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27.生化危机.起源

27.生化危机.起源

  如何形容一场上流社会的舞会?

  最直接的印象是奢华,衣冠楚楚的男女挂着彬彬有礼的微笑。

  还有大批英国淑女们。

  她们来德国学习淑女礼仪。

  这种风潮起源于十八世纪八十年代,英国贵族女性之所以青睐德国,主要因为俩国的上流社会,包括王室之间渊源极深,双方通过联姻建立起的亲切感,在当时的欧洲一时无两。

  英国上流社会普遍认为,德国同一阶层的仪态举止更端庄,如果一位年轻的英国淑女也能对德国的文明历史有所了解,那么,必然会在社交场所更具备谈吐魅力。

  她们在这里主要学习德语,睡觉,吃饭,聊天,跳舞,过着猪一样堕落的生活,在回国以后能以更加高贵的姿态亮相苏格兰狩猎社交活动。

  简而言之,帅是一辈子的事,这是一场镀金。

  也许她们在回国以后可能嫁给一位公爵。

  这些女孩目的明确,一些作为法(和谐)西斯代表,为英德俩国谋求和平可能,一些则与此相反,还有一些甚至是坚定的共产党员,她们聪明,从不谈论什么时事政治以及纳(和谐)粹的看法,她们只和德国的上流人物交换彼此对德国古典艺术的看法。

  一场舞会,无数的身影与目光,都有着各自的不同。

  寻找各自的猎物。

  暗潮汹涌。

  容克贵族敌视魏玛共和政府,期望以前美妙的时代,君主专制。

  只有一位强大的帝王,才能保证贵族们的利益。

  所以,眼见着事态不妙,他们扶植推出了代言人,希特勒政府。

  很好,魏玛完蛋了,希特勒上台。

  但是,虽然是个粗鲁无礼的下士,但希特勒不是受人摆布的傀儡。

  人们小看了他的演讲艺术,许许多多的人是他的脑残粉,视为神明。

  现在,他很强壮。

  大权在握以后,他们担心一场清算。

  罗姆就是这样的疯子,在他们看来。

  国家社会主义革(和谐)命先锋,他们大致上抗拒资本主义,提倡把主要资本企业国有化,扩大工人的控制权,没收旧贵族的田产再分配,及社会平等。

  这还得了,企业国有后,大资本家辛辛苦苦赚的钱算谁的,跟泥腿子一起公平分配?

  而且真当我扛枪的容克贵族是泥巴捏的?

  一群乌合之众还想打赢我正规军?

  所以,他们需要希特勒一个态度。

  新的蛋糕做成,接下来是分蛋糕的时候,独吞可不行,所以,大家一起来排挤他,或者干掉他。

  希特勒的出席,本身就代表着一种信号。

  而希特勒倒向资本贵族,也只能说罗姆实在是个强大的领导人。

  某个家伙会输掉他的一切。

  舞会很是热烈,圆满,成功。

  活生生的屌丝逆袭走上人生巅峰在眼前上演。

  萨福不得不承认,1929年,罗蕾莱家族的宴会上,那个气恼摔门而去,人人爱搭不理的男人,现在则让人高攀不起。

  人生真是奇妙的无与伦比。

  贵族们,垄断大资本家们,众星拱月的恭维着舞会中心那位小个子的男人。

  他脸上神采奕奕,看起来神采焕发,灯光打在他身上,有着一种奇妙的神性光辉。

  这让萨福想到一个词。

  天命!

  上帝派来一个恶魔来拯救德国人,然后这个恶魔打碎了世界。

  旧欧洲在其钢铁洪流中哀嚎。

  无数饱受列强摧残的人,借此浴火重生。

  没有人来打破这个僵局,无数的民众依然饱受旧势力的压迫。

  然后,创造新世界。

  结果说不上多美好,至少,不会比现在更坏。

  这位,可比计生委灭霸强多了,也有魅力多了。

  俩者根本不是一个等级。

  端着酒,萨福在宴会厅大楼俯瞰着下方的热闹场景,没有加入进去的意思。

  这艘破船迟早得沉,但萨福还没拿定主意。

  是去抱美国大腿,还是留在德国发战争财,发战争财的话,以什么样的身份介入,方便战后全身而退。

  “小姐,你是宴会里最美丽的一位了,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萨福还在纠结日后布局时,一位金发青年找了上来。

  看起来是位猎艳的。

  萨福转头看向金发青年。

  额,他很...漂亮。

  戴上假发,穿上女装,也丝毫不逊色于楼下名媛们的美丽夺目。

  “我喜欢你的头发,是基因变异吗...”看萨福妙目里冷光闪烁,金发青年道:“我无意冒犯,她真是漂亮的颜色,这让你与众不同。”

  谦和有礼温雅。

  一派标准贵族青年姿态。

  不傲慢,不粗鲁,彬彬有礼,良好教养。

  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

  “也许赛巴斯猜中了会有一次经典的邂逅。”萨福嘟哝了一句,说道:“德国人?”

  “是的,小姐,难道你不是德国人?”金发青年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不解道。

  “我想你是个典型的德国人,表面上一本正经,实际上...”实际上有个逗比的灵魂,这种话没说出来,萨福说道:“也许你该先自我介绍。”

  “抱歉,小姐,阿什福德家族,第六代,爱德华.阿什福德。”

  萨福认真的打量着这个家伙,现在他还是奶油小生时期。

  大名鼎鼎的安布雷拉公司三大元老之一。

  此时,安布雷拉还没建立。

  在此后的南极研究基地与阿什福德的庄园里,很多细节之处的装饰与武器,都显示出阿什福德家族曾是纳(和谐)粹的一员。

  邪恶的保护伞有邪恶的出身源头,这很正常。

  无论是金发碧眼,还是对于黑科技的浓厚兴趣。

  哇,大反派...

  后来一家人都非常惨的大反派。

  不过眼前的家伙只是生意人兼创始人,倒不是说得上十恶不赦,主要是这孩子死的早,后面的犯罪没他的事,且一直是用动物进行病毒实验,直到马库斯打开潘多拉魔盒。

  萨福看向楼下,一副马仔样忠心耿耿跟在希特勒身边,党卫军黑色制服的男子。

  下面还有一个。

  约翰.施密特男爵。

  红骷髅。

  施密特从小就过的多灾多难,饱受贫苦折磨,之后被送进孤儿院,逃走后过着乞讨与偷窃为生的日子,在与犯罪,监狱,暴力一同度过十余年后,施密特迎来人生转机,他找到一份旅店跑堂的工作,还在服侍希特勒的过程中受到赏识。

  这家伙好像更惨。

  真是的,没个悲惨的过去,都不好意思出门当反派。

  话说回来,德国一直是近代反派发祥地。

  也许是风水好的缘故。

  “萨福.冯.罗蕾莱。”萨福伸出右手,说道:“有兴趣谈比生意吗,阿什福德先生。”

  “什么生意。”

  “药品。”

  阿什福德是医疗领域的大鱼,经营的主要有医疗设备,药品等。

  “我很有兴趣,罗蕾莱小姐。”

  阿什福德伸手轻轻握住萨福的手。

  白色礼仪手套遮挡下,没看出是钢铁,只是感觉到萨福的小手格外的有力。

  一时没忍住,疼的抽了抽嘴。

  没有了天才阿什福德,萨福到很想看看奥兹威尔.E.斯宾塞拿什么创造安布雷拉。

  更别说,始祖病毒那边,耐斯特马上就会有消息了。

  毫无疑问,病毒的危害是恐怖的。

  但是,这能促进人体进化,弥补人体基因缺陷。

  换言之,只要开发得当,就能断肢重生,死而复活,加强人体。

  重要的是,死而复活,加强人体,用好了,更能造福大众。

  恶魔喜欢挑战上帝的权威,绝不允许在被从身边轻易的夺走一个人。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