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23.是时候扶摇直上九万里了

23.是时候扶摇直上九万里了

  耐斯特走后,谈话轮到了沃斯。

  “请容许我自我介绍一番,我是赫尔曼.沃斯学会的创始人,一名史前学家。”沃斯拿腔装样的说道。

  他是个学者,在德国赫赫有名的历史学家,只不过...

  “噢,沃斯先生,就连你的学会也在经济危机中破产了吗。”罗蕾莱夫人说道:“很遗憾,罗蕾莱也在这场危机中饱受损失,你应该都看到了。”

  “我们没钱,先生,你找错了地方乞讨。”克拉拉天真无邪的说道。

  “克拉拉。”罗蕾莱夫人淡淡的严厉口气训斥。

  克拉拉可爱的缩了缩脑袋,无辜的看着沃斯。

  后者一脸难看。

  “夫人,我不是乞讨者,是来寻求合作的。”沃斯说道:“你知道的,我一直以来都在研究史前文明。”

  “是的,我知道的,奢侈豪爽大方的沃斯先生是姑娘们喜欢的金主。”罗蕾莱夫人揭底道。

  “不,夫人,那只是无足轻重的生活方式,一直以来,我都在致力于寻找亚特兰蒂斯。”

  “那么,你找到了吗,决定性的证据。”

  “我想我找到了,她就在海底,夫人。”沃斯说道:“但我缺少一些资金,继续寻找更关键的线索。”

  “看起来进展繁琐困难重重,沃斯先生。”罗蕾莱说道:“什么线索。”

  “一个罗盘。”沃斯说道:“一个神奇的指不了南的罗盘。”

  “它能指向这世上你任何最想要的东西,是属于传奇海盗杰克.斯帕罗船长的所有物。”

  “夫人,我找到了那艘沉船的线索,黑珍珠号,上面就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你应该知道,传说中,杰克.斯帕罗找到过不老泉,海神三叉戟,传说中,他还有着富可敌国的大批宝藏,金银财宝!”

  “先生,你的意思是,传说对吧。”

  “夫人,我说的都是真实的,绝无虚假。”

  “你怎么确定找到黑珍珠号?她在哪?你确定了具体位置?否则,茫茫大海你如何寻找?”

  面对罗蕾莱夫人的提问,沃斯回答不上来,踌躇片刻后,说道:“夫人,寻找需要耐心跟时间!”

  “沃斯先生,据我所知,你已经被纳(防和谐)粹开除了党籍是吧。”

  “夫人,我只是因为没有余力缴纳党费了。”沃斯恶狠狠的道:“他们会后悔的!”

  “看来希姆莱也受够了沃斯先生的幼稚与可笑了。”罗蕾莱说道:“赛巴斯,送客。”

  沃斯的脸色已经极为难看了,看着眼前从头到尾都在轻视他的罗蕾莱夫人,深呼吸咬牙道:“对上帝发誓,夫人,只要付出一点点,就能得到远超想象的回报。”

  罗蕾莱不置可否,没有抬眼搭理。

  “沃斯先生,请。”赛巴斯示意沃斯离开。

  难堪站着久久没动,半响,阴沉着脸,赫尔曼.沃斯大踏步的离开。

  “妈妈,他说的都是真的。”等到走远以后,萨福轻声说道。

  “我知道是真的,但就像我说的那样,他只是根据传说充满了天真的幻想,很多人知道黑珍珠号的存在,盛传藏着数量众多的财宝,但没人找到她,至少,耐斯特先生手里还有七十二册《自然历史调查》,他什么都没有,除了幻想,一些不明真假的线索。”

  “我还以为你讨厌他,妈妈。”克拉拉则说道。

  “他确实是个讨厌的人,毫无道德底线的恶棍,名不副实的学者,自私利己的享受者。”罗蕾莱说道:“给他钱,最大的可能是被他花个干净,而给不了我任何回报,到时,杀了他泄愤也没有意义。”

  “最重要的是,世人不会承认他的幻想,当然也包括我们,更加不会承认这些奇妙传说。”罗蕾莱说道:“罗蕾莱家至魔女审判以来,秉承低调隐世融入人群的传统。”

  这一天只是单纯的小插曲而已,无论外面如何的风雨滂沱,有着罗蕾莱夫人的庇护遮挡,完全影响不到萨福与克拉拉简单快乐的日子。

  学习,玩耍,训练与养宠物。

  山鹰叫做阿泰尔,意思是飞翔的鹰,而狼则被叫做阿奴比。

  小狼与小鹰在半年内长成大,萨福与克拉拉也有长高,少女的身形越发明显起来。

  随之成长的,还有各种东西。

  比如,思想。

  虽然过着简单的日子,而萨福已经不再是无忧无虑的小女孩。

  她经历了很多东西。

  1933年,这一年的1月30号,希特勒上台,被任命为德国总理。

  2月27日,国会大厦发生火灾,直到23点30分,大火被扑灭。经对大火现场检查,发现为烧尽的纵火材料和一个赤裸的冻的哆嗦的男人,这个男人是荷兰共(和谐)产党人。

  次日,希特勒在普鲁士新围公报的电台上发表讲话,称‘这种纵火行为是德国布尔什维克进行的最骇人听闻的恐怖主义行为。’

  国会纵火案后,于三月一日宣布共(和谐)产党意图暴动,因此为非法。

  第二天,冲锋队占领了德国所有共(和谐)产党党部,德国共(和谐)产党第一个被迫退出议会,随后工会被解散,1.8万人被捕入狱。

  在强行通过了特别授权法案后,于一个月时间以内取缔了所有非纳(和谐)粹党派,建立了纳(和谐)粹德国政权。

  这时,克拉拉16岁,而萨福被罗蕾莱夫人决定大克拉拉一岁。

  她已经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

  一头英武的银白短发,一身简约的长裙,冷漠又高傲的精致俏脸下,即有贵族的谦卑温雅也有贵族的傲慢凌冽。

  这是罗蕾莱夫人一手养育出来,最为喜爱的形象。

  像极了年轻时的她。

  巨鹰在蓝天下盘旋飞翔,随之响起的是山呼海啸般热烈的人群欢呼声。

  如血鲜红的***悬挂,随风飘扬。

  ‘褐色瘟疫’列队前行,犹如一条长龙,林立的***如一柄柄利剑竖立。

  德国的元首在豪华的车队上带领着他为之得意的青年团。

  举手礼时,沿街围观道路俩侧的数十万民众,狂热的举手回礼。

  口中高喊着er!

  享受着胜利的庆典喜悦。

  白发的少女站在高楼楼顶,远远遥望着那副犹如宗教朝圣的狂热景象。

  翼展长达三米有余,直立一米四五的巨鹰盘旋着如利箭俯冲而下,鸣叫时,振翅停靠在少女伸出的钢铁右臂上,锋利的鹰爪抓握时带起一串火花。

  “他是个疯子,小姐。”女仆艾达看着那震撼人心的壮观游行队伍轻声说道。

  居高临下,人头就像倾巢而出密密麻麻的蚂蚁般,挤满了街道。

  “喔,你又变沉了,阿泰尔。”如鹰般犀利视线凝望着那副画面,长大的小姐漫不经心的的调笑着。

  随后,杨手,巨鹰冲上天空,叱咤风云。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