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28.荒唐的世界

28.荒唐的世界

  喧闹之后的散场是寂静。

  萨福回到了庄园,克拉拉还没睡,以一副女主人的姿态等候着萨福的归来。

  “入党了吗?”

  说着时,自然的接过外套,抱起来轻轻嗅了下味道。

  “你喝酒了,我准备了点宵夜,要吃点吗。”

  “还没,元首太受欢迎了,大家很热情,围绕在他身边的淑女们太多了,一直都插不上话。”

  “是这样吗。”

  “对了,克拉拉,要离开这里吗,我们搬去其他地方生活。”

  “去哪?”

  “美国什么的,那边的时局要稳定许多。”

  “妈妈还在这里,我们要去哪?这里是我们的家。”

  “你说的对。”萨福说道:“夜宵做了什么?”

  “我尝试做了点汤圆。”

  “包的巧克力吗?”

  “是红豆泥啦。”

  “那给我一碗。”

  平静的一夜过去,接下来依然是平静的日常。

  那位大人频繁的出入上流社会的交际舞会,暗地里定下一系列协议。

  经济要复苏,就得刺激一下,公共工程让一些人赚的盆满钵满,来至军方的海量订单也能让一些人吃的满嘴是油。

  这其中,贪腐成风,钱权交易。

  上层从希特勒开始,过上了灯火酒绿的奢靡生活。

  各种酒会,宴会,舞会,游园会,茶话会,沙龙会。

  大资本大贵族极力巴结,为权,也为钱。

  下层也是上下其手,效仿领袖,卡拿吃要。

  形式所迫,没有一身纳(和谐)粹皮,无论是个人,还是集团,在这个国度都寸步难行。

  报纸被禁止宣传领导们的酒宴,宣称不能误导民众认为领导们过着花天酒地没干正事的生活。

  实际上,呵呵。

  罗蕾莱变的更不合群了,从那一次之后,再也没出席过任何的交际会。

  “你绝对不敢相信,萨福,学校在教授种族至上主义。”气呼呼的扔掉了小包,回家的克拉拉说道:“他们在学校给学生体检分级,真是叫人高兴,我是百分百纯种的日耳曼人,看这美丽的金发。”语气里满是不满与讥讽,罗蕾莱家从来都只算半个人类。

  “那个医生拿着量角器在我脸上装模作样的比划,你敢相信?量角器?”

  “眼睛长的角度,双眼之间的间距,额骨的深度,都是科学依据?”

  “其他人都是下等人,劣等人,他们怎么敢。”

  “他们当然敢。”示意身边的艾达倒上茶,萨福如罗蕾莱夫人般享用着下午茶时光说道:“没有他们不敢的。”

  “我原本以为社会歧视女性就已经够荒唐了。”克拉拉说道:“看来我始终小看了世界荒唐的程度。”

  第一次女权运动浪潮差不多落下了帷幕,如今的时代,女性认知到平等的重要性,积极追求自身利益,为后来的女权运动浪潮埋下伏笔。

  德国革命家、国际妇女运动领袖克拉拉?蔡特金,生于年投入德国工人运动,一开始她就特别注重研究妇女问题。1889年她在纪念法国大革命大会上发表《为了妇女解放》的演说,指出“男人应当支持妇女参加劳动,使妇女在经济上取得独立,男工和女工应该同工同酬“。

  1907年,蔡特金在她发起的第一次国际社会主义妇女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国际妇女联合会主席。1910年第二次国际社会主义妇女代表大会在哥本哈根召开,她在会上倡议,为纪念1909年3月8日美国芝加哥女工大罢工,将每年3月8日定为国际劳动妇女节,得到大会一致通过。她被誉为“国际妇女运动之母“。

  克拉拉特别尊重崇拜这位妇女运动之母。

  这跟家庭教育很有关系,罗蕾莱夫人同样是一位强势并不逊色任何男人的强大女性,只是限于出身,不被允许进行抛头露面的工作。

  罗蕾莱家就是一部女性被迫害的历史,这让克拉拉痛心之余,也越加认同自己的魔女身份,敌视抵触男性,发誓做母亲那般优秀的女强人。

  其中,也有萨福潜移默化的影响。

  “更不敢置信的是,他们禁止日耳曼女孩跟非日耳曼男孩谈恋爱,优秀的日耳曼民族女孩,必须肩负生下更加纯粹的日耳曼男孩的使命。”已经快要气炸了,克拉拉的胸脯不断的起伏,说道:“他们把我们当做什么,生育的工具?”

  “你又不跟男孩谈恋爱。”萨福淡淡的说道:“又没有什么损失,这样岂不是更好,一下子没了一大半烦心的追求者。”

  克拉拉在念大学,而萨福由于没有多余时间与精力,一年前就结束了学业。

  “可怜的汉娜,她得忍痛跟她的犹太男友分手,不管是学校,还是大人们,都禁止他们交往。”克拉拉说道:“太残忍了,莎士比亚都不敢这样写罗密欧与朱丽叶,噢,阿奴比,今天有没有乖乖?”

  提着裙子半蹲下身,小手不断摸着跑来的大狼阿奴比的狗头。

  大狼阿奴比的体型要比阿泰尔小一些,人立而起时有成年人高,看起来是极具威胁性的大型犬。

  虽然摇着尾巴,但它是狼。

  吃生肉的那种,罗蕾莱夫人从没喂过熟食。

  凶神恶煞,又帅气又酷。

  实际上,萨福一直怀疑这货是二哈。

  卖相不错,又很识时务,面对弱者一副嚣张神色,面对强者,比如阿泰尔,就会摇尾乞怜,瑟瑟发抖。

  酷爱拆家,屡犯不改。

  “有一天我觉得法律颁布,必须生几个孩子都可能。”克拉拉牙咬切齿道:“说生一个,就必须生一个,多一个不行,让生十个,就生十个,少一个也不行!”

  “这很像那句话,男人必须跟女人平等,男人有男人的权利,多一分不行,女人有女人的权利,少一分也不行。”萨福淡淡说道:“事实上,是大家都想要更多,男人想征服女人,女人想征服男人。”

  “这俩者之间有关系吗?”

  “大概,没关系。”萨福喝茶:“希特勒认为,在这个国家里,任何人都必须为国家效力,是这个整体的一部分,一处小零件,不管任何人,也不管她是男人还是女人,男人有男人的职责,女人有女人的职责,就以身体构造而言,对于女人来说,生下孩子,未来的炮灰兵员,就是战斗,是值得歌颂的英雄,很显然,他是个公平的权力者,也尊重女权,他给了妇女们工作,至少,女人不用走上前线扛枪。”

  “甚至,有一天国家法律也许还会包办婚姻!”克拉拉气道:“你帮谁说话呀。”

  “简直不敢想象,给全国每一个单身汉分配一个合法妻子,不嫁就是犯法!”

  “这不是很好吗,国家包分配,就没人敢哄抬B价了。”萨福又淡淡的说道。

  “这是践踏!欺压!彻头彻尾的侮辱!”克拉拉气道。

  “旺旺~”阿奴比吐着舌头叫了俩声。

  “你让嫁不出去的丑姑娘怎么办?”

  “好好说话行不行!”克拉拉气鼓鼓道:“我很生气。”

  萨福端茶,轻轻的抿了一口,说道:“万事万物都有一个度,过则失常,叫你的小女朋友,让她的男友快点跑,再迟,来不及了。”

  “跑?”

  “去美国,去中国,都行。”

  “我会转告的。”克拉拉说道:“萨福,我不想念书了。”

  “如果只是这些问题,我觉得,还能忍受一下,毕竟,现在还没严重到你说的程度,只是禁止自由恋爱与打上标签而已。”

  “然后呢,像是检查合格的商品一样,摆上货架,定上合理的价格?”克拉拉回道:“学校规定,学生必须加入青年团,谁也不例外,我可不想像个傻子样,混在人群里高喊希特勒万岁,而不是德国万岁。”

  “那么,去国外读书呢,英国怎么样。”萨福说道:“等等,你不能去英国,下船你就会被皇家国立骑士团Hellsing机关逮捕关进地牢,以他们的侩子手风格,也许是就地处决,你不是很想去英国看看吗。”

  “不,我哪也不想去。”克拉拉说道:“你别吓我,我就呆在家里。”

  “那么,没事做的你,要做什么呢,吃饭,睡觉,逛街,跳舞,唱歌?像个淑女一样的。”

  “陪你玩呀~”克拉拉起身,笑嘻嘻的一把抱住萨福,小脸不断的亲昵蹭呀蹭。

  小嫌弃的推开克拉拉的脸,萨福说道:“那就帮我打理生意吧。”

  “好呀~”克拉拉喜滋滋道。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