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29.长剑之夜

29.长剑之夜

  1934年2月,罗姆要求与国防军合并,遭到陆军反对,认为冲锋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合并会引致军队失去荣誉及纪律。

  1934年6月,国防部长以总统的名义向希特勒下达最后通牒,如果德国的政局持续紧张,总统会考虑颁布戒严令。

  希特勒明白,戒严令一出,自己将会失去权利,于是下定决心整肃冲锋队。

  于是长剑之夜开始。

  这是一场血洗清算之夜。

  6月30日,深夜,凌晨4点半左右,冲锋队‘二次革命’的主要领导人被捕。

  他们将被枪决。

  此时的豪华寓所内,希特勒沉着脸坐在椅子上,被押解在地的罗姆失魂落魄,他不敢相信这一切,甚至认为这是一场蹩脚的玩笑。

  罗姆是个狂妄的人,由于过于狂妄和诸多元老人物关系紧张。

  希特勒身边跟着随从探员,以及私人保镖,看着罗姆的眼神很复杂,甚至有点沉痛。

  任谁都看的出来,他很难过。

  对啊,没有不难过的理由。

  他们是朋友,曾是有共同理想的亲密朋友,一起当过兵,扛过枪,从一战前线下来的老兵,然后一起加入nazi。(防和谐,以后就用这个了,纳(和谐)粹)

  一起发动政变。

  一起奋斗,一起被判入狱。

  他们曾经是朋友!

  他是这样认为。

  否则,一个傻子才会当面骂手握重权的领袖。

  所以,他是个彻底的傻子。

  他有预谋的把他骗到了这里,然后逮捕了他。

  他笑了,笑容充满了轻蔑。

  仰视着曾经的朋友。

  “你背叛了我们,阿道夫.希特勒。”

  “是你背叛了我们,恩斯特.罗姆。”他的情绪很激动,压低着声音,恶声恶气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是世界史上最大的背信弃义!我的朋友!你要的太多了!”

  依然是那副轻蔑的笑容,他看着眼前被权利侵蚀的骗子。

  “是你想要更多。”

  “不,罗姆,这就是政治,你在逼我,他们也在逼我,每一个人都在逼我,我得做出选择。”

  话落,希特勒起身,快步离开。

  罗姆大叫着喊道:“希特勒!我要你亲自开枪打死我!”

  闻言,希特勒的脚步一顿,头也不回的离开。

  身后,罗姆不停的叫喧大骂,轻蔑又癫狂。

  寓所走廊里,一片喧闹景象。

  跟随在罗姆身边的冲锋队高层,一一被捕,有的在睡梦之中醒来还搞不清楚情况,有的赤身裸体,身边同样是赤身裸体被这阵仗吓坏了的年轻金发姑娘。

  其中,有一个家伙与这些人格格不入。

  相比工人普遍的粗矿体格,他太瘦小了,脱了衣服满身的排骨,简直像竹竿一样一吹就倒,但他又没竹竿那样高。

  砰的一声,随行的党卫军开枪处决了在希特勒眼中不怎么重要的冲锋队高层。

  尸体像蟑螂一样弹了一下,随之瘫倒不动了,血从身下晕染开来。

  然后是下一个。

  这让跪在地上的小老头浑身一抖,立马抬头,凄惨哀叫道:“先生!希特勒先生!我不是冲锋队的成员!我只是个学者!一个历史学家!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让希特勒停下了脚步,看着这个没骨气求饶的老头。

  但在欧洲,这并不是值得耻笑的事情,历来就有投降传统。

  他也不记得冲锋队的高层有这样一号人,所以,他提起了一些兴趣。

  “先生,你的名字是。”

  “赫尔曼,赫尔曼.沃斯学会的会长,我曾经是nazi党员!”

  “那你为什么退党?”这让希特勒觉得奇怪。

  “我没有党费了,先生!”赫尔曼说道:“我痴迷于历史研究,特别是亚特兰蒂斯,这让我的生活过的很窘迫,我得找到一些赞助人。”

  看起来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买他的账。

  “亚特兰蒂斯?”总所周知,希特勒是个画家,一位艺术家,对于这个词汇,他并不陌生。

  “沃斯先生...”说着,希特勒指了指自己脑子,挑眉。

  “我没病!也没疯!他是真实存在的!我小时候见过美人鱼!差点拖入河中丧命!就在莱茵河畔!”

  美人鱼,这是一个源自德国传说及诗歌中经常提及的美丽人鱼,罗蕾莱。

  她经常在天色昏暗不明的时候出现在莱茵河畔,用她冷艳凄美的外表,以及哀怨动人的歌声,迷惑过往的船夫,使其分心失去方向,最后沉入河底。

  又叫德国女妖。

  “罗蕾莱?”

  “是的,罗蕾莱!”

  “先生,这并不好笑,这让我想起一段不愉快的记忆。”希特勒说道,阴郁的双目打量着沃斯。

  “先生!你先听我说!”沃斯急声道:“你应该知道,德国古老贵族里有一家为皇室服务了许多年,她们神秘,强大,由女性主宰,就像是隐藏在德国暗处的女妖一样!”

  “她们也叫罗蕾莱!”

  “这也许是个巧合。”

  “不,这不是巧合,你会感兴趣的,希特勒先生!”沃斯说道:“我发现了她们的秘密!”

  希特勒沉吟。

  沃斯也没在急着说,他知道,他勾起眼前这家伙的兴趣。

  “先生们,我不是滥杀无辜的人,请放了这位尊敬的学者先生。”

  党卫军放了沃斯,沃斯站起身,接过衣服外套,急忙穿在身上,说道:“她们在非洲找一样东西。”

  “大海航时代,一位英国学者亨利,把他的见闻成果汇编成七十二册勘探总集,遭到学术界冷遇,由其兄长出面收回了所著物,借此在非洲取得巨大利益,但他所不知道的是,当年的很多贵族都收藏了全套书籍,当作一本有趣的冒险小说。”

  “我这些年来想办法收集到了一整套《自然历史调查》”

  “整理后,我敢确定,她们在非洲找一样东西。”

  “太阳阶梯。”

  “让人成为神的花朵,获得漫长的生命,甚至,长生不死!”沃斯说道:“先生,也许你想现在拜读一下这伟大的著作,他就在我家里。”

  “也许我们能详细谈谈。”希特勒说道:“赫尔曼.沃斯先生。”

  7月1日,罗姆被下令枪决。

  大批冲锋队高层遭到清洗。

  除此外,保守派势力与旧政敌借此被清洗。

  包含较早被囚及流放的主要社会民主党与共产党员,希特勒也借此机会清洗了不可信任的保守人士,一些真真假假的敌人。

  一些党卫军高官则借机除去竞争对手或是憎恶的人。

  而一些局外人同样会加入进来,买通行动高官,除去他们的眼中钉。

  行动仍在继续。

  坐在豪华的轿车内,赫尔曼.沃斯与希特勒相谈甚欢。

  太阳在地平线落下,新的长剑之夜即将来临。

  罗蕾莱,你会付出轻视我的代价。

  “虽然没有公开声明反对,但前罗蕾莱夫人一直对nazi没有好感,她是个传统的贵族,忠于皇室。”沃斯说道,眼中满是阴狠。

  “也许她并不忠于皇室,我看的出来。”希特勒说道:“无论对谁,她都很傲慢。”

  这是希特勒的亲身体会。

  那场难堪的舞会,哪怕,从头到尾罗蕾莱夫人都没看过他一眼,露出轻视的眼神。

  “现在,罗蕾莱家只剩下俩位小女孩,她们无依无靠。”沃斯说道:“奇怪的是,其中一位女孩是残疾,但在数年后再次出现,她有了手脚,希特勒先生,我想你知道的,那位白色少女,现任的罗蕾莱家主,她成了正常人,这种技术远超如今科技,也许,那就是魔法。”

  希特勒闻言,眼光闪烁。

  “而且她们很有钱...”

  沃斯轻声道。

  有钱,俩个小女孩,失去了大人的庇护,招摇撞市就差没写个牌子来抢我。

  为什么没人打主意?

  因为容克贵族会抱团。

  没人想承受他们的报复。

  但是,他不一样。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