意让其为世人所不知,这其中有我们的推波助澜的功劳,也有教会与王国的热心协助。”

  “至于我们家的魔法,绝大部分属于巫药应用,现今因为断绝了魔药资源,失去了应有作用。”

  “我们还掌握着一套奴役恶魔的使魔体系,由于太过危险,数度致使家族险遭覆灭,成为了不能学习的禁忌法术。”

  “不过,如今家族使用的恶魔天赋能力,勉强算作魔法。”

  “我能学吗?妈妈。”克拉拉问道。

  “抱歉,克拉拉,经过很多代以后,在你体内恶魔的血统太微弱了。”罗蕾莱只是这样说道。

  闻言,克拉拉脸上闪过失望。

  一路在地下前行,四周都是混泥土浇筑的原色墙体,通道狭窄仅仅只能容三人并排前行,墙体上钉着德语表示的指引铁牌,一排排的惨白管灯整齐延伸,换气风扇孔工作的噪音在通道内不断响起,环境压抑阴郁。

  一路上见到许多忙绿的人。

  透过落地的观察镜,一些房间里,穿着白大褂的科学家在萨福与克拉拉看不懂的仪器前忙碌。

  一切的一切,都透露着一种神秘的黑科技感。

  来不及多加猜测,没有停留的,罗蕾莱夫人带着众人来到一处房间。

  推门而入的瞬间,就让萨福与克拉拉惊呆了。

  与其说是想象中的实验室,不如说是一间军火库。

  杂乱一堆的密闭房间里,看起来很是邋遢的金发白人女性,正拿着榔头敲敲打打着。

  “萨福,克拉拉,介绍一下,罗蕾莱家御用铁匠,机械师,妮尔.戈尔多斯坦。”

  “她为我们打造特殊的专用魔法武器。”

  众人的到来让妮尔停下工作,萨福与克拉拉好奇的打量着她。

  “我讨厌这个鬼地方,雷奥妮。”叫做妮尔的女人似乎与罗蕾莱夫人很是熟悉与亲密,开口就抱怨着。

  “是你说,需要一个‘特别安静’的地方,以免打断创作思路,妮尔。”

  由于安静的需要,这间房很久没有收拾过了,哪怕有换气系统,空气也好像很是浑浊,罗蕾莱夫人手帕捂嘴,对着妮尔露出了嫌弃的眼神。

  这是一位豪迈的女性,举止大大咧咧,毫无淑女风范,十足女汉子,工作外套绑在腰间,特别是工作小背心下的鼓涨肌肉,各种意义上的大,过长的金发扎成马尾,脸上身上满是机油污渍。

  看向萨福与克拉拉时,和善的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但在克拉拉眼中,活像一个煤车里钻出,张开血盆大口的黑人,不由缩了缩头。

  “都没人跟我说话。”她就像一个话唠,一口气噼里啪啦一大堆,话里话外抱怨着罗蕾莱夫人的绝情,把她拐来这里后的不管不顾。

  逼仄的孤独环境看来把她憋坏了。

  “妮尔,要不是我,你还在乡下养羊挤奶,如果你想回去的话。”

  话落,妮尔闭上了嘴,转而看向萨福与克拉拉,又忍不住的开口道:“这就是我们可爱的小小姐们了吧,真是像天使一样漂亮呢。”

  说着这种话时,伸着罪恶的双爪向着俩只小天使的头顶摸去。

  当然咯,眼看着满是油污的双手过来,萨福与克拉拉偏头就躲。

  但躲不掉,妮尔眼疾手快,按住俩只,咧嘴一口白牙,得意的大笑。

  看起来像极了大孩子,一个毫无心机,简单纯粹的人。

  只是得意的拍了俩下,妮尔就收回了手,没管俩位女孩不满的眼神,随意拿起桌上黑乎乎的脏毛巾,擦起手上的油污来。

  “别闹了,妮尔。”罗蕾莱夫人只能无奈有严肃的斥责道。

  深明这女人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样子货,一点也没带怕的妮尔连连摆手表示自己不闹了,不怕人不代表不怕没工资。

  要恰饭的嘛。

  而且,惹毛了这女人,这女人一失去理智,什么都敢做出来。

  走到一边,拿起工作台上的物品,展示在众人眼前。

  这是钢铁造的手脚,分别为右臂与左小腿的义肢。

  很显然,是为萨福准备的礼物。

  “魔界冲击钢,已知最坚固,耐磨,耐高温,耐腐蚀,耐击打,耐魔力侵蚀,优秀的魔力传导,得意之作,全真仿人体,接入恶魔神经元,半恶魔专属,人类无法使用。”

  展示着这只小巧纤细又充满力量感的精致机械臂,妮尔不满道:“按照你的吩咐,没有装载武器系统。”

  “不过...”

  手里轻轻一扭,如人类的金属掌心里,弹出一截锋利的剑刃。

  “我预留了武器装载的空间,还装了一把小水果刀。”

  “小萨福还在长身体,后续型号会对应身体成长进行开发。”

  “哇哦...”克拉拉瞪大眼睛惊叹的看着眼前的艺术品。

  它很漂亮,散发着金色特有的质感冷厉。

  跟着,妮尔看着罗蕾莱,苦恼道:“可是,魔界冲击钢已经不够了,三个型号以后就会告竭,普通的金属材质无法通过恶魔之力的摧残,也就无法连通‘电源’启动起来。”

  “这不用你担心,后续材料我会解决的。”罗蕾莱满意的说道。

  “她的名字是?”萨福则坐在轮椅上仰着头,好奇的问道,有些激动。

  “你可以给她起一个好听的名字。”妮尔把命名权给了萨福。

  “破魔者。”而萨福只是思考了数秒,立即回答。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