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26.开个公司

26.开个公司

  一封来至上流社会的舞会邀请寄到了罗蕾莱家。

  “要出席吗,小姐。”

  当然是,不去。

  这是一场贵族式相亲会,不说别的作用,每当这时,打扮的亮闪闪的小姐们,总是优雅无比如花朵般招蜂引蝶,吸引着众多男人的目光。

  哦,老赛巴斯想萨福结婚,快想疯了。

  幸福是第一位。

  自家优秀的小姐,自然要配上最优秀的青年俊杰。

  这样的有能力小伙会出现在舞会上,绝不可能出现在街头的酒馆里。

  萨福没有回答。

  也许人老了,总是会操心各种事情,赛巴斯身为看着俩位小姐长大的忠实仆人,理所当然的认为应该继承夫人的遗志,让俩位小姐获得幸福。

  其中,最重要的程序是结婚,为罗蕾莱家延续子嗣。

  更重要的是,赛巴斯最近隐隐有着小小的忧郁。

  萨福小姐太好强了,在夫人的教导下,无论是什么,都力争做到最好。

  性格孤傲,心思城府深沉。

  除了在面对家人时会露出温情的一面,让人觉得她仍是个女孩外,赛巴斯不得不承认,相比夫人,他完全不知道萨福小姐整天在想什么。

  不如说,亲母伊娃与继母雷奥妮的相继离去,让萨福小姐饱受失去的痛苦,因此,也绝不会在轻易的接受一个人的亲近。

  总的来说,别人家的小姐此时已经成了上流社会出名的淑女,过着亮闪闪的每一天。

  自家小姐整天宅在宅子里,除了自家女仆,妹妹,亲近的朋友一个都没有,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生前夫人纵容宠溺的恶果,如今导致罗蕾莱家短短一年时间内成为了上流社会不合群的怪胎。

  就连商业合作交际这种应该由主人出面的事,都交给他这个管家处理。

  自己除了在宅子里听报告,就是泡在工房里瞎忙研究,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才不是觉得心累,如果有丈夫的话,这些事由男主人出面,就不会有人背地里传罗蕾莱家的一些难听的传言了。

  什么罗蕾莱家没人了。

  家族被一个下人控制把持了。

  可怜的残疾萨福小姐与懵懂无知的克拉拉小姐被囚禁在屋子里。

  诸如此类的,让赛巴斯需要微笑的话。

  哦,老天,你们肯定不知道萨福小姐有多恐怖,几吨重的卡车拿在手里就跟玩皮球一样。

  虽然萨福小姐对他的信任让人感动,但他也想多活几年不是。

  倒不是觉得萨福小姐听见传闻会拿他开刀,只是单纯觉得自己快老了,快退休了,应该干点简单的活,而不是像牲口一样的被使唤,能者多劳也不是这样的多劳法。

  可怜可怜他一场场私人交际下来,始终保持谦卑有礼的脸快笑僵了不说,还要抵御一波波的无形诱惑,很辛苦的好不好。

  不如说,当自己真正老了,干不动活了,我可怜又可爱的萨福小姐要怎么办呀。

  末雨绸缪是好事。

  更糟糕的是,也许是清楚知道自身过于的强大,萨福小姐隐隐之间是看不起男人的。

  在赛巴斯眼中,觉得很优秀的男性,在萨福小姐嘴里总是一文不值,各种鄙夷。

  什么体臭啊,毛多啊,还只是外表的问题就一大堆。

  上帝,你看不起男人以后要怎么办,难不成跟女人结婚吗?

  可你也没像个花花公子般,有猎艳的心思呀。

  连带着,克拉拉小姐也被萨福小姐带歪了,最糟糕的是,克拉拉小姐无处骚动的荷尔蒙,似乎偏离了正常轨迹。

  最近一段时间,在与萨福小姐相处中,节奏偏向了恋人般的甜蜜时光。

  赛巴斯只能安慰自己,这只是正式恋爱之前的练习,对,没错,只是这样而已。

  萨福小姐可是钢铁直女。

  “舞会?”

  只要没说是,那就是不。

  赛巴斯知道萨福小姐有着这样态度暧昧的习惯。

  看着赛巴斯执着的站在门口,萨福不得不放下手里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可是今年的最新苏联小说,通过一些渠道弄到了手里,挑眉问道:“还有事吗?赛巴斯。”

  欧洲世界的民众们通过舆论报纸纷纷知道赤色恐怖的恐怖。

  但可笑的是,谁也不关心那片土地上的人们到底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中。

  哪怕通过书本真实的看上一眼,或者听听那片土地上人们的声音。

  “小姐,也许你应该像个淑女一样打扮一下。”

  “非出席不可吗?赛巴斯。”萨福问道。

  赛巴斯欣慰的点头,还是给了小姐一个必须出席的理由,说道:“军方贵族与资本商人对希特勒政权有些忧虑,所以,这次的舞会,新政权的高官们会出席。”

  “你知道的,赛巴斯,妈妈讨厌这群粗鲁无礼的新贵。”

  “小姐,东方有句古话,此一时彼一时。”

  “噢,也许我应该接触一下,上交保护会。”萨福失笑道。

  “小姐,你知道的,我们能从他们手里取得更多。”

  “是的,你是对的,赛巴斯。”

  工房的花销如流水,四年来的经济危机更是加重了花销。

  萨福接手后,不像罗蕾莱夫人谨慎,直接加注,追加投入,如果罗蕾莱家不是有老底,早就无力为继了。

  “也许,我们应该开个公司了。”

  由于一些历史原因,罗蕾莱家受雇于德国皇室,但没有绝对的实质权利,不说干预朝政,一直以来都是应对某种威胁执行打手与看家护院的角色。

  出于与他国同类势力的暗下默契,不进行世俗化,暴露大众眼前。

  而且,被贵族势力有意的限制,以防做大。

  不事生产也不经商业,更没有土地。

  一战后被肢解本就重重挨上一刀,历代积累的战争财富流失大半,失去了受雇皇室的工作,罗蕾莱夫人本着女性的谨慎,没有坐吃山空的打算,学犹太人开始放贷投资,谨慎的做稳赚不赔的买卖。

  可经济危机让缓过口气的罗蕾莱又重重挨上一刀。

  债权人死亡,名下公司破产,投出去的钱就等于打了水漂,一些侥幸逃过一死的恶毒家伙,出于利益,还给了罗蕾莱一堆没用的废纸。

  罗蕾莱夫人让他们见了上帝。

  看起来任然家大业大,可实际上,工房的存在让罗蕾莱并不好过。

  就说妮尔这个打铁败家女,每一件失败品,都是数十上百万美元的造价。

  而萨福的手脚,别说主体材料魔界冲击钢的无价无市,价值几何说不清楚,就说其他成本,开发的技术,市面上就值数百亿美元的天价。

  残疾假肢是一个庞大的市场,要不是关键技术由魔力驱动,普及化后,能带来庞大的利益。

  而投资的收获需要时间,现阶段,任然是没有任何经济来源还在玩命投入的窘迫情况。

  而现阶段能够拿来卖的。

  “开一个药品公司。”

  战争年代,最挣钱的是什么。

  粮食,军火,药品。

  作为研究伴生物,罗蕾莱手中有一些普通的药品专利。

  一些能救下士兵性命的急救药品。

  30年代是药物化学发展历史上的丰收期,也是一个萌芽期,为后来奠定了基础,更是医药企业的黄金发展期。

  不过卖药只是其中一环而已。

  “小姐,你应该先找个公司管理经营者,我想我已经忙不过来了。”

  “交给克拉拉吧,你会帮助她的,对吧。”

  “是的,小姐。”赛巴斯说道:“也许你已经想好了新公司的名字。”

  “S.C.P”

  “控制,收容,保护。”萨福翻开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说道:“异常需要管理,人类需要保护,当其他人在阳光下生活时,我们必须在阴影中与它们战斗,并防止它们暴露在他人眼中,这样其他人才能生活在一个理智的,普通的世界里。”

  “超级英雄满地走,这样的世界是错误的,必须纠正。”

  “只有秩序才能带来和平,个人英雄主义永远只会带来混乱。”

  赛巴斯张了张嘴巴。

  好吧,小姐又在说听不懂的话了。

  不过,豪华办公桌后,书房阴影里的萨福小姐,看起来很有超级大反派的气场。

  “这个世界很危险,赛巴斯,我们得自保。”

  药不能停,得治,S.C.P制药。

  承接各种中二英雄症患者,世界毁灭狂热症患者,幸福服务,造福万家。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