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24.萨福觉得自己是个穿越者

24.萨福觉得自己是个穿越者

  萨福她不知道自己是谁。

  这说起来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但确实的说,萨福她在疑惑自己以前是谁。

  每次梦中都会浮现许许多多的画面,毫无疑问,那些是记忆,她以前的记忆,而不是伊娃与罗蕾莱猜测的预见未来。

  她甚至明白那些具体是什么,动画,电影,游戏,小说,等等等等。

  每次醒来,都会深刻的刻入脑海,想忘也忘不了。

  下一次,又会有新的记忆浮现。

  等萨福明白这些是什么时,奇怪的是,记忆之中没有丝毫有关于自身的信息。

  她的身世,成了一个迷。

  然后,梦做完了,无数个日夜,近十年多的时间,再也没有那样的梦出现。

  她在梦里的记忆中学习,明白了很多很多。

  她是穿越者。

  也就不再纠结于自己到底是谁,曾经有着怎么样的名字。

  现在,她是萨福,仅此而已。

  罗蕾莱家的庄园一如既往的幽静,随着经济危机的过去,现阶段又开始缓缓的散发了生机。

  在民众眼中,这是希特勒的功劳。

  一,由政府举债,兴建公共工程,比如,高速公路网。

  大量失业人员走上新的工作岗位,感恩戴德的工作,工程马不停蹄。

  二,大力秘密扩军,军工厂收到大量订单,工厂提高产量,大量人员走进新建工厂。

  到处一副百废待兴,欣欣向荣的景象。

  上台前,希特勒许诺的美好事物,正在眼前一步步的实现。

  每一个人脸上都露出打从心底充满希望与快乐的笑脸。

  这个国家,此时正在浴火重生,每个人都认为,这是个好兆头。

  但一些人除外。

  被捕投入监狱的人。

  以及,有见识的人。

  悠扬的钢琴声在音乐室里环绕,宁静,悠远。

  这是一首唯美致郁的曲子,曲调里缠绕的是淡淡的哀伤。

  克拉拉很喜欢这首曲子,窗外的阳光洒在洁净白皙的脸上,眼神痴痴凝望着钢琴前弹奏的人儿。

  直到一曲终结之后。

  “这首曲子叫做什么?”

  “you寒蝉鸣泣之时。”

  “奇怪的名字。”

  “很好听不是吗。”冰冷的钢铁手指如艺术品轻抚过琴键,缓缓合上琴盖,这架斯坦维尔此时完成了讨小姐欢心的使命。

  “下次还会弹新曲子吗?”

  “也许吧。”

  “请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我亲爱的姐姐。”

  克拉拉要比萨福矮一些,欧洲人血统让她在这个年纪长的极高,远超一般亚洲女子有着超模般的挺拔身材,不同于萨福的短发,她留着一头灿烂的长金发。

  萨福给她亲手盘了一个好看的发型。

  正因为此,克拉拉才没有剪掉一头长发。

  它有个奇怪的名字,Saber发型,克拉拉把它叫做骑士发型。

  她喜欢这个发型,就像喜欢每天清晨睁眼就能见到萨福,梳妆打扮时温馨熟悉,牵手漫步时的静谧悠闲,弹琴时的浪漫绮丽。

  “扒谱很痛苦的。”特别是耳扒,不得不承认,萨福的音乐天赋实在有限,要不是罗蕾莱夫人,她敢打赌,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碰钢琴。

  更痛苦的是,她是回忆扒谱,通过想象记忆里的画面,来脑内回响音乐。

  幸好,那些记忆不仅有字幕,还有声。

  萨福一脸面无表情,斜眼瞪了一眼克拉拉,说道:“赶紧学会了自己弹。”

  “把创作当做扒谱,实在是个新鲜的谦虚词汇。”克拉拉不无不可,上前自然的挽住了萨福的右手,说道:“下午去哪?我想要买些新衣服,你陪我。”

  越发娇艳如天使般无暇的美丽面容上,带着甜蜜的笑容,骄横小姐般的命令着。

  她有着贵族淑女式的娇柔,也有着异于娇柔小姐,骑士般的英武风采。

  要萨福来说的话,天使般的面容下,是隐藏着的腹黑心肠。

  骂人非得拐上数个弯,吐词温雅有礼,不带丝毫脏字,笑眯眯的那种。

  “如你所愿,我的小姐。”

  牵起手,低头在手背轻轻一吻。

  就如以前在一起纯洁无瑕的玩闹一般,萨福如常的做出男孩子气的动作。

  只是微妙不同的是,美丽小姐的双颊上飞起鲜红的红晕。

  似乎很热的伸着小手在脸颊处轻轻的扇风,视线不知道放往哪里。

  一边的女仆艾达,机灵的低下头,当做什么也没看见。

  如今,早在一年前萨福已经接手了罗蕾莱家的事务。

  成为了家主。

  每天除了处理事务,维持工房运转,心焦国际内外形式,清扫偶尔蹦跶的各种异常生物外,剩下的时间则是陪伴克拉拉。

  不知道是嗅到了什么风向,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异常生物的活动变得活跃起来。

  因此,陪伴的时间也自然的减少。

  越来越像以前罗蕾莱夫人忙碌的样子。

  罗蕾莱夫人留下了俩位很好的帮手。

  这帮萨福解决了绝大的麻烦。

  管家赛巴斯,除了战斗,近乎是全能的,家族的生意一向由他打理,一些合作伙伴在度过经济危机后,再度建立了合作关系,由罗蕾莱家族提供资金,然后分红,属于不参与经营与掌权的运作模式,除此外,赛巴斯还把工房后勤与庄园打理的井井有条。

  他的咖啡与调酒技艺非常出色。

  而女仆长海莲娜,则是安全主管。

  负责庄园安保与工房人员的安全管理。

  但这依然不能让萨福变的轻松一点。

  上位者有上位者需要思考与解决的事情,压力来至看不见的地方,更何况,萨福身上还压着一项重担。

  妈妈的遗愿。

  克拉拉的遗传病,药绝不能停,还得想法根治。

  通过药物抑制恶魔血统不是长久之计。

  随着耐药性的累积,积累的隐患会一口气爆发出来。

  去年的冬季,支撑不住的罗蕾莱夫人虚弱的告诉了萨福,她的最终计划。

  冷藏冰封。

  与她最后的祝福。

  “亲爱的,最后,我也许不是个合格的母亲,这对你来说或许不公平,但我还是希望,去做你想要做的吧,不管为伊娃复仇也好,还是别的什么,我只是希望,最后你能幸福安康。”

  最后她闭上了依然美丽的双眼,像个优雅的睡美人般沉沉睡去。

  克拉拉早就哭到了昏厥。

  而萨福,默默的下定了决心。

  从那一天起,她俩相依为命,视彼此为重要的唯一,一些东西,在时间的酝酿下悄无声息的改变着。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