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斯巴达家的女儿 > 25.浪潮起
  逛街是一件无聊的事情。

  并不止限于陪女人买衣服。

  事实上,会觉得无聊只是萨福完全没有想买的东西。

  不像克拉拉,哪怕只是看看也兴致勃勃,她只是单纯在享受逛街这件事而已。

  30年代的街头,人们奔走为了生存,娱乐极为匮乏。

  不像孩提时代那般追跑就能享受到玩耍的乐趣,仅有的娱乐除了看书,吃饭,喝酒,散步,谈恋爱外,那么就只剩下啪啪啪了。

  年轻的单身狗们聚集在餐厅狂饮,放浪形骸,高呼着希特勒万岁,为德国明天而战,畅想着未来。

  适龄的男女,公园街头成为最好的约会场所,感情没到,牵着手走上一天也甘之如饴。

  工作之余闲散的德国绅士们,人手一份国家垄断的报纸,关注着国家最新动态,口中为着国家的兴盛崛起而欢欣鼓舞。

  德国的小鬼头们大概是这个时代之中最幸福的小鬼头了。

  人们尊重他们,不如说,当成千上万的小鬼头走到一起,形成庞大的队伍,人们不敢小看他们。

  他们是青年团。

  别的国家的小鬼在自家后院玩泥巴办家家的时候,这群小鬼在玩这个时代极为高大上的游戏。

  战争游戏。

  高层垄断了夏令营,组织他们。

  他们成群结队,几百上千人,分成数队,进行战争模拟。

  陆战,海战,空战。

  大人们训练他们开枪,开车,开坦克,开船,甚至开飞机。

  讲真,真实模拟实战演练,可比电脑射击游戏有意思多了。

  无与伦比的身临其境感,真实感,让每一个孩子都肾上腺素飙升,让他们一个个十足好战,无惧死亡,在亲身感受到死亡前,是这样。

  这里就是这样的环境,没有孩子愿意在别的孩子面前认为懦弱,要么被淘汰,要么就适应,融入集体。

  成为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的社团不良少年。

  他们被组织工作,进行游行,穿着整齐的制服,举着旗帜,扯高气扬威风凛凛的从人们眼前走过。

  当任何大人亲眼目睹,上万的孩子踏着整齐的方阵,神情肃穆,如冰冷机械,克隆军团般经过,都会发自心底的升起寒意。

  他们不是小鬼,是战争兵器。

  但他们确实又是小鬼。

  在他们看来,青年团是再美妙不过的俱乐部,这里有大量同龄的孩子们,他们一起玩耍,发泄过剩的精力,进行战争的游戏,消磨时光,并通过一次次游行,获得大人们的认同与尊重,社会地位,而不认为仅仅是个孩子,这让他们倍感荣耀,对于这个集体也就越加不可割舍。

  但这里依然不是孩子的天堂,最为弱小的家伙将被集体欺凌。

  这些孩子穿着视为荣耀的褐色衫,走街串巷,成群结队,成为了街上独特的风景。

  而更独特的,则是他们的进化版,冲锋队。

  他们同样穿着褐色衫,又称褐衫队,真正的‘褐色瘟疫’。

  由一战老兵,退役军人,青年团毕业青年,社会各种闲散份子组成。

  他们是纳(和谐)粹的忠实执行者。

  他们傲慢无礼。

  经济的大衰退让冲锋队成员大大增加,虽然他们是忠诚的,但他们不易控制,这些来自基层且对民族主义者狂热的工作者,许多冲锋队员相信纳(和谐)粹党的承诺,以及相信掌权后会以‘积极’的手段夺取贵族的土地。

  他们会获得更高的地位。

  “小姐,你们真漂亮。”

  有关冲锋队的暴力事件层出不穷,一个月就高达400起,超过80人死亡,人们希望希特勒上台后能够停下来,但它已经停不下来了。

  他们有时得意忘形的殴打路人或阻止他们的警察。

  这些家伙走在路上,普通民众避如蛇蝎。

  这让他们更加得意。

  哪怕对方看起来是个贵族。

  冲锋队可是有着三百万的成员,控制了全国的自由兵团,哪怕是国防军,10万人能干什么呢?

  他们将取代国防军的军队位置,他们是这样认为的。

  但超出他们意料的是,眼前的小姐们,并没有露出哪怕一丝一毫害怕的神色。

  “亲爱的,今天就逛到这里吧。”萨福说着话时,把克拉拉护在了身后。

  脸上带着一抹遗憾,却是饶有趣味的打量着眼前的插曲,看着这三位醉醺醺的壮汉,随即促狭一笑,脸上神色一变,克拉拉躲在萨福身后,惊恐的叫道:“先生们!你们想要干什么!?我要叫警察了!!”

  对了,就是这种反应!

  领头是挺着啤酒肚的胖子,也许他来至慕尼黑,有着大鼻头,他粗鲁无礼,在平时他应该是豪迈不拘小节的,此时在酒精刺激下,他也只是想找点刺激而已。

  可还没张口,就迅速的没了念想。

  他昏迷了过去。

  闪电般的迅速出手撂倒三人,完全不给任何废话的机会,本还想搬出些东西让他们知难而退。

  但克拉拉的行为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

  很显然,没脑子的人在酒精刺激下会更没脑子。

  示弱的信号会导致,萨福无论讲什么也可能是白讲。

  这种角色也不可能通过一些途径认识她。

  或许她应该拿把枪出来,但她又不可能当街开枪,下一秒,就会跟捅了马蜂窝一样,迎来大群冲锋队员。

  “哇哦,英雄救美,感觉跟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克拉拉喜滋滋的说道。

  而萨福只是瞪了她一眼,在有人尖叫出声时,迅速的拉走克拉拉离开案发现场。

  接下来的事情,只要用钱就能摆平了。

  虽然有点不爽。

  等回到庄园后,虎着脸,拿出身为长姐的威严,一连串的手刀疾风暴雨的敲在克拉拉的脑袋上。

  “不要拿别人取乐,知道吗?”

  克拉拉可怜兮兮的抱头,一副知道错了的样子。

  “知道了。”

  “不要随意制造危机,会玩脱的,知道吗?”

  “知道了。”

  “扮猪吃老虎是禁止行为,不要随便模仿小说情节,明白吗?”

  “知道了。”

  说道小说情节,为了让克拉拉明白渣男是什么样的,以霸道总裁为范本,萨福进行了融入了当下时代背景的即兴创作,在克拉拉观赏后,返回头来,把自己的小说贬的一文不值。

  总之,一句话,白马王子是假的,骑白马的也有可能是个GAY。

  萨福姐姐为了妹妹的未来终生幸福操碎了心。

  本来嘛,女孩到了这个爱幻想异性的年纪,为了扫除早恋的可能,萨福选择制造个完美的王子形象,然后再打碎给克拉拉看。

  正确树立女人要靠自己,自强自爱的正确价值观。

  数天后,冲锋队参谋长罗姆办公室。

  “这群该死的旧贵族资本家!他们就是一群猪猡!满身的油脂都是工人们的血肉!”

  “他们在密谋什么!”

  “他们在密谋消灭我们!”

  “希特勒,这个愚蠢的下士听信了他们的花言巧语!”

  “他背叛了我们!”

  “如果他们希望的话,在必要的时候,会以必要的方式答复他们!冲锋队现在和将来都是德国的命运!”

  党内的国家社会主义派系重要人物默不作声抽烟听着罗姆咆哮。

  这时,屋外响起敲门声,一名冲锋队员走进来,说道:“长官,外面有一位叫做赫尔曼.沃斯的先生想要见你。”

看过《斯巴达家的女儿》的书友还喜欢